稗子

張尚德

   在二樓陽台上運動,原野寬廣無已,無邊的田地,黃金色的稻子快成熟了。

   六月夏日熱烘烘的天氣,燒得很也。

   水滸傳有說:

   「夏日炎炎似火燒,田中禾黍盡枯焦。農夫心內如湯煮,公子王孫把扇搖。」

   湘潭人傑地靈,昨夜在六月的夏天裡,下了一陣小雨,天地謳歌,田園清爽,真是風調雨順,農夫也就高興了。這就難怪此地,貝多芬第六號田園交響曲中的杜鵑神鳥,也心領神會,將田園美景歌頌個不停。一切的一切,湊得在平靜中熱鬧、在熱鬧中平靜。

   我正在入神,淡淡的看到一位農夫,在深深稻禾中,全身彎下去又伸起來,不曉得他作何事。

   好個老天爺,降來一份憐惜,氣候忽然陰起來了,我出去散步。途中遇到原在稻田中幹活的老農,他走得似乎不累,活得很有信心和活力。右手拿著一把三斤左右的草兒。我問他是什麼,他說是稻田中的稗子。

   他汗流浹背,不知什麼是辛苦,拔稗子拔了一個上午。我問他:

「日子過得怎麼樣?」

   他回答:

「只要不懶惰,日子過得還好。」

   這時我回憶起了幼時的湘潭,過舊曆年時,只有我家炕幾十斤臘菜。現在湘潭的農家,家家可以炕幾十斤。絕大多數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