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坐修習與康德時空

余思

  面对静坐这个困扰个人十余年的老问题不是光用汗颜能形容的。

由经常性的一天打鱼十天晒网式的散盘,到后来强行双盘一次,左脚胫处皮下瘀血一次,近半月才散,这样反反复复打鱼晒网十余年才双盘无皮下瘀血,再到前年的大腿内侧皮下遍布针尖大、芝麻大的出血点多次,到现在总算只剩下酸痛麻了。重温所学的生理学知道,感觉痛的第一信号是皮肤感受器传入,酸麻是双腿及腰部肌肉紧张缺血造成,瘀血是小静脉和毛细血管扩张所至,出血则是毛细血管通透性出了问题,而感觉的产生取决于特异性的传入系统和非特异性脑干网状结构上行激动系统的共同协作完成。一些全身麻药主要是抑制非特异传入系统,使人产生主观好像与客观身体相分离的感觉。人睡眠时,也是非特异传入系统受到抑制,可能无想定与此麻药感观相关。一句话,处理感觉问题不简单,因为,其相联的身体命根属于不相应行法。

  站在“人身一宇宙”与康德时空结合的观点来说,人身也是人认识一切对象的主观形式,即纯粹的直觉(直观)或直觉(直观)形式等七点康德时空结论观(详见张公尚德老师《唯识新引一》所引的康德时空结论)。从经验与理性来观,身体统驭一切外部身体现象,为一切外部现象“先天的”形式基件;能观的人统驭一切内部现象,为一般现象“先天的”形式基件,而联系内外现象的是能观的人。

  问题是能观的人是借何种形式与身体联系的?法处所摄色的中阴身可能给出了答案。如果说,身体似地月系统的话,那么中阴身就是太阳,银河系就是能观的人,本来就不生不灭的人就是本来不生不灭的宇宙,但能因有而应。如果此此点成立的话,那么就可能为中西医找到了结合点。                     

余思    恭呈

尚德讀後感:

謹覆如下:

1.要注意莊子所說的「道通為一」與「物化」理論。

2.中藥籠統入「玄」,西藥細緻契物。

3.要將邏輯、數學等,空間學問中的「零」(0),與佛法中的「空」一起作思考,否則不知何以「無相」,何以一切皆空。

4.康德的時空理論是空相底層的上一層。其學說被愛因斯坦向前推進一層。

5.要注意大涅槃經,釋迦牟尼佛是經非想非非想處定,又超越此定入涅槃的。祂也是不入涅槃佛。

6.時空是不相應行法,人存在於時空中,那又如何超越不相應行法?

7.佛法靜坐最重要的第一步,是五停心觀。

 

尚德 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