碉堡與宴席

黃高証

    淮海戰爭(也就是徐蚌會戰)時,一邊在海產宴席,一邊在碉堡中,勝負就早已分曉了。

    妙的是,當今全世界多在吃海產宴席。

    想問的是,全世界經濟在WTO的指標與掌控下,都在、都能、都一直可吃海產宴席乎?

    ......。

    世界多數人的勞苦與災難何時了啊???

    危險!危險!危險啊!

    為什麼?

    回答:

    歷史從來如此。

    這些事釋迦牟尼佛早就說過了。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