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 海南

 

两年前的暑假,我和父母去了趟海南。没去之前我曾无数次地幻想海南三亚美丽宜人的风光,蔚蓝的海水,柔软的沙滩,带着椰果气味的海风以及躺在太阳伞下暖洋洋的悠闲与舒适。这的确令人神往。但去过之后才发觉,那真正令我感怀的并非三亚的闲适而是对南海的沉思。

去看南海观音的那天,天气闷热,到处弥漫着压抑的气息,我坐在观光车内感觉自己仿佛被一个巨大的蒸笼罩着,即使是偶尔拂过的微风也像闷热的暖气。

一路昏昏欲睡,许久,一声闷响,车停了下来。我随着攒动的人流好不容易挤下车,顷刻间却被一团金黄色的亮光笼罩。我朝着亮光的方向努力睁大眼睛,顿时被镇住了。呈现在眼前的便是矗立在南海之上的观音像。

这时,耳边传来了父母的催促声。我赶忙跟紧父母的脚步朝着广场中央走去。还没回过神来,突然发现前面有个僧人,身穿一身破旧的长裟,左手执着一串佛珠。整个人匍匐在地上,身体紧贴着大地,继而直起身子,用内心相印着观音菩萨的造像虔诚膜拜。如此循环着。在他的左前方的地面上写有几行字。好奇心驱使着我想走近看个究竟。

围着他的人静静地看着地上的字,有的轻声地谈论着,更多的只是向他瞥了一眼,路过时丢下几枚硬币罢了。我看了地上的字,端正清秀一笔一划间透着一种执着与朴实。几行字的大意是说自己是一个苦行僧,修的是头陀行,希望大家不要给予施舍,连水也不要给。想到刚刚路过不屑地丢下几枚硬币的人,心中不免感慨万分。

我一直注意着他,重复着简单机械的动作。他似乎从来没有注意过过往的喧嚣,静静地,虔诚地膜拜。我想到了那些高原上的生命,那些赤裸着双脚,五体投地,一步一个等身头向大昭寺走来的人,尽管路途遥远艰难,但仍用自己的身体丈量着前进的佛教信徒们。我发现他与他们有着一样的虔诚与非凡的毅力。生命原来可以如此高贵。

正午的阳光又毒又辣,烘烤着大地,树叶都蔫了打着卷,到处热浪滚滚。广场上已经没什么人了,我早已汗流浃背,于是催着要到阴凉的地方乘凉。

我仍注视着他。在阳光的炙烤下,他从没停止过他的动作。在广袤的蓝天下,在金黄色光芒的笼罩下,远远望去,仿佛一尊与大地融为一体的高大的塑像。

我顿悟高贵就是信念与真理的追求,简单到最后,便是智慧。

ps:祝大家新年快乐, 万事如意!

 

尚德讀後感:

    妳這位大陸初三生:

好棒!

二0一二年月十五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