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老師的話

道南書院七日禪修

張尚德講述

魏盛記錄

   各位道友:

你們各位在百忙中自東南西北熱切的來到道南書院,各有意向。有的說要學佛,或求了生脫死,另外的是要了煩惱。我一直沒有聽到有人說要救當今之世的社會和文明,我要很抱歉的說一句:

   你們都是帶著自私的愚昧和無知來這裡的。

   我想起了自馬克思和恩格斯1848年發表共產主義宣言,有共產主義的革命。一句話就說清楚了,人要有正義感,要消滅剝削,要為社會的公平和正直做奉獻,所以才有共產主義運動。

   中國共產黨是因為這種理想、這種高貴情懷而成立,以迄於今。

   尚德從小到現在,亂世中悲苦流浪一生,雖現已年過八十,仍然不知所終,在人世文化上,更不知何去何從。

   我很感謝中國共產黨,它打敗了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解放了工人與農民。這幾十年來,中國在各方面,做宏觀與微觀的掌控與調配,才使得十三億多人口,得到溫飽與難得的安定。因而使得在當前人類文明極度轉型的危機中,中華民族必須站起來,引導和拯救整個世界的文明危機。

   說到這一點,幾年以前,我曾在台灣台南市政府詳細說明現在人類有十二大問題。這十二大問題是:

一、 家的困境

二、 宗教的困境

三、 軍備競賽的困境

四、 股票市場的困境

五、 資訊科技的困境

六、 自殺與盲目意志的衝動

七、 基因的困境

八、 毀了自然的困境

九、 污染究極真理的困境

十、 社會安全無著的困境

十一、不健全的法治

十二、陰陽錯置的困境

   後來,我又發現有另外兩個大問題:

一是現在大部分國家行政機構鋪陳的不當與權力的濫用。如果整個人類每個國家的行政權力,養成世界「集體性」的濫用,人類有救,才是怪事。

另一更嚴重的是,放眼四海,當今全世界並找不到一個在經驗和事實上可以實現的正確人生觀。不論什麼人生觀和社會價值,普遍的標準是:要在經驗上能且應該實現,在可欲上為大家所接受。現在全世界沒有如此的人生觀,所以文明亂了也。

   說到此處,人類歷史運動的廣場有兩個:當革命戰爭條件具備時,一定發生戰爭。在思想上可以加一種語言在上面,叫革命的戰爭或戰爭的革命。這個時候,必定要打倒人類本有的善良思想。在中國歷史上每逢大亂必打倒以孔子為代表的儒家。一旦戰爭過去,社會稍事安定,財富累積到某種水平,必貪汙腐敗。中國歷史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悲苦哀哉的道理在此。

   歐美,特別是英國和美國,幾百年來社會比較安定,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建立起了合理的法治社會,公權矗立在私權上,且維護私權絕對是維護公權的基礎,政府是在公權、私權雙重的維護下,才能健全。所以政府要對人民負責,人民要對政府負責。

   中國人文精華文明至美至貴,但要求每個人成聖成賢,錯了。從古至今,幾人能成聖成賢啊!不強調法治的重要,這是中國未能建立法治社會的根本原因。很嚴重而迫切的說一句:

如果中國未來未能在私權、公權上,建立健全的法治社會,中國必垮。

   1989年六四以來,我即在大陸從事文化交流,我的熱愛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真不是鞠躬盡瘁所能形容的,一句話就說清楚了,只要我有,我便奉獻,多年來如一日。不是我好,更不是我有什麼高邈,而是我自小在戰亂中,看到中國和中國人民無法形容的災難與悲苦。十多年前,我去廣東羅浮參加老子會議,大會上輪到我發言,我講不出話,只能大聲大哭的說:「中國老百姓好苦。」

   我熱愛中華民族,因此熱愛我的故鄉。從小念的小學快崩塌了,我是一個沒有謀財能力的人,透過各方一毛一塊的湊捐,把宿舍、教室和禮堂蓋起來。二十年後,看到宿舍又快垮了,五六年級學生也要調到其他學校去,親眼視之,說不傷神無奈,那是假話。

   各位,中國其他問題不談,只以農村問題為例,大得很也:

一個月種田,兩個月過年,九個月賭錢。

八億多農民,他們的心態、生活,究竟往哪裡走?各位道友,你們要學佛學道,沒有不好,但更重要的是,中華民族究竟往哪裡走呢?

人一生活著,必須對社會、民族、人類、整個文化,有份關懷與檢視,在關懷與檢視中,去尋回自己本有的正直、公平、道義的高貴理想。現在中國有機會往前走,更有機會引領全世界,我已老了,多難興邦,殷憂啟聖,中華民族向來是經得起考驗和有智慧的民族,只要我們努力奮發,會四海歸心的。這是我對你們的殷切盼望。

接下來我請魏盛博士和黃高証博士談一談你們為什麼要來道南書院。

魏盛:老師好,各位道友好。我以前是學科學的,後來認識到真正的人文精神更重要。雖然從事生物醫學研究,更想要對人的整體性有深入的了解。來到道南書院,就是為了追求剛才老師說的本有的高貴理想。

黃高証:大家好。我從大學本科畢業後就認識張老師,後來到英國牛津大學讀博士,研究超導體;也曾在格林威治大學通訊系擔任研究生主任和指導博士生。從事高科技研究,前後十多年,深深體會到:缺乏人文關懷的科技發展,極可能為社會帶來不可收拾的災難。反過來說,有著人文精神的科技發展,才能歸到真正切合社會需要的創新方向。在人文思想中,只有唯識學系統性的說明了兩個重點:

一、 人無一不壞,無一不貪瞋癡。

二、 人可以超越自己的貪瞋癡,歸到本有的高貴。

張老師多年以來全面弘揚唯識學,努力為世界人文思想尋找一條出路。我在道南書院跟隨張老師學習,正是要朝此方向而努力。

 

張老師:謝謝兩位的報告。

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