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導與倒潑???

黃高証

   近二十多年來,台灣如雨後春筍搶著辦大學,製造了滿街跑的博士、碩士和大學生,多數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文不能墨。

   大陸這些年來,忽然有許多博導、導博滿街跑。有的連紙條都寫不好,剩下的只有無知與傲慢。

   人性在知能才性上,絕對不是人人都有智能上大學的,要成為一位博導,其所應具備的多種條件,就更用不著說了。

   ……

   總有一天,整個中國所有人民全是博導、導博,那就好了。

黃河的水天上來,莫倒潑也。

附語:

   德國鐵血宰相俾斯麥,堅持只辦好柏林大學,其他為專科職業學校,俾人人各安其位、各得其用,此所以德國自俾斯麥以後復興站起來,良有以也。

      台灣早期在蔣介石、蔣經國先生領導下,大學沒幾個,好的專科學校倒是一大堆,再加上老百姓家庭的「客廳即工廠」,才艱苦備嘗的創造出一個「路不拾遺」的小康社會。

   現在呢?亂做一堆,天天有人自殺……

再附語:

   以前中國小學教師在學生和家長心目中,像神一樣。只因其修養、熱誠與奉獻像神一樣,如今不要說小學老師,就是大學教授又如何。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