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 老 師 是 真 的

——道南書院禪修學習有感

                                          李小燕

結束了道南書院八天的禪修學習(101日—108日),我和兒子匆匆往回趕,因兒子還要趕去學校。來到株洲火車站還是沒能買上中午的火車票,只有下午4點多鐘的,只好去餐廳吃飯並休息一會兒。剛一坐下,兒子便發出了一聲深深地歎息:早知到這樣還不如留在書院多幹幾小時的活。此時我也正在想書院洗的被套等是否夠地方曬,匆忙間與道友的不辭而別```````,一時無語,默默地流起了眼淚。

國慶小長假,全國各地參加禪修的道友們紛紛聚集道南書院,卸下自職場的‘‘戎裝(教授、學者、企業家、律師等),洗盡“鉛華”,將一顆顆乾渴、躁動、迷惘、愚癡的心,真誠坦然地呈現在老師面前,領悟著其瓊漿玉液般的滋潤、海濤碧浪般的蕩滌、雷霆震怒般地警醒!

    張尚徳老師是真的。

一位年過八旬的老人,剛在臺灣做了心臟手術,927日—29日就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做了幾場演講,繼而又趕赴道南書院主持為期天的禪修。授課期間邊堅持著吃藥,因藥不夠還專程讓臺灣的師兄乘飛機送過來。聽兒子說,老師實已是將自己豁出去了,每上完課後,老師都虛脫的在房間堣ㄟ惘a嘔吐、、、、、、這是怎樣的一位老人?他本該倍受家人呵護盡享天倫的呀。而他老人家卻舍家棄身,義無反顧地投入到拯救中華民族古老文明和人類精華文化的事業中,憂國憂民,這是何等的慈悲和魄力?不由地想起鹽亭老人袁煥仙大師的一句話來:德不全,行焉尚?尚行全徳、、、、、、誠如是也!

想到自己:為幾天的禪修有點小起色而沾沾自喜,什麼心態寧靜、口液充沛、陽氣飽滿、淨光瓻龤B、、、、、,卻不知正是老師盡全力為大家加持的結果,羞愧至極。

老師的智是我等一般人無法企及的。他老人家從高深的佛法禪理中詮釋著做人、做事的道理,嘻笑怒駡中充滿了禪機禪趣。我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人,為人妻、為人母。聽了老師練達人情的傳授後,心胸豁然開朗,認識到:一個人不僅要做到心靜氣和,更要有大愛,做到無我。“莫以小善而不為,莫以小惡而為之。”要至善。要破除我“執”,不要以自己的標準去衡量別人,要處處檢查自己是否做在理上。忽然想到,禪修靜坐的基本要點不也正是要求“內觀”嗎?真是萬法歸一啊。名師即以指點,修證得靠自身了。舉目遠看,修證之路漫漫長盻,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要以老師為榜樣,克服一切困難,認真學習,努力精進。“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呵。”

    感恩老師的教,祝老師身體康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