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 要

谭叶斌

尊敬的张老师您好:

学生有幸获准参加五一期间道南书院老师亲自主持的七日禅修,老师慈悲破例亲自领颂准提咒长达40分钟,恩准领颂录音尽快流通,方便弟子修学,并开示修法要点,此乃学生梦寐以求。学生修学准提法已有七年多,尽管刻苦精进,也有许多收获。客观上俗债要还,世缘要化,不能专修,加之年龄身体原因,始终没有突破性提高,学生十分焦虑,几次想求教于老师,难于启齿。老师此次似乎专为接引我等愚昧劣根众生,学生万分感恩老师慈悲!

老师传法别开生面,老师领颂准提咒字字句句、清楚明白,音声空灵自在。老师开示,言简意核。老师说:念诵准提咒时,观想南老师、或者传法上师;是心念,不是有口无心地念;行香时,要求大家心念不断,观想和往圣先贤打成一遍。

禅修期间,除了感恩老师慈悲,静修体验老师的传法秘诀外,并无特别感应。禅修圆满之后,回想南太老师创立准提法的历次开示,以及三次参加老师七日禅修,老师每次都会提到关于准提法的因缘和相关开示。

南太老师对准提法的创立自我评价极高,认为此举是弘扬佛法                                                                                                                                                                                                                                                                                                                                                           历史上划时代的事件,并且称之为“中密”,有别于藏密和东密。张老师对准提法的传授也是十分谨慎,南太老师三十多年前就有嘱托传法,但是老师一直未传,原因何在?既然南太老师对所创准提法如此慎重,且历次开示又十分详尽;我参加老师禅修不到一年,老师每次开示,句句点睛。但是我等就是不得要领,不能开窍。原因肯定是自己的修法上有问题。虽然精进,却总是在念诵方法上、音声技巧、腿功和心念上下功夫。对照南太老师和张老师的开示,不难看出自己的修法背离了南太老师创法之初衷太远。可想而知,人我执、法我执是越来越强,离佛法越来越远。

可是,南太老师所创准提法仪轨和有关开示,以及张老师关于准提法有关点睛,都是从法的最高处接引弟子,只有福德、功德具足,因缘具备才能相应。我等愚痴如何能够受用?因此,必须借助一定阶梯顺势而上。南太老师在仪轨讲解时说:本法已包含了上师相应法,观想上师放光从头顶而入、准提佛母眉间放光与己身合而为一。南太老师专门开示:秘法是四皈依,首先是皈依上师;本法与他法最大不同之处,在于要祈求他力加持,否则如果当做修禅定、修止观之方便,那就大法小用了;而且,因地不同,果位上差别很大。老师的开示与南太老师的说法虽然有别,但意境无别,老师说:念咒时观想南老师或传法上师;南老师、释迦牟尼佛就在这儿,你要绝对相信,特别是你要对我有信心。老师把话讲到如此地步,我等不能接招,那就怪不得老师了。可是,在修法中如何获得他力加持呢?因为,只有在禅定状态下,才能与诸佛菩萨相应,获得加持。显然,我等凡愚之辈,只有透过与上师相应而达到与佛法相应的目标。

可是,话说回来,在这师道无存的时代,我等如何懂得通过与上师相应的阶梯达到与佛法相应的修学目标呢?在南太老师和老师看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等其实云里雾里。

当我仔细阅读《如意宝上师相应法》(顶果钦哲法王著述)之后,才明白,与上师相应对于修法是如此重要,虽然看是简单,但对于修学佛法,进入不可思议境界来说,必须要有专门修法才能走上正轨,也必须要有证量的上师才有资格传授这样的大法。

上师相应法并没有道听途说的藏密修法的那么可怕,而是简单、安全、有效和可操作,但又深不可测。是一套实实在在的修法,并非宗教迷信式的狂热。上师相应法中,外、内、秘密和最秘密的不同修法适合不同层次的修法者,通过渐修逐步提升。上师相应法最关键的是,必须首先找到“具德(具格)上师”,就是上师确信无疑具有与佛、菩萨同等证量,否则只能是宗教迷信式的狂热、偏差多生累劫。如果修法者找不到“具德(具格)上师”或者没有能力辨别,表明修法的因缘不具备,修法就要慎重了。

上师相应法,目前只有藏密的传承体系。作为秘法,南太老师所创准提法显然需要配套的上师相应法,这可能就是我等凡愚之辈修法不能上路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不修上师相应法,或者不能取得修法上的进步,要取得修准提法的成就,将是十分困难的。南太老师从1979年开始公开传准提法到现在已近                                 40年,整个法的体系和开示十分完备;张老师为了履行南太老师的遗嘱,也开始传法。在准提法的修法过程中,以上师相应法为基础全面展开准提法的修持,准提法的弘扬将会呈现崭新局面,这不是宗教迷信式的狂热,而是一条通向佛法实证成功之路。

例如:南太老师有领颂准提咒的录音流传,张老师又刚出了长达40分钟的领颂录音;这可不是普通的一段录音,是南太老师和张老师在正式传法时的念诵准提咒的录音,或者说此时张老师的念诵与南太老师、准提佛母念诵的准提咒无二无别。如果一名真想修法的弟子,在每天二六时中,不间断地听闻南太老师或张老师的录音(上述录音匀速、空灵、不快不慢,毫不费力就能做到听得清清楚楚,自然听者的心念也能做到清清楚楚)。耳根在六根之中是唯一不知疲倦的,而身心都有疲劳之时;下座以后带上耳麦不影响他人,也能同时处理其他工作。在正式上座修法时,耳根专注于南太老师或张老师的念诵录音,全身心地投入进去,无论是有声念诵或者只是心念,都能比较容易做到己心与南太老师或张老师的念诵准提咒声合一,随着身心状况慢慢改善,逐步做到心、声、气的合一将是可以预期的。当我们专注于南太老师或张老师的录音时,特别是在夜深人静时,带上耳麦,将能比较容易做到初步身心两忘的状态,只有南太老师或张老师念诵之音声有节奏地回荡。张老师说:音是质,声是量,音声来无影去无踪,音声是宇宙中本有因子,是能量的激荡,非有非无。随着专注用功日久功深,我们将能体会到张老师所讲的道理。音声非有非无,但听闻音声的自性却是寂然不动。在这样的状态下,既不昏沉,也不散乱,清清明明,不打妄想,无明念头、不迎不拒。同时观想南太老师或张老师传法时的法相,透明发光、容光焕发;日久功深,这光明将充满法界;光音交融。音声本无意义,可是他们是南太老师、张老师慈悲之情怀的化现,与准提佛母之慈悲无二无别,我心之悲情自然与张老师、南太老师、准提佛母的慈悲情怀相应,无二无别。也与一切众生本有之悲情无二无别——这就是同体大悲吧。张老师、南太老师永不停息的咒音,是在不停地呼唤迷失的游子醒悟——这就是无缘之慈吧。这同体大悲、无缘之慈,不是我等凡愚颠倒的慈悲情怀,超越有无,是自性本有,无需修得。我等凡愚借由与张老师、南太老师的相应而回归。以这样的状态修持,我们透过张老师、南太老师自然得到了不可思议的准提佛母、诸佛菩萨加持,人我执、法我执自然消融。南太老师曾开示:四禅八定、观音法门、安般法门、十念法门等都在其中了。功夫到了,再融合张老师唯识和禅法,不成就也应离死生做主不远。这些当然是学生没有证量的思辨、文字游戏,与佛法无关,可是不借助文字又无法表达,如何通过与老师相应达到与佛法不可思议的智慧境界相应。

佛法不是知识、技能和逻辑,是不思议状态下的智慧成就。关键在于信位建立。在菩萨道,首先要入门的是十信位。可是,在没有证量的情况下,任何信都是不可靠的。我们必须依赖于有证量的导师,培养对佛法的虔诚心,并在纯粹虔诚心而无杂念的心态下达到与佛法相应。这不是宗教迷信式的狂热,是实实在在的修持。我们需要一套与准提法相配套的上师相应法进行专修。通过专修,达到深化、净化我等凡愚的虔诚心。

对照《楞严经》菩萨真修行之路,佛陀指出的进入菩萨道之前的加行种种;对照《瑜伽师地论》声闻地,弥勒菩萨所说,不能进入禅定的20条;以及五欲盖和《百法明论》中见思二惑的烦恼种种。再去在日常生活中时刻忆念张老师、南太老师的具体示现,我心就能不知不觉地与张老师、南太老师相应,我心是不是很容易得到净化呢?

此生能够遇上有证量的导师,实在是多生累劫的福报,是我等愚痴之辈解脱生死、烦恼不能错过的良机。从南太老师、张老师的示现中,我们除了感受到他们的慈悲,还有什么呢?佛、菩萨离我们太远,老师就在我们身边,这是老师与佛对我等而言唯一差别。

上师相应法是要透过与老师的相应,达到与佛法相应。因此,看是简单,其实没有足够的证量是不能造作和传授的。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南太老师嘱咐张老师传授准提法了。如果老师能够开创、传授上师相应法,将会极大方便弟子修法。

在此,学生特别造次,祈请张老师开创、传授与南太老师所创准提法配套的上师相应法,并期盼在适当时机举办专修。                                                                                        

特此报告,一篇没有任何实证的颠倒妄想,张老师见笑。

                              三拜恩师

                              学生  谭叶斌敬上2017.6.30

 

谭叶斌道友:

      我走的路線是學禪。當前希望將準提咒,契入華嚴的理事無礙、楞伽的智超一切。方老師的《華嚴宗哲學》與南老師的《楞嚴大義今釋》及準提法傳授  ,是這個時代精神文明建樹中至為重要的。

禪淨密本來是一而三、三而一的。佛法的最後,是諸佛菩薩在常寂光的常樂我淨中,照應著一切,又超越一切。一佛即諸佛,諸佛即一佛   ,諸法本來含容無礙。

我更希望將中國的人文精華,和世界古今中外人文精華統會在一起,然後又超越之。

有一點想提醒你的是,大哲方東美老師是由哲慧而契禪的,他已匯通古今中外的一切學問;

南老師懷瑾先生則道種智、一切智、一切智智,皆已圓通,為一個世代的統學大王,前無古人也。

學禪最重要的,要把握和契入本佛、即釋迦牟尼佛在靈山會上的傳法偈:

「法本法無法,

  無法法亦法,

  我說無法時,

    法法何曾法。」

一旦契入傳法偈後,祂所說的「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非相」,就自然會顯現。

更要提醒你的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重要的還是在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認識與實際的行動上,實現普賢行願品為要。

祝你繼續努力

尚德 於台灣達摩書院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