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论盖房

薛亮

    凡人活着,必讲衣食住行;道门中人,则说法侣财地。

选地盖房,就有了家的存在形式;觅址而修,故天下名山僧道占尽。论房子带给主人的吉凶祸福,故有风水堪舆;

谈道场的能量气场灵能加持,便称清净殊胜。

综上所述,哪个不是为了一身的进退,祸福?又有谁逃得开切身之利益,得失? 

然南公怀瑾先生一生走遍天涯,最恶劣最艰苦环境,他高卧而如沐春风,何也?张公尚德老师几度颠沛流离,最舒适最方便都市,他放弃却宁选僻壤,谁知?  

人终究难逃于天地之间,然以天地为房,四海为家,处处无家处处家者,又岂羡豪宅良田?起房盖房终究幻梦一场,却因众生为念,愿力恢宏,有情终须累此身者,微斯人吾谁与归? 

真正道门盖房者,一切为众生种福田;穷乡僻壤不足惧,只求为文化续命脉。然此心心念念,几人理解?现实环境,何其残酷?昔日密勒日巴尊者盖房,总无贪欲纵横,虎狼环伺;当年虚云大师盖庙无数,终有弟子护法,善信拥护。而今日之盖房,有心者无力;有力者无心;有心有力者,尚未觉醒;无心无力者,浑水摸鱼;更有狼心狗肺者,非偷即抢……

结论:今日盖房者真乃苦人中之苦人也。 

当年西堂、百丈、南泉侍马祖,玩月次,马祖云:“正恁么时如何?”西堂云:“正好供养。”百丈云:“正好修行。”南泉拂袖便行。马祖云:“经归藏,法归海,唯有普愿(南泉),独超物外。” 

又当年船子德诚禅师谓云岩、道吾“公等应各据一方,建立药山宗旨”,而自言: “予率性疏野,唯好山水,乐情自遣,无所能也”。

于两位同门师兄分别之后,船子便来到华亭,在江面之上摆一小船,方便往来行人,随缘度日。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楼起楼落虽幻城,满船空载月明归。

今日盖房者,岂非又一大公案?有心者参之。 

  南公怀瑾先生有诗云:

   人历长途倦老眼,事多失意怕深谈。

  明知众生度不尽,偏向红尘恒抛心。”

  张公尚德老师有偈曰:“天涯漫漫多歧路,红尘滚滚不会停,慈悲喜舍是归程。”

真盖房者,心无所系;真盖房者,心系众生;真盖房者,心房也。上与诸佛菩萨同一慈力,下与六道众生同一悲仰。

一肩挑尽万古愁,心头热血比丹红。

 

            尚德讀後:

先聖虛雲大師,只有眾生,早已超越苦樂也。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