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公懷瑾先生的醫學成就(初稿)

 

道南書院  魏盛博士

二〇一二年四月

 

吾師張尚德教授擬於今夏在達摩書院舉辦研討會,總結南公懷瑾先生的成就。故此報告學習南公著述在醫學方面的淺薄心得。

南公為學謹嚴,遍訪明師(禪門、道家、密宗等),博覽群書(大藏經、道藏、古今圖書集成、大學叢書等),精修深證數十年,於自身生命的實踐中,將傳統醫學的各類理論和方法融會貫通。

……天下事常常有其事不知其理,有的時候又有其理而無其事,那就是經驗還沒有到,要事理合一才是真學問……[1]

在此基礎上,他凝煉了繁多的學說,鈎提出核心的概念,建立起具有一致性的醫學系統,即醫己、醫人、醫世[2]的「中國傳統身心性命內修外用之學」[3]

……重重歸納……以形而下的物理,概納形而上的法則……[4]

與此同時,他推動了傳統表達方式(文學、數理、宗教)向現代(科技、工商)的轉變,並開啟了物質文明回歸精神文明的路線。

將古老的舊文化,變成現代領導人類世界走進一個新的文化里程,這是我所理想的一條路。……整個的人類思想文化、精神生命都是空白的,我的憂患心情就在這方面。[5]

對這位傳統醫學的集大成者來說,雲興海納、據德遊藝、衷中參西等形容都是蒼白的;而對這位文化先知的攝受和護念,我們誠然頑劣有如塊土,自當以鮮活的氣息,直下承擔。

正如張師所說,「他的授課和著作」,「是畫龍點睛,到了極點,卻又是畫無可畫,點無可點,真是大中有小,小中有大……,所以不容易看懂和聽懂。」下面根據隨張師所學,將個人對南公著述的醫學認識,作一簡略整理。

本文只是初學的筆記,摘錄、轉述多有臆斷、附會,敬請師長、同學予以批評、指正。相關內容,皆以南公著述為準。

現代生物醫學側重生命的物質基礎,致力於闡明分子、細胞和整體層次的生理、病理機制,以進行診斷、治療。這種模式成效顯著,法度儼然。

例如,心臟的節律性跳動(見心電圖)依賴幾十種基因協同作用產生的週期性電流,心力衰竭的首選藥物(β-blocker)、人工心臟起搏器都是對該協同作用的調整、替代;而應用螢光、核磁等技術,激活特定的腦神經細胞及相關基因,則能夠誘發回憶(memory recall)。

這樣,生命的發育(如胚胎、青春期、衰老甚至複製)和人格的形成(如職業天賦、性取向)就歸結到基因,即人類近三萬種基因在遺傳上的多態性(genetic polymorphrism),以及在時空表達中的特異性(temporal and spatial expression)。

多態性的來源和特異性表達的動力,即基因的根元[6],多存而不論。

這種模式支持價值中立和社會競爭的實用立場,從而催生了精神虛無、物質掠奪的怪圈。

與此相反,傳統醫學不僅揭示了基因的根元,即淨色根與帶質境,還確立其為品性修養和道德風尚的物質基礎。

我們暫且擱置抽象的概念,先以天真的目光來瞭解大致的步驟。別擔心,很多人第一堂科學實驗課的A+就是這樣得到的。

我們的生命包括生理(感覺)和心理(知覺)兩個方面。

生理包括物質性的風、火、水、地四大種類。例如,細胞在基質(水)中利用氧氣(風),產生熱量(火),組裝微絲(地),實現收縮肌肉(水)、牽拉骨骼(地)的功能,維持呼吸(風)、體溫(火)等系統的運行。簡單地說,四大彼此對待、相互轉化而又具有層次。

四大物質性的最底層稱為極微塵,其整體性的平衡作用即淨色根。一切物質存在的淨色根是相通的。

淨色根又與人的心理(識)有絕對關係。

我們主觀的心理作用,落到客觀的存在上,產生了與我們相互、相應的一種認識作用。[7]例如,透過耳的淨色根,耳識聽到聲音。

其中,與生俱來、自己做不了主的盲目意志的衝動,最難察覺;進而產生絕對自我戀的心理意象[8],即帶質境[9],並嵌在基因中。

這樣,根和識彼此嵌在一起難以區分,就好像《參同契》的「壬癸配甲乙」,又仿佛克萊因的寶瓶子,究竟說來是心物一元的兩面。[10]

詳細說來,就有七大、五蘊、八識、百法、十二因緣、四十八願、三十七道品等系統的開展,乃至準提法本的整理與秘密的宣說。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黃帝內經》的納音、化氣,《甚深內義》的三脈、七輪,都與此相通。

我們走馬觀花,不妨嘗試一個直觀的遊戲:光球內接立方體(正八面、截二十面等),有如琉璃藥壺,光光相映,遍攝無礙;恰似森羅海印,重重投影,交參自在;方便說來,都是超立方體的變現。

柏拉圖的物質因、赫爾墨斯的幻住身、愛因斯坦的時空觀、哥德爾的集合悖論、化學元素的排布、榮格的原型(集體潛意識)……盡在其中,真所謂「萬福樓裡,戲如人生」。

由此也產生諸子百家起用的差別。

「大而無外,小而無內」,圈外旁觀,仍為顧影自憐;世間遍照,方許破鏡重圓。如何在一致性的前提下將中外聖賢的人文精華貫徹到現代文明上,轉化集體潛意識、嚴淨世界種,是醫者的永恆之旅。

立志認識生命的朋友,請一起用心思考、落實。我們不可紙上談兵,定要土中刨食。

生理常不健康、心理總不平靜的我們,偶爾產生四大的平衡,又必然伴隨著盲目意志的衝動,所以不能認識生命的根元。

生命是由呼吸維持的,超越四大、轉化心識也適宜從呼吸(風)入手。

首先,通過調整呼吸,配合心念,達到自然止息(長養氣)的狀態,就可以恢復健康;

其次,引發生命發育的能量(報身氣),而成就變化氣質的修養;

再次,把握到盲目一念的動力,即根本氣(種子氣),便長生久視、生氣通天了。

這個「精降樂生、炁降光明顯現、神凝聚念頭清淨」[11]的過程,也就是「煉精化炁、煉炁化神、煉神還虛」。

「身心兩忘,空明皆捨;常寂光現,常樂我淨。」[12]淨色根與淨識合在一起,相應一切又超越一切其最高處,便是徹底認識、掌握、運用生命的理想國度。

 

感恩南公、張師的神光垂照,

祝願人人、社會回歸本來同體的淨炁。

  

[1] 《易經雜說》

[2] 《小言生命科學與〈黃帝內經〉》

[3] 《張尚德演講集》

[4] 《我說參同契》《東方文化幕後之學》

[5] 《禪與生命的認知初講》

[6] 基因組meta-analysis(元分析)和evo-devo(演化發育說),都無法找到其根元(後設本質性)。

[7] 《〈唯識三十頌〉簡述》

[8] 《唯識新引》

[9] 《禪與生命的認知初講》

[10] 《禪海蠡測》

[11] 《現代學佛者修證對話》《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

[12] 《禪與中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