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解的老师的路线

奚霄鹏

老师经常在禅七中提到学佛的路线,而我也有幸在几次禅七中逐步了解并接受了老师的路线:从唯识到禅最终归到华严,并配合着佛菩萨的加持,丢掉自己,永远为众生服务。

 

第一次是在达摩书院的一次禅七,老师很少见的问大家是否真的愿意发愿,生生世世丢掉自己,永远为众生服务,我举了手。一方面是因为从小感觉想做一些惊天动地的事不至于虚度此生,另一方面是从逻辑上分析下来,除了这条路以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无论是基督教和传统中国民间认知的行善升天,还是外道的种种禅定境界甚至小乘执空的涅槃,都终究不是究竟和永恒的。行善积累果报投身天道,也有福尽堕落恶道的时候;无想定等外道禅定,虽然可持续数劫总不永恒,并且缺乏生机没有意义;跳出六道趋向涅槃的阿罗汉,也终究要回向大乘去起用。如何起用?还是落在慈悲喜舍,为众生服务上。因此也还是回到了之前说的丢掉自己生生世世为众生服务这条路线上来。我们本来就在六道里,何必舍近求远,花无量劫时间跳出六道,又回到六道。心念一转,丢掉自己,为众生服务,超越六道,不就直接走在这条永恒的道路上了么?

 

然而,说丢掉自己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但不丢掉自己,又怎么愿意为众生服务呢?因此这个问题又绕回到学佛修道经常抓的这个空和无我境界上了。是不是还是要先修禅定,努力证得无我才行呢?大多学佛之人都是卡在这里,而当我向老师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老师的解答是一首有名的禅诗:

 

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岭头云。 归来却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我的理解是,永远为众生服务和丢掉自己,其实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心里念着可怜的众生,去帮助他们的时候,在心理上和因果上自然都会削弱对我的抓取,而我执减少后迸发出的智慧更会让服务众生变得更精进有力量。

 

至此老师给我们已经指出了一条我们立即可以发心决定要去走的路线了。进一步落到实际行动上,要解决的是两个问题:做什么和怎么做。

 

做什么?什么叫做为众生服务?服务什么?众生都在贪嗔痴里,他们要的就是贪嗔痴,那我们岂不是要服务众生的贪嗔痴了么?老师说:绝对正确,服务众生是要解决自己的问题。我的理解是,布施最重要的就是三轮托空,不是说我要去度个什么众生。众生要吃就给吃,众生要玩就陪玩,众生要成佛就分享心得经验,之后自己并没有给过谁,也没有谁接受了自己的布施就要感谢自己,更有甚者,自己帮助了人家之后人家还来责怪自己,也没有脾气,好好的给人家道歉。等到自己的智慧福德都上一个台阶了,才能用各种方法去在满足众生的贪嗔痴的同时,找到机会让他真正了解自己,远离颠倒梦想。

 

第二个问题,怎么做?从唯识到禅,配合着佛菩萨的加持。作为佛学的基础,唯识的百法明门论罗列了最基础和重要的心所,其中包括善十一,六根本烦恼和二十个大中小随烦恼。我们需要时时刻刻在人事物中间觉察并消除二十个大中小随烦恼,从而慢慢削弱根本烦恼。而这个过程,就是在布施和为众生服务的过程中一点一点修炼磨掉的。在这个烦恼被慢慢磨掉的过程中,就会有机会拨开云雾,让自性的光芒露出来,这就是禅,通天通地,上与诸佛菩萨同一慈力,下与六道众生同一悲仰。然而,并不是说要等明心见性,和诸佛菩萨一而二,二二一了,才能去寻求借助佛菩萨的力量。

 

我们所处的这个娑婆世界目前正是人文和社会乱到极点的时代。不光是周围的众生,反观自己,也是各种贪嗔痴一塌糊涂,并且福德智慧没有一点影子,服务众生的贪嗔痴,一不小心自己就落入了贪嗔痴。还好众生业力不可思议,而佛的愿力亦不可思议。因此我们一开始就需要诸佛诸菩萨的加持,让菩萨帮助我们战胜各种外界客观的困难以及我们内心的各种烦恼。具体来说,从念阿弥陀佛,准提咒,六字大明咒,心经咒等,到日光菩萨,月光菩萨的加持。方法上都是一样的,无相念,无念而念,念而无念,对象上一佛即一切佛,一切佛即一佛。让自性的光透出来,和宇宙的常寂光和佛菩萨的各种光感力道交。更重要的是,念佛菩萨,希望他们来加持,并不是要追求这些光和境界,要真的相信,并且勇敢的去做事。以我的经验和理解,只要真的相信了,并且真的是为了众生去做的事,诸佛菩萨一定来加持,没有不成功的。

 

就这样沿着老师这条路一直走下去,最终还是归到华严,一方面如普贤行愿品所说生生世世为众生服务,另一方面理无碍,事无碍,理事无碍,事事无碍,在无尽的智慧和无尽的美中游戏三昧。就真的没有事了。

 

            尚德讀後:

如此,如此,

對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六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