浅谈南公怀瑾先生在”个人修证次第上统摄各教派的成就”

(初稿)

薛亮

    自古文人千古相轻,宗教千古相仇。所以古有云: 和尚,释迦之罪人 道士,老子之罪人 秀才,孔子之罪人也。乃知亡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古往今来,不要说凡夫俗子,即便是“可欲之为善”的修行人来说,往往严重地落在“盲人模象”的知见上的,比比皆是而不自知。南公怀瑾先生在其所有著作中统摄了各教派,尤其是中国儒(诸子百家),释(显密),道家的学说,最终证明各教的目的无非是教人如何归到真正的自己,只是方法路径根据不同的种性而不同而已。所以金刚经云:“一切圣贤皆无为法而有差别。”印度教云:“Truth is One. The sages call it by different names ” 可见东方圣人,西方圣人,此心同,此理同。

落在邪见的原因是多层次的,但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后世人对东西圣贤学术思想在名相上的错误理解,而错误的理解是因为本人在自身证量上的问题乃至根本没有任何证量,在那里瞎搞念头而造成的。当然,再参杂进人类本有的贪,嗔,痴的,就更不必说了。明明说“打倒念头死, 方得法身生”。而我们偏偏在那里搞妄想,而忽视了自身的证量。比如中医的经络学说,事实上是圣贤在个人修证次第的过程中自然产生的生命的一种现量境,而记录下来留给世人作为印证的。而当下很多人就拿此倒果为因,认为这就是最终的究竟,只用来治病算命去了,而忽视了其本来的价值,岂非大材小用。

   所以,南公怀瑾先生在“个人修证次第上统摄各教派的成就”就在于他

1)能够钻的进去,能够爬的出来。尤其在佛学,易经,道家的领域,因为没有智慧的话,大道多歧路,沉迷而不能自拔者太多了。

2)真正在见地,修证和行愿上,破除了各门各派的在教理和学术上的名相,承认其差异只是根据不同的人的种性采取的不同的引导方式和方法,而最终归到同一个真理。就像同样是水,可以煮成咖啡,可以泡茶,可以结成冰,但水始终是水。

3)在明白这个道理以后,一定要在自己的身心上实践一番。成就以后才可以出来为师为祖,度己度人。所以南公怀瑾先生说过,他是年轻的时候放弃了一切来搞这个,老了出来吹牛,正乃此义也。

 

以下简单列举南公怀瑾先生统摄各教派学说的例子:

 

1)     统摄个人修行初步入门的性状

 

   南公怀瑾先生在《我说参同契》中明确指出周易,老庄和丹道互为契合,相应。正统道家上药三品,就是精气神。也就是如何把阴阳,乾坤,水火,坎离,神气,性情,铅汞把它炼在一起。在个人修行上,小周天即坎离交,大周天即乾坤交,全靠中黄真土调和。而所谓中黄真土就是佛家唯识学中的意根,即第七识,俱生我执。也就是,在一念不生的状态下,时间久了,定久了,坎中实,太阳真火,自然发起,炎上,而离中虚,太阴真水,润下,集于中宫,身心皆忘,气住脉停。这与佛家讲的空心及第,心一境性,证入初禅的境界,实在没有什么两样。而佛家的定就是道家讲的凝神。

 

     所有修行的人,做不到这点,万般千种似水流,都没用。真达到了那个,也就不必谈气脉了,不用谈什么观想观不起来,念佛不能一心不乱了。佛家禅宗是讲实际功夫的,达摩祖师讲“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也就是这个,只是禅宗定的境界更大。密宗修专一瑜伽也就是为了达到这个境界。儒家的吾善养浩然之气也就是这个,所以实在不明白,为何后人要骂来骂去,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本来是条条大道到罗马,只是你选择哪条道而已。而到了这个境界,修到能与天地精神相往来,才有资格入道。而整个过程中,道家的火候,也就是佛说的知时知量,全靠自己把握。

 

     其实我一直想,佛家为什么在这方面讲的很隐晦,一是怕修行人着相,然后意识中就想这个通,那个光的,结果明明讲的很清楚要靠中黄真土,就是意根,要一念不生全体现,而你用的却是妄想心,怎么可能成功呢?二来,我想佛的弟子在修定方面一定早有成就,古人比我们这些众生高明多了,所以根本不须多讲。

 

     到了这里,南公怀瑾先生已把各教派修行如何上路的真正的方式方法,完完全全统一了,这样的正知正见,带给人类的财富,实在是不可说,不可说。

 

2)     统摄悟道后必须入世作事业,发愿的重要性

 

     只要是功夫,能够练得成,就坏得掉。真正的道不是功夫,但也不离功夫。此外,即便破除了俱生我执,俱生法执还在,所以要生生世世为众生服务,作入世的事业,而不是打坐享受,求个清静,不要说初步的清静还是你意识造就出来的。纵然能到大阿罗汉的灭尽定,也只是证到大道空的一面。南公怀瑾先生在其著作中统摄了各教派在悟道后必须入世作事业,发愿的重要性。如儒道就有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的说法;在《我说参同契》中,南公怀瑾先生明确指出道家修行必须要有善行,没有善行,怎么练怎么垮。此外,禅宗更是要作到时时保任,念念作主。这也就是为何,赵州八十还行脚,懒襌悟道后去为百姓挑米,神光在烟花柳巷的调心等等。

 

     所以再看《封神演义》,其实正说明了一个道理,纵然你修到大罗神仙,如果不能入世,结果必然全部垮掉。各家教派的真正大成就者其实都以明确点出了:

要能向佛那样证到真空妙有,妙有真空。就必须生生世世发愿无私地为众生服务。

这也就是菩萨道。

  

   3)统摄已有正知正见的修行人的问题

 

   南公怀瑾先生在其所有著作中统摄了修行人,无论哪教哪派,即便你已有正知正见,但仍然会碰到的致命问题:

 

1)  虽有正见,但贪图清静,耽于禅乐,不愿入世,实是自私到极点。所南公

怀瑾先生指出,当今世界各教派,唯有天主教和基督教的修女,才有真正的服务精神。

 

2)  虽有正见,但总希望从老师那里得到什么,只要死抱老师大腿就对了。老师就是《西游记》里的唐僧,我们总想从老师那里挖块肉来吃,就可以长生不老,那我们和妖魔鬼怪有何区别?

 

3)  虽有正见,世间福报太好,用贵族的生活方式想求大道,简直是妄想。南公怀瑾先生一生经历不是艰难困苦可以形容的。吾师张公尚德先生,受南师嘱托,示达摩禅之孤,寒,贫,,一肩挑起万古愁。试问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4) 讲别人头头是道,到了自己一塌糊涂。拿了尺去量别人,不如你先量量自己。

   所以真的是”看得穿,忍不过,想得到,做不来。“

 

5)傲慢。没修几天,就以为成就,欺师灭祖者比世俗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问上述问题,我们每个人都有,实应该深刻忏悔。

 

   “此生不上如来座,收拾山河亦要人。” 如果全世界像南公怀瑾先生,张公尚德先生,印度教AMMA这样的大成就者,都能联合起来。第一步真正在亚洲建立起象古印度阿烂陀寺那样的最高真理学府,从而统摄经典,培养人才,弘扬正法。第二步再以真理的起用来治理世间,哪怕从一村,一镇,一城做起而最终实现德化天下的目标。我想那一切往圣先贤都会拈花微笑的。

 

   也许有人会说,写这篇文章也是在玩弄念头。是啊,所以基督教说信则得救。佛说我法妙难思。道家说要想人不死,除非死个人。为什么你没有这个气魄,去实践一番后,再断言呢。所以吾师张公尚德先生达摩书院的宗旨就是搞真不搞假,搞自己不搞别人,搞大不搞小,搞永琱ㄦd一时。

 

   愿生生世世追随圣贤之路,虚空有尽,我愿无穷。

 

 

尚德讀後的認知與感想:

 

1.    人的一生,被幾樣所困:

情鉤、意鎖、欲鍊等,一而三、三而一的,始終不離自身。

2.    已經在阿賴耶識(即種子識)中派生的色身,難了。而要解脫,就非了色身不可。

3.    了色身的條件有:

一、  要坐道場。道場者,人事物始終要淨也;

二、  要銷落諸念;

三、  要動靜不移;

四、  要憶忘如一;

五、  要慧眼明目。

以上為了色身的必要條件,尚德未做到也。

 

二0一二年八月十六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