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道南書院禪修記錄

張維

六月中接到通知後,我便開始籌備。起初是雄心勃勃的,只想著如何在即將到來的六天內獲得大收穫。了解到張老師7月份將開講《大般若經》,所以臨出發前半月里我粗略翻了翻《大般若經》,這才知道這部經總共有六百卷。我奇怪短短的六天內怎麼講得完一部《大般若經》?先生說,經有600卷,那般若呢?我頓時恍然大悟——八萬四千法門皆自心中流出,張老師當講“大般若”!

《大般若經》一開卷,經文上來來去去都是“以無所得而為方便”和“十八空”。看得我有些心灰意冷,橫豎都是空無所得,那我要得個什麽?我開始追問自己爲什麽會覺得那六天可以獲得大收穫呢?因為我覺得那六天中無憂無慮,不用擔心工作,不用擔心飲食,不用擔心雜七雜八的事,可以專心修行。可是,現在我又何嘗在擔心工作?擔心飲食這些?沒有啊。既然沒有,那現在與那六天又有何不同?當下就可修,何必等到那六日。意識到這一點,我就安份了。

73日下午喝茶時,前一晚看《習禪錄影》中南太老師說的 “心性之体是空”突然掠過腦際,我呆了一陣,突然明白到,原來要證得的那個,真的是“什麽也沒有”,但又正因為什麽都沒有所以什麽都可以有,什麽都有了卻又什麽也留不住。知道了這個,此後幾天,心裡就空空的,同時間卻又感到踏實。

75日抵達書院后,黃老師帶我們到宿舍放行李。他先陪著師兄們到男生宿舍,擔心我一個人在樓下等得久,就趕快跑了過來。我怕他走急了氣喘,便說,沒關係,慢慢走就好。哪知道黃老師聽了馬上立正“哦”了一聲,畢恭畢敬地慢步走。這一點令我感到十分驚訝!我之前看《探尋生命的真實:靜坐散記》時,覺得黃老師是一位深受道友擁捧尊敬的老師。可他怎麼會對一個學生說的話這般隨順?他將自我擺到了哪裡?他的包容心究竟到了多大的地步?

幾分鐘後,我們來到寄宿的民居。屋內陳設簡陋,與預期不同,但這裡卻跟二十年前的外婆家極相似,所以覺得久違又親切。這家的景致蠻好,前栽水稻,後種翠竹,真是稻穗累累翻千浪,竹葉重重影婆娑。時近黃昏,空氣中揚起了稻薪香,這是我從小就特別喜歡的香氣。深吸一口,整個人浸在和風稻香之中,很自然就與外界融成一片,心量猛地放開來,瞬間廣大。

鄉村空氣質素極優,儘管每晚只睡六小時,可白天從不犯困。這裡沒有高樓屏障,天際線很低,五點半就望得到東邊天空泛出的紅雲。

沖凉和上廁所卻是一件極具挑戰意義的事。花灑的水是稀稀拉拉的幾條線,洗手間是舊式旱廁。蹲廁前的地上有蜈蚣、天牛,牆上有大小蜘蛛,空中有嗡嗡不已的蒼蠅、蚊子。不去想就沒什麼,一想就覺得它們很髒很恐怖,嫌惡的心馬上就來了。情急之下,我求它們千萬不要碰到我身上,千萬不要……可它們卻不管,依舊爬的爬,飛的飛,蚊子看中哪裡就叮哪裡,絲毫也不嫌棄我。那一刻,我無比懷念家里的乾淨浴缸和坐廁。奇怪的是,兩個廁所居然就此重合在一起,乾淨和髒污連在一起,沒有衝突!我由此意識到世間就是如此,有潔淨就有髒污。潔淨既不屬於我,髒污又何曾屬於我?更何況髒污存在在那裡,完全沒想過要來妨礙我。問題在我這裡,是我太不夠包容,應趁此機會好好修包容心。

上午臨上堂前我問自己:明明知道心外求法是外道,知道修行在於修個人身心行為功德,那麼,我來此的目的究竟是什麽呢?過了一陣,自答:端顆平靜心,聞思修。

九點半進禪堂。黑板上寫著一首詩,首句是“吾家好隱淪”,卻無詩名無作者。我以為這是張老師的詩,因為詩境與此處環境極貼合。

十點鐘,張老師準時步入禪堂。當他從我身邊經過時,我望見一雙厚軟的平足貼著地板,拖著龐然身軀一步一步地邁向講臺。看到這一幕,我的心情頓時沉重起來。老師已證意生身,早可自由自在,不為身拘。是什麼樣的心意,令他如此堅忍而頑強地拖著年逾八十的肉軀留於世間?容不得繼續妄想紛飛,師一坐下,講課便開始了。

甫一上堂,老師就說,以有所得之心求無所得之果,無有是處啊。隨即吩咐大家,來這裡的這幾天就全當休息,好好休息。我覺得這些並不是推託客套的話,惟有身心放下,才會逢源。

他先講湘潭地緣殊勝,講課內容自書院起輻射三湘而後橫掃整個宇宙,終以一句“什麽是佛?”收回,直追問得大眾瞠目結舌。我本無意作答,但意識到道友們多數高推聖境,覺得自己不可慳吝小氣,於是站起來回答:其實佛沒有大家說的那麼遙遠。人人是佛,乃至一切都是。不論你在健康時還是生病時,不論你在清醒時還是睡著、做夢的時候,佛都與你在一起,從沒有離開過。老師聽後,說這個回答太具體了。我懵在當場,因我堅信這個回答是正確的,但老師爲什麽會說太具體了?是我想太多抑或是我錯過了什麽?腦子有些亂,只依稀記得老師後來解釋說:把世界的悲苦全都背到身上,把快樂還給世界,不會覺得不快樂,永遠在常寂光中常樂我凈普照一切的,就是佛。但對這一解釋,我并無太深理解與認知。

下午講“什麽是道”。老師點出“在明明德”的“明德”即是內在的本來,即內聖,即是諸法空相,明白后,就要行菩薩道,對待人事物,落實到“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上面。

過了一陣,老師驀地發問:“諸位,你們來這裡,起點究竟為何?所作為何?”見大家沉默了好久,師朗聲一喝:“求道嘛!你們來這裡就是爲了求道嘛!”

“求道”兩個字令我為之一悚,這才驚覺自己真是善於自欺!明明是來求道的,本來簡單又直接,怎麼會搞不清楚自己來這裡是爲了什麽?是自己好強,認為自己是利根人,起大妄想,妄想以無所得心去應無所得果,住成心所住還不自知。自己矇騙自己太久,連自己都迷失掉,真是大愚癡人啊!

之後,老師告訴我們證道方法為“五停心觀”,功夫細節則在《達摩禪經》。然後平和地說了句:“方法就是,除了把自己丟掉以外,別無二法。”一聽到這話,我腦際馬上閃過早上那幕景象,這才明白老師是以全然忘我的精神在服務世間。

下午的課程即將結束時,老師交代大家課後都到田間去走走,并叮囑一定要止語,一個人走,不要結伴而遊,一個人邊走邊背寒山詩《吾家好隱淪》。我一個人邊走邊背書,誦至“踐草成三徑”時生了疑,爲什麽會是三徑?兩隻腳應該是兩徑啊。走至嶺頭折回來時,我看見腳下的草地,是非常顯眼的三行!我這才發現,原來寒山大士是獨來獨往,且是優哉游哉地一來一回,於是踐草成三徑啊。這時,從桐梓樹上傳來幾聲“嘰啾”,分明是“助歌聲有鳥”。但念到“問法語無人”时,念著念著,卻突然哀傷不已。想起法不可从人问得,惟有自性自度,顿时觉得好孤单。一時之間,不知所從的茫然和不確定性全然籠罩著我,杵在當地。直到一陣風刮過臉龐,人稍微清醒了些,才懂得提醒自己不要被情緒縛住,要堅強、開朗些,於是邁起腳步朝水泥大路走出去。放眼看看四圍青綠的稻田,滿是穀穗,粒粒日趨灌漿飽滿。路邊的雛菊開得極盛,笑得极燦爛,我又怎可頹廢?!又振作些,繼續往前走。绕過几道弯,我在田頭遇到兩個中年婦女,她們樸實地沖著我笑,我於是也向她們問好。她們收拾了農具跟我一起走了一會兒,說今年天氣反常,三月三過了好幾天才開始插秧。我從來不知道插秧還有時節規定的,聽她們這麼一說才明白。豈是問法語無人,是問法處處人啊。

晚上,老師嚴肅地說:“告訴各位,我活下去的秘密。就是上與諸佛菩薩同一慈力,對諸佛菩薩絕對信任,下與六道眾生同一悲仰,與苦難眾生打成一片……人生本無事啊。各位。”去年我看《楞嚴經》以及《楞嚴大義今釋》時,對“上合下化”理解不深,中間硬是有個“我”頂在那裡,意境上我在伸手猛抓住佛菩薩,希冀与他们同一慈力;而雙腳卻與六道眾生同踩著大地,仰望天空指望着被打救。直到这一刻听老師說將自己完全交給佛菩薩和六道眾生时,我才明白何謂上合下化、打成一片。與諸佛菩薩六道眾生同在,他們即是我,我即是他們,沒有人我分別。所以不是別人錯了,別人錯即是我錯,我錯誤改正好充其量只是做好本分事啊。故所以我心安定,則大家安定,亦則世界安定。

早在第一天,老師就已經將如何修行用功的方法告訴了我們。他講課看似如珠走盤、不可捉摸,但其實鋪陳得當、條理清晰。

是夜十點半,我在宿舍樓下搖水洗衣服時,右眼余光瞄到有什么东西亮亮的,抬高头一看——哇!滿天星斗!真是驚喜極了!我第一次親眼辨認到左右環抱紫薇垣的宮牆,还有南下方的翼宿。這樣清晰的星圖,只有小時住在外婆家那阵才看得到,可惜當時沒有大人教認星。近來對天文星宿方面的書籍有了興趣,又惜住地環境污染日盛,每每仰望星空想對照實景學習時,總是望迷朦而興歎。嘿嘿,想不到這下一抬头就看到了,還是勤快些有福。

第二天小暑。講《楞嚴法要串珠》和《八識規矩頌》時,老師反復提及“證量”、“證量”,期間還念了一首詩:“惺惺寂寂是,惺而不寂非。寂寂惺惺是,寂而不惺非。”我覺得這三篇詩文是老师送给我们的手杖。在修行途上,每到達一步、將行一步它都會起到提示作用,所以務必要事先准备好。但事關證量,不行至這一步,光看詩句字面上的意思,又總是不容易明白的。因此老師讓大家把它們背熟,目的是要我們打好底子,以便臨到用時有得用。

張老師在講課時,經常叫黃老師補充作答,但同時又老說他答錯答錯總答錯。黃老師卻也不計較、不爭辯。在黃老師而言,對與不對無關緊要,因為在他看來根本就“沒有什麽對與不對”。吃飯的時候,黃老師也跟我們一樣,靜靜地排隊舀飯菜,坐在大廳里吃。一眼望過去,絲毫不會覺得他與在座的同學們有什麽不同。黃老師的這份安靜平凡,令我明白了何謂“大人者,不失赤子之心”。

下午行香。先是沉肩擺手闊步走,數圈后改小跑。跑著跑著,只聽到“啪”地一下,大家都立在當地,定住了。我原本張著眼,看到老師的眼睛后,便覺得有些累,遂閉上了眼。老師說:“各位,你們現在明明了了,沒有念頭打進來,也沒有念頭打出去,但外界的一切你又都知道……”過了一會兒,有微風吹來,拂過手臂。我感覺到自己的呼吸,一呼一吸,是那麼自然,呼出去自然又會吸進來,吸進來自然又會呼出去,風也是這樣啊!來了又會走,走了又會來。啊!原來這就是法爾如是!意識到此,心裡溢滿了喜悅、平實。這時,老師說有人悟到了法爾如是,從今往後,就這樣,如此去看待世上的一切,不就沒有事了么!人生無事啊。

第三天白天,朝聖衡山。倒也奇,前一天還是烈日炎炎,熱不可耐的天氣,朝拜當日卻突然變了天,一早便下起漣漣細雨。待大家都上了車,馬上就大雨滂沱起來。中午我們抵達古南台寺時,雨勢立收,只剩毛毛細雨。

在大殿拜過三世佛,於殿後拜過西方三圣和藥師佛,我沿著石階進了後園。才登上一層,轉身上第二層時,整個人便怔住了!漫天的白霧不在預期視覺中出現,一大片黑壓壓的樹影突然而來、氣勢奪人——我心里一悸,頭腦空白。那一刻,什麽都沒有,什麽也抓不住。被嚇到了。我到現在都還奇怪,何以樹影會有這麼大的氣勢呢?月窺松色色色盡呈真般若,風響竹聲聲聲都入大圓通。果真不假!

回程時,天放大晴。至傍晚我們回到書院時,西邊的天空現如來神掌,久久未散。書院上空,紅雲拱照。直看得一行人嘖嘖稱奇。

晚上跑香,老師念:“有想必有得,有得必有想,無得亦無想,便是真解脫。”對此詩,我體會不深。跑完香進禪堂講完《八識規矩頌》后,老師勸大家感恩,隨即領眾齊念六字大明咒。初初跟著大家念的時候還好,可念著念著我就亂了套,因為跟不上其他同學的頻率。有些人吸一口氣可念五遍或以上的咒,我卻只能念三遍。男同學們的音量大,幾乎覆沒了女聲。過了一陣,個別情況發展成普遍情形,大家便都各有各的念了。混亂的音聲如同一片波濤詭異的大海,不時有人大叫一句“嗡嘛呢唄美吽”,就好像一個落水人拼命拍打水面說“救我吧!”他的聲音剛過,另一個人大吼“嗡嘛呢唄美吽”,似說“先救我!”,但他很快也被其他人更高的叫聲壓了下去……一時之間波瀾迭變,海面上浮現出越來越多雙手,我覺得世間好慘好苦,心臟像被揪住了一樣,忍不住“哇——”一聲大哭出來。不久,老師猛敲一下罄缽,大喝一聲:“不要在我這裡玩大昏沉!”這一下,大家在老師的帶領下戛然而止。可是當天晚上,我的心情一直很難過、很陰鬱,覺得心裡好像有個結。

第四天一早進禪堂時,我看見李小燕女士拿著乾布跪在木樓道上抹樓板,我踩著樓板上樓時,脚底心澀得很,我覺得很慚愧很慚愧,覺得非常受不起。越活在世間,只會領受越來越多的恩情,何以為報啊?

第一堂課念六字大明咒。大家依舊各自為政,嘈雜聲一片。但由於早上和老師談過話,傾吐后我的心便穩定了下來,故面對噪音不似前一天晚上那般驚慌失措了。念之前,我想著為父母親而念,為大家而念。一開始念,父母親的笑臉便浮現在眼前,我覺得欣喜又輕鬆,於是繼續微笑著念。念著念著,老師們的笑臉、親朋好友們的笑臉、同學們的笑臉一張接一張地浮現,接著是書院外遼闊的稻田,我始深信萬物一體,是如此真實不虛,眼淚自然而然就涌了出來。

第一堂念誦結束后,劉老師提醒大家要注意彼此協調,方能構成令大眾受益的音聲海效應。此言一出,同學們果然上道,第二堂唱誦頗整齊,禪堂內一派莊嚴氣象。這令我充分體會到團體共修的殊勝性——有時我念著念著會突然停止了念誦,但同學們悠揚慈悲的誦咒聲不絕於耳,令我覺得特別安詳可靠,仿佛身處僧團中。雖然自己偶爾停住了腳步,卻絲毫不擔心會掉了隊,因為大家一直前後左右地在關照著我,幾時拔腿都可以追得上隊伍。

課間大家紛紛讚歎劉老師的唱念聲很美。其實每當她敲著木魚唱著“嗡嘛呢唄美吽”從我身邊經過時,我都會覺得是觀世音菩薩經過。劉老師話不多,口德很好,從不願意講他人是非,所以音聲殊勝啊。

晚上老師講他上次做了心臟手術后又回來了,以此事鄭重地提醒大家,哪怕是對自心身只有一點點愛戀都走不掉。之後老師帶領大家念阿彌陀佛。有了白天的唱誦經驗,大家配合得更完美了,一片慈悲祥和的音聲海溢滿禪堂。誦畢,老師提議簽生死狀,當他問及有沒有人反對時,我馬上舉了手。老師問爲什麽?我斷然說我不想死,我還有事沒做。老師看了我一眼,然後說,她是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其實那一刻,我心心念念全是人,內心中很強烈地認為自己絕對不可以一走了之。其實我沒想過自己是否有能力走得了,但卻莫名地對老師的能力深信不疑,所以直心反對。

夜間回到宿舍,大家紛紛問我怎麼了。有人抗議有人支持。我向抗議的人說對不起,耽誤了大家修法。但我絲毫不後悔那麼做,因為我真的不想死,父母尚在,世人皆在,我能做多少能還多少就盡力去做去還。

第五天老師特意抽出《大寶積經卷第109·賢護長者會第三十九之一》講解。老師說時間倉促,他只能盡力從理上來幫助我們。因此特意抽出此章來,講一講人的投生與死亡。老師提及死時最重要“無有恐怖”,自己歸於自己。切記是自己抓住自己,不是抓住阿彌陀佛,一想抓住佛,即表示有恐怖。聽了老師此番話,我解決了一個大問題。我一直不明白助念往生的意義,所以每當身邊有人過世,我總會為自己無法幫他們做些什麽而感到歉疚。原來竅門在這裡,無有恐怖,保持正念。如此助念,才真的是人人受落乃至一切眾生皆受落的助念大法啊,不因信耶穌、信阿拉、信至尊主、信佛的不同而有差別。今後身邊有人走的時候,我想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感恩老師!

第六天一早,老師特意隆重著裝與全員合影留念,從始至終,他都在滿我們的愿,每個人臉上都是笑呵呵的。極樂在哪裡?極樂在這裡,在每個人臉上,在每個人心裡。

上午老師針對同學們在修行上遇到的問題一一作答。期間,老師教授大家從數息法開始修行。并提示大家閱讀:1.《佛法概論》;2.《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3.《定慧雙修》;4.五停心觀(用數息法)。

最後,老師領大家齊誦阿彌陀佛十分鐘,以感恩心迴向眾生。至此法會圓滿。

 

參加此次禪修課程后,我才懂得,學佛必須理事兼備,非得實修實證不可。

感恩老師們!

感恩所有人事物!

感恩所有所有的一切!

 

娑婆我不嫌,淨土我不羡,所作未成辦,不敢與君絕。

師來此娑婆,盡命又盡心,法雨灑十方,解如來心印。

聞法不修法,空談終不飽,學人當勤力,一步一腳行。

小小娑婆樹,年年發華枝,自強又自立,是為報師恩。

 

尚德讀後:

 很好。

 祝福你生生世世信佛、依佛、合佛、行佛。

 好好參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中的「十六觀」。

二0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於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