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道南書院

 

覆 劉瑞道友

張尚德

劉瑞道友:

   你說:「我抬頭望月,早已看了幾十年的月亮,明明以光年計的遙遠距離,現在望過去就像一塊正含在口中的糖。」

   告訴你,湖南湘潭詩僧八指頭陀有一首描寫錢塘潮的詩:

「浙江原是水為鄉,

雪浪如山接海長,

幾度乘潮弄明月,

棹歌催夢落錢塘。」

   注意:

「弄明月」。

   悟道的《楞嚴經》說:

「虛空生汝心內,猶如片雲點太清裡。」

也應注意此非唯心語句。

有人說:「禪是唯心的。」

大錯。

人的問題是:

不知「弄明月」也。

尚德 於達摩書院

二0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

:刘瑞禪修筆記

 

打 开 心 扉

——七月道南书院禅修笔记

 

    七月五日我按报名通知的指引,如约来到道南书院,顺利办理完报到和住宿登记,充满好奇地开始了六天的禅修体验。 

道南的禅堂并不大,布置地非常简洁。老师的讲桌前装饰了新鲜的荷花和莲蓬,清新淡雅,盘腿安座在垫子上,感觉似乎自己悠然坐在天地之间,四周并没觉得有户牖墙栏,身心也跟着舒展起来。 

第一天的课程中,老师问我们“什么是佛?”“来此为何?”,同学们各表己见,我却哑口无言。是啊,自己因父亲去世,在朋友的建议下起念为父念《地藏菩萨本愿经》而接触佛经,并在朋友的推荐下看到了南老师的书,颇有“语语惊醒梦中人”之感。继而随顺机缘,参加过首愚师父的准提法会,参加过古老师的亲子课程和圆觉经导读。一路走来,身心也获益良多,但似乎从没清楚地想过为什么要这样,这样走下去又会走到哪里?我时常会想到佛陀悟道的时刻,心中充满好奇,这个几千年前的年轻人,究竟在菩提树下明白了什么,让他能够洞彻宇宙人生的所有奥秘?能够穿越几千年的时空叩打我的心扉?思绪每及至此,整个身心就充满了感动。随后老师告诉我们,佛是“永远在常寂光中常乐我净地普照一切”,原来佛不是某个人,人人回归到常乐我净,人人都是佛。 

第二天体会了行香。烈日炎炎下我们鱼贯而行,香板响处,各人行动戛然而止,渐渐起了微风,轻拂我的面颊和衣衫,周流不止,身心快然,随着老师的话语,觉得似乎镜头渐拉渐远渐高,从道南到湘潭到湖南到中国到地球到宇宙,但站立在当地的我亦知拂过的轻风,明亮的阳光,乡间疾驰过的汽车声。可以同时了知广袤和方寸,这是怎样的奇妙?结束行香后,整个人轻松舒展,甚至想顺势展臂乘风而行。身体上脚后跟直至小腿肚处发酸。 

第三天我们集体访南岳衡山。雨后的山间,空气清冽,祝融峰顶云海翻腾,恰似仙境,既清且高,意境非凡。导游频频催促,同学们才陆续下山。回来的车上,集体背诵《八识规矩颂》,朗朗的读书声仿佛带我回到了童年时光。回想起来,南岳之行后,我似乎才离开总是若有所思的表情,展露了笑颜。 

当晚老师带领我们诵六字大明咒,音声一起,我就开始干呕咳嗽,喉咙间都能觉到咳出的燥热,心里倒是还能系着一念,随众诵咒。 

第四天一早,老师安排跟每一位同学谈话,我匆匆赶到老师的房间,问了自己关心的几个问题。老实说,我没有完全领会老师的回答,却也没有动念继续追问。问答间我因老师的反问突然愣住,心底无事天地宽,我哪里来的这么些纠结和问题呢?另向老师报告了自己诵咒时的反应,老师鼓励我好好念。 

上午老师安排了好几堂的诵持,包括弥陀圣号和六字大明咒。有同学提到金刚念诵,老师特意做了示范并让大家回答要点何在,我辈愚钝,所答皆是盲人摸象,甚至盲人猜象,仍赖老师点明:“我一上来就是这个,没管过呼吸。”这天念诵过程中干呕和咳嗽明显减少,第二堂时这些反应已经完全消失。音声海里,一度觉得自己消融,只剩嘴唇,无意观想,却清楚知道老师为我摩顶,字字清晰地向我喝到:“一定要证得这个。”这就是我那颗菩提种子吧。念诵中,心底涌起了深深的感恩,感恩家人感恩师长,感恩同修们合力共成此次课程。同时自然而然地将当下所念回向给他们,此时体会到“念念回向”也是功夫境界,并不像平日的自我意念提示。结束念诵后心胸处气息鼓荡。 

下午行香时老师教了我们如何与日光菩萨相应,在老师的提点话语中享受着这无牵无挂的静静站立。鸟在鸣,花正香,云卷云舒,生命本就如此美好,何劳我伤怀?法尔如是,我欲何求?这次站立脚后跟发酸的感觉明显减弱,脚掌略涨。 

次日老师开讲《大宝积经卷第109·贤护长者会第三十九之一》,详细为我们解析了投生和死亡。行笔至此,忽感老师拳拳之心,或早或晚,我们都会迎来生命结束的这一天,濒死之时何以对?师授:“死时能回到自己的条件是什么?无有恐怖!所以要练习,即使宇宙没有了,也有这个气魄!”迄今忆起,彼时彼景历历在目。 

晚间老师在黑板上留言祝福,令大家出门晒月亮。书院本就在乡间,墙外即是一望无垠的稻田,农家风光生意盎然,这几日散步中早已饱览于胸,孰料月辉下又成一番美景。我童趣大兴,索性脱了鞋,光脚走在路上,路面吸饱了太阳的热量,踩上去自有暖意传来,几位同行的朋友随意攀谈,此间惬意妙不可言。我抬头望月,早已看了几十年的月亮,明明以光年计的遥远距离,现在望过去就像一块正含在口中的糖。夜色渐渐深了,我望向远方,薄薄的月辉似轻雾静静地笼着大地,笼着一草一木,笼着天地间那小小的我们,身体仿佛被这月辉柔柔地拥抱着呵护着。 

禅修最后一天,老师特地示范了数息法。随后大众共持弥陀圣号,圆满结束集体禅修。 

短短几天,老师为我们梳理了悟道的层次,直析烦恼何来,讲解经典胜义,详授应机法门。嬉笑怒骂,纯真一态。惟有亲聆承听亲尝醍醐,方可得知其妙味! 

返京后,生活又回到了繁忙纷杂的状态,却也有了与过往的诸多不同。 

我一向很安静,言语举止也颇为沉稳,但细察中我发现安静有时候是我的保护屏障,我躲在安静之后耐心等待自己能够掌握局面时再发表意见或是行动做事,安静成功地掩盖了自己的虚荣傲慢,也让自己失却了随性和洒脱。我自诩温和热心,生活中却很少好人缘,以前认为别人不了解自己,慨叹阳春白雪自然听众寥寥,现今回想真是掩耳盗铃,皇帝新装,可怜又可笑。人生路途三十余载,我居然一直徘徊在生活之外?是的,这是我必须坦诚面对的事实。物换星移,万物如法,我却埋头在自己的茧穴,无视这生机勃勃的世界。真心承认的那瞬间,我坐在忙碌了十多年的办公桌前,潸然泪下。菩萨行原来不是道德标杆,它就在发自内心的微笑里,就在真诚的合作里,就在教学相长里,就在成人之美里,就在举手投足里。 

一日静坐间,突然觉得“天地之大德曰生”,不仅仅在感恩天地对万物的滋养,也在赞叹天地间那无处不在的勃勃生机。借居的农家忙碌丰收,其乐融融;书院里的我们精进向道,努力修行;黄老师博学谦逊,君子古风,美秀姐热情干练,慈悲亲和。形式不同,生机无异。顿解原来千百亿化身是如来本具的功能。 

老师说过:“我这几天教你们的,一辈子也用不完。” 禅思慧语,下笔千言仍不能述记万一。禅修结束已有月余,我深深体会到老师的悲诲棒喝实是暗夜心灯,我辈尝闻,何其幸哉!望不辜负这美好因缘,迷途知返,直趋菩提。

补记:书院的羨武大哥整洁潇洒,每日却挥汗如雨,为我们烹制美味可口的饭菜,还有许多我未能知晓姓名的同修们整理禅堂,收放餐具,打扫卫生,事无巨细,都在为了课程顺利进行而默默工作,借此拙笔深深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