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道南書院

列印本文

 

 

一位想做真和尚的來信

了緣

感谢老师在百忙之中收阅我的信件,为了让老师对我多一点了解,我将自己的信佛经历简略的向您作一汇报。

我出生在湖南一个溪清林秀的山村,小时候,在萤火点点蛙声稻香一片的夏夜,在月照寒塘万籁寂静的秋冬晚上,我常仰望着那高而浩瀚的星空,心里浮想翩翩:天上怎么会有星星呢,这个宇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年稍长,父亲有时会给我们说家族的历史。爷爷是国民党武汉黄埔军校二十二期的学生,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战事结束后被安排做小学教员。因为政治的原因,在那场风雨如晦的文化激荡里,受到了辱没和批斗。那时父亲被终止了学业,无明的他,心里时而壮怀激愤,时而惶悚不安,生活被滚滚浊流推着向前。在父亲略带沧桑的语调里,我暗暗的想:这人性的历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及至中专毕业,17岁的我怀揣着青春的梦想南下广东,在化工厂里挥洒着朝气蓬勃的少年风华和不知疲倦的热腾汗水,四班三倒的工作,一晃就是6年。闲暇之余,我站在灯红酒绿车流不息的大街上,发现自己对高楼林立的欲望都市并不向望,以至于我由衷的怜悯生活在其中的芸芸众生。我常苦恼的想:“人生难道也就这样的单调了吗,人一生只能就这样像蝼蚁般的过了吗?”从小便在脑海里扎根的那隐约的迷题始终不能解答,像一个沉闷的石头压在心头不能释怀。

那个时候,我的心胸是多么的小呵,胆小和自卑如影随形的伴随着我。然而,生理的欲望却如火如荼的升腾起来,在两次虽短暂却又辛苦的求爱失败经历后,日子变得颓唐而孤愤。我想人要做点事情或许爱欲是必须要超越的问题,我再也不能被男女感情愚弄了,我得努力弄明白它。但是,那时的我对佛法并不相信,父母和学校的教育早已让我真切的以为那是迷信的东西。我便看哲学方面的书,浮光掠影般的涉猎了亚里士多德、柏拉图、黑格尔、笛卡尔、叔本华等以及圣经方面的书籍,也许我读的太过粗泛吧,懵懂下来我仍然一头浆糊,对生命意志的理解仍没有清晰的脉络可寻,更遑论有理想能具体的执行了,但是诸位明哲对探求心灵深处存在的美丽几乎一致的纯情让我感动。

我依然很迷茫。依然焦虑着。依然受着欲望的煎熬天马行空的在网上看着各色的书,囫囵吞枣不求甚解。突然有一天,我读到了《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看着字里行间佛对众生父母无量恩德的一一剖析,我泪如雨下。我想到了我那年迈体弱的双亲为了养育我们兄妹三人是经历了多少磨难啊,我想到贫贱夫妻百日哀的父母是怎样坚强的维持一家生计,我想到了年近七旬的苍苍父亲和矮小体瘦的母亲至今仍然不减当年的吵骂而辛劳着,我想到了我一出生不久就不在的历尽辛酸的奶奶爷爷,我想到了在我不懂事时就去世的可怜的外公外婆,想到了自己长这么大竟没尽一分孝心,没给亲人一分欢乐而痛哭。我悲伤的喘不过气来,一整日我不吃不喝,在那个小房间里尽情流着悔恨的泪水。我想到村子里像我父母一样节衣缩食的父老乡亲,我想到了全国千千万万的含辛茹苦的父母,我想到了过去在战火在灾厄颠沛流离中生存的全天下的父母,我想到了动物世界里做了父母的牛、马、象、狗、猪、狮、虎等等一切众生一直在恶劣生态环境里艰难生存,我想到在工厂里加班加点忍受辱骂将做父母的年轻小女孩男孩们,我的泪常常莫名的流下来。我多么的感恩佛陀的教诲呵,使我觉悟到了真实的情愫。

那一天后,那颗顽劣的心呵,突然变得温柔了,对肉食从此远离。我急急忙忙的搜寻着佛祖所有生平和事迹,从抛弃皇位决然出宫到六年苦行菩提树下证道,从被割截身体到舍身伺虎,从散发填坑到临终前的最后一次受供等等,我深深的被慈悲的佛祖感动着,激动着,心底涌起一股难以遏阻的怜悯和膜拜之情。陆陆续续中,我读到了虚云法师的年谱,读到了玄奘法师、鉴真法师、印光法师、广钦法师、元音老人、宣化上师、慧能法师、弘一法师、神光法师、莲池大师等等诸位大德菩萨的生平事迹,他们那种顶天立地的慈悲济世精神,让我感恩的泪水一直在心田里默默的流淌着。一直以为佛菩萨只是塑在寺院的宗教图腾,何曾想到原来人人都可作佛菩萨!人人都是佛菩萨!

我愿意此生尽形寿继承佛陀的事业!

  

尚德讀後感:

    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悟道後說:

「眾生實至為可憐憫者」。

    祂正在為世人飲泣的祝福,更祝福你。

尚德 於達摩書院

二0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