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道南書院

列印本文

 

為什麼要在溫州成立南懷瑾禪學研究會

當今之世界物質文明之發達及近百年來的科學成就、城市的日新月異讓世人猶如在飛跑的時光隧道堣@樣應接不暇。尤其在快節奏的生活下,人的精神世界變得日益的空虛和不知所從、甚至有種被物驅使的傾向,以致人心不安社會問題凸現,那麼如何才能讓時間慢下來、讓人們的心理生活趨於平緩、輕松與和諧呢?這就牽涉到一個社會心理的層面,那麼一個社會的心理形成必由其意識形態所決定的,因為什麼樣的意識形態造就什麼樣的上層建築這樣一竄下來,形成的方方面面可謂“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呵!最近據報道中國現有精神病患者達到了一億多人了,而且這個數字還未經完全統計,由此導致的自殺事件是逐年攀升。可見我們都“病”了、社會也“病”了。溫州地處東南形勝、歷來人傑地靈、文化底蘊深厚。南公懷瑾先生就是當代溫州人的傑出代表,世稱聖翁、其人格超越、著述等身而且作為一名享譽全球的國學大師、禪宗大師其融匯東西文化精華、系心人類前途命運,實在是近百年來嘆為觀止。南師說過:“我一輩子就修兩條路,一條是金溫鐵路、另外一條是文化之路”南師跟他的五十年老學生、也是我的學禪指路老師-----張尚德老先生講過一句話“我一生只著有一本書《禪海蠡測》”這作為一名著述等身、學貫中西,經論三大教、出入百家言的南老先生,實在是有其特殊的蘊意。在南師的著述中,我們領略了“儒釋道”三家文化的津要,其平實的語言風格,道白透徹、顯聖理於平凡之間,親夫子如鄰翁宿老。此絕非信手拈來、深入淺出之可比。南師曾師從北川禪門大德袁煥仙先生學禪,在他才二十六歲時就悟道了,並留詩兩句:“了了了時無可了,行行行到法王家”後閉關於峨眉山,通閱大藏經典。中年以後更是對“唯識”造詣深厚,若拿西方科學來佐證,猶如 “一滴之投於巨壑”可見南師博大精深非通達形而上者孰能有此踏破“毗盧遮那佛頂”之氣概。吾師張公尚德先生,現亦是八旬年邁、仍受南師棒喝錘教。其師承、道風高峻可追初祖也!張老師現惜秒惜時已經著就《唯識新引》第一冊,欲完成整部著作還需五年的時間,此著作必將留世千古。其得力弟子黃高正博士,原系英國格林威治大學博士生導師,卻毅然放棄待遇優厚的工作,師從張老師研究唯識學。我們知道“禪”是一種真實的境界、不是理論也非科學所能解釋和驗證。但是“禪”的哲學理論體系是完整和富於邏輯的,只有通達唯識的“四分體系和要義”才能說“禪”,因為形而上是不可說的不可思議的,但卻在唯識系統婸﹞F一大堆。講的通俗點就是主觀認識和客觀存在的關系和統一,並且要在統一中超越一切、連一切也超越的一種人類最高的智慧。張老師曾經在上海演講的題目就是《中國的飛升、世界的希望》。唯識學的主論我們都知道是《瑜伽師地論》,是唐玄奘留學印度帶回來並翻譯的,唐太宗看了以後,說了一句話:“九流與其相比,猶如海堣@滴水”可見唯識學的精深博大和對人類的重要性,之後就出現了“貞觀之治”。吾師張公尚德先生曾對我說:“人類要想長久和平,必須人人做到有理且有禮,只有真正的願意,朝真、善、美的方向行進才有希望。”因此在溫州如果能夠成立“南懷瑾禪學研究會”我想必然會是一個好的開始,這件事情不是因某個人的個人意願或心血來潮所可以成就的,它實在是時代到了這個時空階段所必然的結果。而且將來所要真正去做得人,必定是要在名利上無所求的高尚者才能擔當。因為這所做的一切是讓更多的人放下沈重的身心包袱,認知生命科學、以此升華人格,做一個本來就很“高貴”的人服務社會,使人心都能向善,社會更趨和諧。佛家說“心能轉物、必同如來”並非虛言,又說“心凈則國土凈”實是欲成就此事的最大因緣之所在,我想我們應該還要有一個宗旨就是:搞真不搞假,搞自己不搞別人。

                                                                       金哲人201063日 於溫州 

哲人道友:

   南公懷瑾先生在香港的時候,曾向尚德說:「我沒有搞什麼。」他早是志救天下,心歸寂默無生。眾生好忙,他卻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也。

尚德 二0一0年六月四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