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箱里的钱

哲人

据说在日本,常有人取功德里的钱,和尚却假装看不见。和尚说:“能到寺里拿钱的人,可知已困迫至极,佛门本是济人呀、拿钱的人,会心怀感恩,会加倍回报社会弘法礼佛。”在中国的某大和尚碰到这种事恶狠狠诅咒道:“偷功德箱的钱会下地狱!”在我家乡的一座大寺庙里,有位大和尚说:“以前经常有人来偷功德箱里的 钱,现在养了几条狗,就不会了。” 

 

可见两种不同的说法,其寓意着对“功德箱”里的钱有着不一样的归属感。假如中国的和尚哪一天也视钱为“阿堵之物”时,便是我国民真正在“精神上站起来的时候。那时候谈中华文化会有人相信了!

 

尚德讀後感:
 

1.我在台灣有一間房子,有時不去住,小偷就大搬家兩次。我的認識是:東西本來就是大家可以用的。有哲學家主張共妻,不過我還沒有嘗試過。此事是好、還是不好,未研究過,也無從研究。

 

2. 我天生不會用鑰匙,所以我居的地方,屬於我的房間,統統未上鎖,誰都隨時可以進來。我一生無能力搞「密」宗。

 

3.有一次,一位小偷去天主堂偷,神父見了說:「你不用怕。」還將殿內的一付金燭送給小偷。這位小偷後來改過,做了巴黎市長。

 

4.小偷偷物,大偷偷國。

 

5.以前和尚無私產,但有公產,處處可掛單專修,大家不愁衣食住。現在和尚肚皮無靠,醫療無保,慘也。搞成和尚怕居士,居士鬼都不怕。社會如果沒有真和尚,社會就會垮。有真和尚,社會必穩定,中外歷史,從來如此。人類亂到現在,

    難怪尼采說:

 

 

「上帝早就死了。」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