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道南之行散记

楊源

顶礼吾师!

隐喻法相求智真,破除人我顿忘宗。

慈语殷切归家路,始知道南为不空。

在道南之行前,心里有万种风情,谁知道到了书院后,高证师兄就给我上了第一课,让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谦恭,美秀师姐告诉我什么是和光同尘,可惜此时我还没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放下,总在自以为是,及至师当头一击,才知落在何处,才知以前什么都不是,也才知道六祖接引怀让的旨趣。过后有同学问,老师怎么接引,我告诉他老师是应机而教,“人我境俱夺,菩提性宛然”教我只要识得本分,连这个本分也没有,此点有待老师勘正。

老师在此次禅七安排的主旨,先引弥勒菩萨的“唯心识定”,归于大势至菩萨的“净,再而观世音菩萨观音法门的“闻、思、修,进而上合十方三世一切诸佛本元妙觉,下于一切众生同一悲仰,(在道南书院人文讲述里《張老師談彌勒菩薩》一文中老师有详尽的论述)这就是修行的指月,是引导我们打开自己的宝库的钥匙。

“归元无二路,方便有多门”,老师在这七天里,以无门为门,处处接引末学,殷切中透着慈悲。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用则了了分明,用后无痕,通体无滞,这是何等的境界!

真正的大禅师,是植根于这个社会的,老师丢弃我见,毅然赴北大、清华作专题演讲,培植正见。在这大道维艰时期,继往圣绝学,为众生立命,为万世开太平,不顾身命,老师是自恳承担,这是真正的大超越。

老师是真的大宗师,儒家、道家的会心归所,信手拈来,应机而教,直指人性。本来贰拾五位圆通,从弥勒菩萨到大势至菩萨再而观世音菩萨,已将无上大法的真传透露无疑,奈何我等福浅障重,故老师不辞反复,依次而起,老师在声声叹息中,开导我们什么是真正的根本,教我们知道但得本,何愁末?

真修行,绝对是奉献自我,老师许我一年后再看,我不要交一张白卷,老师交白卷是可以的,我是不可以的。(这两天有个小消息在,早晨与午休醒来,一念不起时的自然而现的,是不是与老师教大师佰的相同?另一晚上于睡觉中,刚躺下想到老师的白骨观,头与胸骨自然而见,两眉之间一团光,此境历历,过后静坐时,再观想很难起)

在道南的日子里,有些境界须单独向老师请示后,才能解决的。很奇怪的是道南书院的对联,在书院的时候只读了几次,回来后除“以新日月”没记起来外,其他很自然的就出来了。

佛法是真正的实证,会心归元,依靠智慧,认知自我而超越自我。末法时期,修行人难遇名师,我等因缘殊胜,得值老师,传续慧命,不精进力行,何以回报?本来在禅七结束的时候,要去向老师顶礼告行,但老师与我们原本常相守。

回家的时候,

你送我一轮明月,

我亦无所求,

只要找到回家的路,

我们从未分手。

这首小诗本来在7日晚上报告的时候,想献给老师的,但是夜已深,在这里献给老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恩难报,再次顶礼吾师。

江山何改旧时光,一轮明月赖师传。

千里赴行唯师命,红尘冰心两不妨。

祝各位道友道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