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道南书院禅修”心得报告

 “忏悔”是学佛第一大法

                                    烟光凝

一、参加“十一禅修”的缘起

2016年五一期间,首次参加“道南七日禅修”,当时于对张尚德老师,心里还是有一些怀疑的,信心并不坚定。因为之前从达摩书院网站上看了一些张老师的文章,文章有长有短,短的文章只有几 句话,风格上和南怀瑾老师的文章相比,有很大的区别。南老的文章写得通俗易懂(其实其中的深意,不一定真能懂得),讲述高深佛理,深入浅出,娓娓道来,很容易一口气读下去。张老的文章却不同,想一口气读下去不容易,文中常常有一些独特的东西,有的读了让人静心沉思,有的读了让人眼前一亮,如醍醐灌顶。但是有的只是几句简单的大白话,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此,参加“五一禅修”之前,心中对张老师还是有怀疑。是怀着一种试试看、瞧瞧到底怎么样的心理,参加“五一禅修”的。

参加“五一禅修”之前,心中多少有些自满,觉得自己还学得不错,学佛二十多年,儒释道方面的书看了不少,理上的东西还比较清楚,也经常打坐。但是,自己清楚,有些修行问题一直没有解决。一是佛理没有搞通,虽然看了很多佛书,读起来觉得津津有味,但是佛学的东西七零八落,一直贯穿不起来。二是身体的感觉丢不掉。打坐很难超过两个小时,有一个脚和一个股骨头会痛(从身体上分析, 應该是坐得不中正,受力不均造成的),不是特别痛,理上明白应该身心放下。不管它时,立即不痛,但是时间不长,又会想到身体,于是又开始痛,轻安的感觉从来没有体会过。

参加“五一禅修”的目的,一是想了解张老师实证功夫怎么样。二是想解决腿痛的问题,想先降伏其腿,后降伏其心。

“五一禅修”第一天,一上课立刻发现,同堂道友中,有的理上非常清楚,能够跟上老师的讲解;有的打坐功夫很好,一堂课纹丝不动,下课后还能坐住;有的道友不但打坐功夫好,上课时听讲也非常认真,在认真做笔记。自己心中非常钦佩,傲慢心一下就少了很多。参加禅修前,通知进禅堂不允许带手机,自己认为不让记录,只要认真听就可以了,因此没有准备带笔记本。下课后马上到小店买了笔记本,向道友们学习,开始记一些笔记。

参加“五一禅修”不久,注意到道南的服务人员并不多,美秀姐忙里忙外,虽然事情繁杂,但忙而不乱。报到第二天,六十多位学员的名字,她竟然全部记得,还能和学员对上号。如果心中没有一些定力,是很难做到的。

“五一禅修”第五天,上课时张老师带领学员念“阿弥陀佛”。我双盘闭眼,集中精力,认真念佛,时间不久,全身发热。念着念着,忽然之间,听到有人低声哭泣。心中奇怪,哭什么呀?这不是影响其他人念佛吗?学佛之人应该知道,哭泣是一种情绪呀。念佛时应该排除杂念,一旦发觉有情绪,马上就要排除呀。过了一会,似乎哭泣的人更多了,有人开始大声哭,并且非常明显,这是一种自己无法控制,发自内心的痛哭。心中特别奇怪,悄悄睁开眼睛,看到美秀姐手里拿着纸巾,在禅堂里走来走去,轻轻地走到哭泣的学员旁边,将纸巾轻轻放下。心想美秀姐为什么不提醒学员,这是一种悲魔。现在明白,其实是我错了,真的错了。当时心中还有点得意,觉得自己很有理智,没有被悲魔所困,念佛应该越念越高兴,越念越清净才对呀。

下午张老师教大家唱歌,心中还有点奇怪,还真要唱歌?在“五一禅修”期间,有一天去湘潭游玩,美秀姐在旅游车上,教大学唱过这首歌,说这是张老师写得道歌。从歌词上看,并不像永嘉禅师的《证道歌》,没有直接提什么道呀。但是歌词中似有孔子“逝者如斯夫”的味道,还有一种随时离别的意思,不要错过的意思。最后一句,有“不来不去,本来如此,法而如是”的感觉。歌曲还是很好听的,大家唱了几遍,基本上都会唱了。

我还是双盘,随着大家唱着道歌,依然如旧,全身发热,不觉有异,开始闭眼。唱了一会,隐隐约约,又听到有人在哭泣,不久之后,有更多人开始哭泣。我睁开眼,看到美秀姐悄悄地在哭泣的学员旁边,轻轻放纸巾。我闭上眼,继续唱歌。过了一会,我睁开眼,发现自己座位前,放着一堆纸巾,看看身旁其他学员座前,并没有纸巾。心中有点奇怪,我又没哭,给我放纸巾干什么呀?没有多想,闭眼继续唱歌。

就这样反复唱着道歌,不知什么时候,听到“流水悠悠原本不回头,又是花开时候”时,心中忽然一动,想到从二十多岁开始学佛,转眼之间,春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几十年一晃而过。自己从一个容光焕发翩翩少年,变成一个发白皮皱的中年人,学佛却一无是处,得不到一点消息。这里想到了南怀瑾老师,早就想找到他,跟随学习。愧于修行水平低,怕见到南老,也只是徒增其负担,故默默关注,想等修行有进步,再前往请教。无奈天嫉英才,2012年中秋,惊闻南老入定仙逝,当时有一段时间,心中万分沉痛,痛惜未在南老住世期间,寻找机会学习。一旦错失,千年难遇。

听到“你可知道,我不再等候”时,想到南老在世时,没有下定决心,寻找学习机会。现在张老师也流露出随时离开的意思,自己学佛学成这样,几十年不认真学习,不坚勇求学,一进三退,劳而无功。老师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了,自己为什么一直不来求学呀?老师走了,再去找谁呀?

忽然之间,心中一念悲心发起,眼泪开始夺眶而出,心中发愿,祈愿老师长住人间。心中暗想控制情绪。但是眼泪无法控制,随着歌曲,一股热流,从下往上走遍全身,全身抽泣,失声痛哭,面部肌肉也在抽动。心中明白不应哭泣,不要影响场内道友,无奈此时身体失控。良久之后,哭泣减弱,慢慢能够拿起纸巾,擦拭涕泪,全身上下,一片通透,异常轻松。此时方知,哭泣道友为何痛哭。此时方知,之前认知多么错误。此时方知,感应道交绝非虚妄。从这时起,对于老师,建立信心,相信老师,确有功夫。

“五一禅修”期间,一日午餐前,张老师在客厅,抽空和新学员见面。轮到我时,只简单说了几句,最后交待我“要把《楞严经》和《百法明门论》搞清楚,要把身体搞好,要能忍”。我明白,这是张老师在给我指修行的路呢。

“五一禅修”结束,回家后,心中已经对张老师建立了信心。开始琢磨怎么把《楞严经》和《百法明门论》搞清楚?从何处下手呢?《楞严经》我在二十几岁时就接触过,当时原经看不下去,又阅读宣化上人的《楞严经浅释》,也没有多少收获。南怀瑾老师的《楞严大义今释》也看过,也无收获。有预言说,在末法时代,佛法灭前,《楞严经》首先消失。《楞严咒》是佛教中最长的咒,是咒中之王,世界上只要有人持诵楞严咒,正法就能存在。要让佛法不灭,应该背会《楞严咒》。前几年自己曾经背诵过《楞严咒》,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勉强背会了大部分,但是没有坚持下去,除了开始的几句,剩余的基本忘光了。

我决定先《楞严咒》入手,在学习《楞严经》之前,要背会《楞严咒》。心想,如果连一个《楞严咒》都背不下来,我还学什么《楞严经》呢?如果这个佛教中最长最难的咒,我都能背诵下来,就没有什么困难能难倒我。

我重新开始背诵《楞严咒》,以前背诵时已经发现,咒中有很多重复的语句,于是从网络上下载《快速背诵楞严咒的方法》,根据自己的经验,将《楞严咒》进一步编辑整理,有规律地方一目了然,然后打印在纸上,每天读诵。一开始没有强行背诵,就是读诵,每天一次连续读3-10遍,一直读到口顺。随后越读越快,直到一遍6-7分钟。然后按照椤严五会,先背第一会,再背第二会,走到全部五会全部背会。就这样,大约用了75天左右,读诵了大约306遍,终于可以顺利的背诵《楞严咒》了。随后每天背诵几遍,进一步巩固。

在学习背诵《楞严咒》的空闲时间,我开始学习《八识规矩颂》和《大乘百法明门论》。在五一禅修之前,《八识规矩颂》和《大乘百法明门论》我已经阅读过,《八识规矩颂》已会背诵,也阅读过范古农著得《八识规矩颂贯珠解》,大体意思可以明白,但并没有搞通。“五一禅修”期间,有一些唯识相关的课程,听起来耳顺,没有觉得特别困难。

《大乘百法明门论》原文虽不长,但语言精练,名词很多,相关道理,没有阐述,并不好懂。我先对照原文,阅读了台湾慧律法师讲解的《百法明门论》,大部分名词基本明白,百法的框架已经建立,但是对一些名相还有疑惑。然后又阅读净空老法师讲解的《百法明门论》,文中对心法的解释,用墨最多,解释得最好。看着看着,心中豁然开朗。明白《百法明门论》在讲什么了,全文就是解释“一切法无我”,按照逻辑方式,将一切法(百法即万法,万法即一切法)进行科学分类,共分为五类。将宇宙间的一切存在,包括物质的世界、心理的世界、人的意识思维等,全部包括在内。指出一切存在产生的源头,就是阿赖耶识,因为“一切最胜故”,最后指明人法皆无我。感觉一切万法脉络已经清晰,但是,这与那个“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有什么关系呢?

阅读《大乘百法明门论》有所体会时,已经到9月中旬,离“十一禅修”只剩下二十几天,张老师交待的《楞严经》还没有阅读,更谈不上搞清楚,怎么好意思去参加禅修呀?于是找了一个偷懒的办法,赶紧翻出南怀瑾老师1993年版本《楞严大义今释》开始阅读,全书共有222页,一天20页,十天可以看一遍,争取看两遍。

这次阅读《楞严大义今释》,感觉不太难了,应该和已经学习《百法明门论》有关系,真是功不唐捐呀。正文一开始,就是“楞严大义指要”,写得太精彩了,只用了不到七页纸,将《楞严经》的重点和脉络,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认真阅读《楞严大义今释》中的“七处征心”,静下心来,看佛陀是如何逐一批驳阿难的错误见解的。看后心中就有了感觉,明白“心”在哪里了。“心”不在内,也不在外,更不在中间。其实“心”心即在内,又在外,也在中间。“心”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楞严经》云“当知虚空生汝心内。犹如片云点太清里。”“心”是无处不在,百姓天天见、处处见,无奈不明自“心”,日用而不知呀。

当看完“八还辩见”时,忽然就明白了,此“心”即是“性”,即是“法身”。“心”是眼睛看不见,手摸不到,非文字所能够描述清楚的。但是伟大的佛陀,运用比喻讲道理,通过逻辑做推理,无可辩驳地推出“诸可还者,自然非汝。不汝还者,非汝而谁”,将非逻辑所能明白的“心”,硬是通过逻辑推出。真是一针见血,直指人心。心性无相,肉眼自然无法见,但是从智慧可以见。

“千年暗室,一灯照亮”,明白这个以后,几十年的疑惑顿销。纠缠不清的佛理,如冰糖葫芦一样,一下贯穿起来。自性本自清净,一念无明生起,八识开始起用,宇宙万物,山河大地,生理心理,一切一切,随之产生。于是生老病死、生住异灭、成住坏空、生生灭灭。有生灭的当然就不是永恒的,既然不是永恒不变的,当然不必执着。佛煞费苦心,横说竖说,无非了义非了义。只不过,有的从性上讲,有的从相上说,有的从理上讲,有的从事上说,只是角度不同而已。《六祖壇经》中“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也就明白了。

明白这个理以后,学佛的信念无比坚定,对以后走的路,心中已经清楚。心中对参加“十一禅修”充满期待,希望在道南能够得到印证。

二、“十一禅修”经历和感悟

(一)三次磨难

我这次被安排参加“十一禅修”第二期学习班,时间是1015-1021日。接到通知后,当时有点为难,觉得时间上可能会和工作有冲突,怕请不上假。但是一想,张老师已经高龄,生死可以做主,如果没有人愿意向他学法,一旦没有法缘,随时可以走掉。《普贤菩萨行愿品》十大愿王中,不是说过:“七者请佛住世,八者常随佛学”吗?于是决心,一定排除困难,参加禅修,跟随老师学习。相信只要有一个人发心跟随老师学习,老师就不会撒手不管。提前一个月就订了往返机票,十一长假前,磨难果然来了,单位接到通知,上级集团公司组织的检查组,到我单位进行达标验收,时间是1015-1021日,和禅修时间完全相同。从十月长假第四天开始,很多部门就中断休假,开始上班,准备迎检。我心中暗暗着急,这种情况下,怎么向领导请假呢?一直到1012时中午,还没有找到好的机会,向领导请假。这时,领导背着一个包进来,交待了几句,说要外出出差。我赶紧拦住他,要求请假。没想到领导略略犹豫,竟然同意了。心中万分高兴,感谢佛菩萨暗中护持,帮我排除障碍,让我可以顺利参加禅修。第二天,又遇到一个工作上的磨难,好在我有所准备,及时应对,顺利化解,没有耽误第二天的行程。“十一禅修”第二天,又来磨难,领导来电,说本周上级来人检查工作,有审计报告需要准备。幸好来之前,我有一遍相关的报告,略加修改就可应对。人要求道,必有磨难,只要发心,诸佛菩萨,暗中护佑。

(二)印证见解

“十一禅修”第一日,张老师在客厅,与首次参加禅修的新学员见面,耐心地逐一询问。然后指着一位来自无锡的李姓道友,让她谈谈对修行的体会和认识。李姓道友落落大方,主要从唯识的角度,简略地谈了自己的认识,问老师自己理解的对不对,张老师说:“是这样啊”。我听后,觉得她的认识和我的见解大同小异。我对自己的见解没有动摇,当然也非常清楚,这种见解只是一种理悟,并不是体悟,更不是证悟。

与新学员见面后,张老师一面摇着头,一面对美秀姐说:“这批学员,阴气太重了,都有问题,身体上,心理上都有问题,美秀呀,怎么办呀!”美秀姐默然没有回话。

我听了心情很沉重,也很难受,老师这么大岁数了,还在为大家费心,这次禅七该怎么举行呢?

(三)不敢懈怠

从“十一禅修”第一日起,我知道机会难得,时间宝贵,如果抓不住机会,七天时间转眼就会过去。也很奇怪,报名的那天晚上,盖着被子还感觉有点冷,但从第二天,“十一禅修”一开始,再没有感觉冷过。基本上每天不到5点就能醒来,有时4点也能醒来,不觉得磕睡。悄悄起来,在床上打坐、静心、持咒、念佛,6点下坐。这时天刚刚亮,洗脸刷牙完毕,在乡间小路上快走,一面走一面念佛,或者观察念头。不知名的鸟儿在树丛中叫,金黄的稻子随着微风在摇动,路旁的池塘里波光潋滟,倒映着片片荷叶。一只受惊的白鹭“扑”的一声,从水中飞起,悄无声息的掠过水面,轻轻落在远处的水里……这一切是那么自然,那么美好,心中明白,“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皆是法身”,就是这个。心中的念头一起,马上可以觉察,提起一点警觉,看住这样一种不起心、不动念、历历清明的状态,但是,还不能自自然然随时保持。在课间休息时,午饭和晚饭后,也是这样。上课时,基本都是提前半小时进禅堂,不忍时间空过。

(四)三次行香

这次“十一禅修”和“五一禅修”不同,第一天上午就行香,我甩开膀子,快步行走,随时观照念头,香板“啪”的一声,一切念头全部没了,就这样楞楞地站着,一念不生,清清净净。树上鸟儿幽雅的叫着,听听清清楚楚,也不分别。念起不管,自然消灭。“秋风落叶乱为堆, 扫去还来千百回。一笑罢休闲处坐, 任他着地自成灰。”慢慢地身体的感觉就来了,这儿痛,那里痒,身见难舍呀。“十一禅修”期间共有三次行香,没有大的收获和体验。期间,听见老师感慨,打香板,打不出一个人来。听后心中很惭愧,自己该怎么办呀?

五)“苦啊”一声

“十一禅修”第二天晚上,大家上坐后,张老师竟然让我们听一段评剧,不知是何用意。

“苦---啊”!一声,从喇叭音响中传出。

听后心中猛然一惊。

紧接着,听到老师一声大喝。

“苦---啊”!

顿时全身一震,眼泪一下就流下来。人生真苦啊!随后,音响中传来一阵“依依呀呀”的唱白,听不清在唱什么,也没有在听,也不觉得好听,也不觉得难听,就这样楞楞地听着。

如果不觉察人生是短,还觉得人生一世,还有很多好玩的,有许多值得留恋的,应不会产生出离心。没有出离心,就不会明白人生本苦,就不会有寻找“苦”的来源,道心就无缘生起,只好受命运的摆布了。

后来,老师让放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命运交响曲》响起来了。沉重的鼓声,一声一声撞击着我的心灵。我静静地听着,感受着念头的起伏。

老师说:“从现在开始,要改变自己的命运”。雄伟壮丽的凯旋进行曲开始响起。

是啊,人不能向命运低头,不能向习气低头。一个学佛者更要勇敢地面对自己,不怕困难,坚忍不拔,改变命运,脱离苦海,做一回本来高贵的“我”。

(六)忏悔不足

“十一禅修”第四天,张老师带领学员念“阿弥陀佛”,让大家诚心忏悔,忏悔自己的存在。

大学跟随老师念佛,心中立即宁静下来,佛号不断。张老师口中的“阿弥陀佛”,听起来那么恳切,音声中充满悲心,当时我觉得明白了,身体是业报所生,是无始劫来生生世世的果报,打坐时它一会这儿痛,一会哪儿酸,干扰修行,障碍证道。身体属色法,是从阿赖耶识变现的,的确需要忏悔。

这时,隐隐听到,有学员开始哭了,心中明白有人接到信号,有所感应。想到自己犯下的杀业、做过的错事、说过的错话、伤害过的人,心头一热,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一面流泪,一面念佛,心中开始忏悔,忏以前的罪业,决心以后决不再犯,忏悔自己的身体累生累世造成的罪业。过了一段时间,眼泪慢慢地停了,就随着大家,放开喉咙,大声念佛。慢慢身体的感觉又来了,腿又开始痛,想起老师说过“要身心放下”,不管它时,不觉得痛,一想到腿,又开始痛,于是又断断续续开始熬腿。

一声磬响,念佛结束。放下腿,自己觉得,一片清净,全身轻松。

这时张老师说了一句:“有的人,眼泪流了一会就不流了,大声念佛,喉咙喊破了,有什么用!”听到后,心中“咯噔”一下,似有所动,什么意思呢?

下坐后,午饭还没有开,虽然早饭没有吃多少,但并不觉得有多饿,于是直接到田间小路上快走,放松身心,同时观照念头。走着走着,忽然明白张老师在说什么,这是在批评我呀!自己忏悔得不够,有问题呀!知道错过机会了,这时流泪就开始流了,心中决心要认真忏悔。

回到宿舍,准备午休,打开手机中“湘潭道南书院”公众号,看到1016日的文章《达摩书院春节禅修有感“终于懂得阿弥陀佛是什么了”》,打开一看,和云涛师兄在文中的忏悔一比,当时就明白错在那里了。

上午忏悔时,只想着自己忏悔,为什么没有发愿呢?发心不对呀!忏悔不真诚呀!除了自己,大千世界中有多少苦难的众生呀,自己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亲朋好友,哪一个不在六道中轮回挣扎,哪一个不需要帮助?自己心中只有一个我呀,根深蒂固,时时刻刻只有一个我。这时心里明白应该怎么做了。学佛最重要的有两个,第一个是真心忏悔,第二个一定是发愿,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也就是四弘誓愿呀。当时就在微信中留了言,把自己的感想写了下来。

晚上睡觉时,想到七天禅修已经过了四天,自己还没有什么大的收获,心中很难过,就暗下决心,在剩下的三天内,要诚心忏悔,努力求道。

(七)感应道交

“十一禅修”第五天,不到凌晨5点就醒了,悄悄在床铺上双盘,心中很静,开始持诵“楞严咒”,念到第三遍,刚到第一会中间,忽然间,眼泪流了下来,想到昨天老师找机会接引,自己悟性不够,当在错过机会,心中很难过,“楞严咒”再也念不下去了。再次忏悔发愿,愿意跟随老师,努力求道。

真是巧,上午的讲义就是《六祖壇经忏悔品》,张老师讲了无相忏悔,讲了四弘誓愿,说“学佛最重要的有两个,第一个是忏悔”,强调“真忏悔是真正大法”。这些东西是如此的重要,直到事后才明白过来,老师为什么讲忏悔。真是“事后方觉倍有情,只是当时已茫然”。自己当时太迟钝,太没有悟性。

上午课程结束后,道友们陆续离开禅堂,老师没有离开,依然坐在讲堂上。我也没有下坐,继续静心念佛。听到有道友向老师请教一个问题,老师耐心地解答。

这时心里想,一个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本应在家里享清福,为了让这些来自天南海北、老老少少的学生有所收获,置一身病痛于不顾,不顾年迈,不惜眉毛拖地寻机接引,想尽办法自唱自演。又是讲经,又是唱歌,又是念佛,又是讲笑话,又是打禅板。这么多学员,却没有人能够替他分担一点。自己为什么还不能证道?忽然之间,眼泪刷刷地往下流,一股热浪从身体内生起,热浪一波又一波,全身像过电一样,不由得全身抖动,禁不住哭出声来,无法控制。

这时心中的慈悲心起来了,惭愧心也起来了,决心成道的愿心起来了,为众生服务的愿心也起来了。《地藏经》中说过“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于是开始观想,为自己累生累世犯下的罪业、做过的错事、说过的错话诚心忏悔,为自己累生累世伤害过的人诚心忏悔,为自己身体内每一个细胞进行诚心忏悔,心中发愿,从今往后,再不犯这些错误。心中发愿,要跟随老师学习,今生就要见道。心中发愿,像老师一样,站立起来,为无边的众生服务,让他们也脱离苦海,早日成道。

然后,开始在心中念佛,观想尽虚空遍法界,每个微尘中都有众生在念佛,自己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在念佛;观想花草树本在念佛,所有的一切都在一同念佛;观想自己的亲朋好友在道场念佛;观想伤害过我的每个人,坐在我的前面也在念佛,从心里发愿,从今以后放下嗔恨心,再不怨恨,愿他们早日念佛,往生极乐。

慢慢地,自己不再哭泣。过了良久,我慢慢睁开眼睛,拿出纸巾擦拭泪水,纸巾一会就用完了。一位陕西的道友默默地从身后又递过来几张纸巾,没有说什么,转身默默地离去。

又坐了一会,开始下坐,发现全身柔软,走起路来,轻飘飘地,柔若无骨。不感觉饿,就没有吃午餐。一个人走出道场,漫步在稻田旁的小路上,见一切都是那么可爱。心里想,今天晚上小参,一定要发言,将自己的感受向老师汇报。

晚上小参时,有几个同学陆续做了报告,有长有短。我鼓起勇气举手,要求进行汇报。这时,来了客人。

汇报时,我想尽量详细地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的感悟说清楚。刚说了几句,张老师说:“你到底想讲什么?”

“忏悔。”我回答。

“忏悔个什么?”张老师说。

“忏悔自己做过得错事、说错的话、伤害过的人。”我说,准备将今天中午发生的事,以及自己的感受详细汇报。

“你到底想讲什么?简单扼要点”张老师说。

我听了有点发懵,这么多事情,三言两语怎么说得清?

想了想,结结巴巴说了三个意思“一是要忏悔,为自己做过得错事、说错的话、伤害过的人忏悔。二是要发愿,发宏愿,成佛道,利益众生。三是要为众生服务”。

“回去写个报告”老师听后说。

我坐下来,觉得有点遗憾,晚上的报告没有做好,没有把东西说清楚。

小参结束后,没有立刻回宿舍休息,在一片黑暗中在乡间小路上行走。走着走着,忽然明白了,自己怎么那么糊涂,老师不是讲了“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吗?晚上明明来了客人,老师要接待远道来的客人,这是为人处世的礼貌呀。在这种情况下,那有时间听我罗里啰嗦长篇大论呢?自己太没有眼色,太不通人情事故了,这就是我几十年来一直存在的一大弱点呀!

回宿舍洗漱完毕,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同室友简单聊了一会,见大家都累了,就关灯休息。

躺进被窝里,发现今天全身发热,被窝内比前几天热,非常舒适。过了一会,感觉从脚到头,热浪一波又一波,不停地流动,头脑非常清醒,知道这不是幻觉,也不是做梦。念头很少,念头一出,立刻觉察。无论换什么姿势休息,都是这种感觉。

我一下明白了,是张老师在加持我,在帮助消除业障呢。我悄悄起身双盘,这时身体内部气浪更盛,全身像是一个充满气体不断膨胀的气球,从脚到头通透,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身体好像浮在空气中。慢慢地,全身上下,全部通透,十分舒适,虽然还是双盘,但没有一点疼痛。心中也一片清静,念头清清楚楚,终于体会到一点轻安的感觉了。

这时,心里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阿弥陀经》中说,在极乐世界,树在说法,鸟在说法,风在说法,七宝池八功德水也在说法,因为这些全是阿弥陀佛自性中变化出来的。明白了为什么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因为都是从一个自性中产生的。

明白张老师在加持后,我在心中发愿:“愿除三障诸烦恼,愿得智慧真明了,普愿罪障悉消除,时时常行菩萨道”,然后开始忏悔:“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暗暗发愿,愿意放下一切,跟随老师学习,明心见性,亲证菩提,为无边众生服务。希望在剩下的二天内,得到一点消息,修行有所进展。

然后继续在一片寂静中静坐,不知过了多久,下坐,打开手机,已经是第二天凌晨356分。我以前打坐从来没有超过2个半小时,这一次竟然坐了4个多小时,并且没有腿痛,全身通透,十分舒适。

“五一禅修”期间,有一位北京来的郭师兄做过报告,听说他在道南,身心放下后,4小时将全身经脉打通。当时听了,觉得很震惊,但是从理上判断,如果真能够将身心放下,打通经脉是成立的。有了这一次的亲身经历,我对此有了进一步的理解。老师多次说过,放下身心呀,只是人的习气难改,身见难除,总是围绕着身体这个臭皮囊打转,我多年以来,一直存在这个毛病。

下坐后躺进被窝,全身依然发热,热浪还是不断。睡不住了,5点再次起来,继续打坐。

6点下坐,洗漱完毕,外出快走,心中愉悦,看到路过的树,愿树长得更加茂盛。看到田里的稻子,愿它快点成熟。看到小路上飞驰而过的摩托,愿车上的人一路平安。看到路边的老人,愿他身体健康。看到背着书包上学的学生,愿他学习进步,快乐成长。总之,看到一切都是那么欢喜,这本来都是自己心中出现的。心中一下明白什么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了,一切众生本来与自己无二呀,既然是一体,当然没有分别,自己对自己能不慈悲吗?

这一天的收获太大了,我对“忏悔”有了重新的认识,对“发愿”有了重新的认识,对“诚”、“信”有了重新的认识。以前看到人们在晚课上念“忏悔文”,觉得不过是嘴上念念,有什么用?看到人们在法会上做“大拜忏”,觉得太著相。有了今天的经历,觉得以前是我错了。只要心“诚”,只要真的“信”佛,“忏悔”真的是无上妙法。一念至“诚”,真心发露,感动天地。真的“信”佛,诸佛菩萨,就在身边。

(八)末轻初学

“十一禅修”第七天,上午张老师教大学唱道歌,歌声一起,泪水就下来了。只唱了两遍,问大家还有没有问题?大家无语,然后,老师说上午还有领导要来,此次禅修到此结束。

大家下坐,一同收拾,坐垫毛巾,一会功夫,禅堂内外,清理一空,敞敞亮亮,干干净净。众道友们,陆续踏上归程。想到与道友一别,不知何时再次见面,老师说过:“有了东西,要毫无保留地告诉别人”,就想将体会告诉道友,让他们坚定信心,相信老师,诚心忏悔,定有收获。上午和七位道友,在一个院子里交流了一会,向大家分享了自己的体会和感受。

午餐时候,看到陕西道友,五一禅修,我们相互认识,禅修空闲散步时交流过。她曾说过,五一禅修回去后,整天乐呵呵的,没有一个念头,这个状态保持了很长时间。当时听了非常惊讶,这种状态太少见了,很多人修了多年,也没有这种境界。不过当时没有深谈,认为这种境界是她偶然碰到。

在道南院门前,我找到她,问她这几天的体会,告诉了我的体会,明白得就是这个,山河大地,花草树本,都是自性中变现的。

“这个我知道呀!”她说。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我非常惊讶。

“早就知道了,有一段时间,每天晚上,我们都在讨论这个。”她答到。

“什么时候?你和谁讨论的?”我更加惊讶。

“在上学的时候,和秦师兄呀。”她说。

原来如此,她这么年轻,竟然有这么深的认识,理上很透呀,真是不能轻视初学呀!

还有秦师兄,我竟然没有看出来,真是眼拙!心中的慢心,一下子就下去了。

她年纪这么轻,从一接触佛法,就遇到了好的领路人,没有走弯路。特别是现在,又找到了张老师,以后的修行,必定一日千里,祝福她吧!愿她把握机遇,勇猛精进,早成道果!

学佛能遇到明师,随时指出你的问题,解决你的疑惑,指明前进的道路,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回想自己学佛几十年,盲修瞎炼,东奔西走,走了多少弯路,浪费了多少时间,找不到着力点,寻不到下手处,真是业障深重,再次诚心忏悔!

“愿我生生遇明师,饱餐妙法甘露味,十地五道功德满,速疾证得金刚持”。

(九)告别道南

“十一禅修”第八天,早晨8点用完早餐,没有见老师下来用餐。收拾好东西,向长住的道友一一挥手告别,和二位同路的道友一起踏上归程。这时天上下着大雨,三个人撑着伞,冒雨前进。

我轻声唱起“流水悠悠原本不回头,又是花开时候,你可知道,我不再等候,我们本来长相守”,这时候,眼泪止不住流出,不想让同行道友看到,我大步前行,走在最前面,任泪水流淌。到公路边,心情已经平静,再次默默发愿。

从上公交车到湘谭易俗河,我一直唱着这首歌,感觉老师就在身旁,默默看着我们。

再见了,道南!

再见了,老师!

我们本来长相守。

(十)总结体会

1.学佛要明心

《六祖坛经》中,五祖说“不识本心,学法无益”。不认识心,理上不清,学法再多,不能贯穿,必有狐疑,如梗在喉,学佛信心,难以坚定;“若人识得心,大地无寸土”,认识心后,理上明白,无明实性,即是佛性,幻化空身,即是法身,一切存在,皆从心起。自此信心,再不动摇。应该明白,初步理悟,并非证悟,尚需实证。

2.学佛要忏悔

人之存在,累世罪业,聚焦而成。俱生我执,根深蒂固,障碍修道。承认过错,名之为忏。绝不重犯,名之为悔。发露忏悔,悲心自起,一念心诚,感应道交,佛与菩萨,外力加持。

3.学佛要发愿

业力瀑流,凡夫难抵,佛之大愿,实难思议。要破我执,需发大愿,上成佛道,下化人生。无边众生,无明蒙蔽,本自一体,怎能不济?人本高贵,心如太虚,愿同众生,明心归西。一切万法,心想而生,心发大愿,播种心田,机缘成熟,花开结果。张老师在“十一禅修”说过“愿力生不可思议的境界。学佛要发超越自己的愿”。

4.学佛要行愿

南老的《如何修证佛法》最后一章,说 “真正的修行,最后只有一个路子:行愿。” 行愿“就是修正自己的心理行为”。就是要断一切恶,行一切善,做一个纯善的人。不但理上明白,还应事上做到,于日常生活中落实,在待人接物上体现。

 

 

后记:

1.我把参加二次禅修时的心路历程、身心变化、感觉体会,原原本本写,除了少数经典,没有参考任何文章。目的是能够写出,自己当时真实的感受,不掺杂其他东西,供道友们批判指正。

2.参加禅修听课时,做了少量的笔记,但是没有记录每天的心路历程、身心变化等情况,现在想想,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写这篇报告时,当时身心变化的一些细节,特别是五一期间的事,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我尽量避免演绎当时的感受,尽量如实回忆,如实记录。

3.记得曾经看过一遍文章,说南老一生,每天都在记日记,详细记录自己修行情况,包括起心动念,身心变化。想想真是惭愧,自己太懒惰,知道了都不做。自己只知道打坐静心,持咒念佛,而不是在起心动念上下功夫,不在具体的事上下功夫,不诚心忏悔,难怪修行没有大的进展。从现在开始,向南老学习,踏踏实实,每天记录自己身心变化,特别是从“十一个善”、“六个根本烦恼”、“二十个随烦恼”下手,逐一对照记录,忏悔发露。

4. “五一禅修”、“十一禅修”期间,各种因缘,多次流泪,特别是其中有二次,痛哭流泪,无法自控。有道友说,这是情绪,是悲魔。我认这应该是,某种机缘触动,自己惭愧心和悲心的自然发露。惭愧是十一种善法中的两种,会增进道业。当然,哭不是道,道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的。

5.其实“十一禅修”最大的收获,是明白如何“忏悔”了。要忏悔,一是要“诚”!二是要“信”。没有“诚”,恭敬心难以发起。以前看到母亲将带有佛像的纸片、香盒收集起来,经书用红布包起来,在寺院里对所有的佛像磕头,心中还不以为然,觉得这是“著相”。现在我明白了,这是恭敬呀,这是“诚”啊。诚心一起,万念放下,与佛菩萨,自然相应。诸佛菩萨,慈悲心肠,定会设法,接引众生;信为道源功德母,真正相信,一念清净,就能见道,佛与菩萨,就在面前。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本是一心。张老师讲“自己没有能力,修不好,要相信,要等待,诸佛菩萨来接引”。“十一禅修”时,有一天,张老师说“南怀瑾就在这里,就在禅堂”,大家听见了吗?谁相信了?

6.“十一禅修”期间,身心也有变化。一是身体不太怕冷了。“十一禅修”第一天开始,再没有感觉冷过,晚上全身也暖洋洋的。二是精神很足。禅修七天,每天晚上睡5-6小时,中午休息约半小时,但不感觉疲倦。特别是第五天晚上,晚上睡了不到2小时,第二天依然精神。三是吃得少。禅修七天,每天吃得很少。第四天早餐只喝了一点稀饭,第五天只是在夜餐时,喝了一点银耳粥。道家有“精满不思睡,氣满不思食”,对此也有一点体会了。

7.这次“十一禅修”,感觉很有收获,前行的道路明了,信心坚定了,几个心愿也实现了。但还有一个跟随老师学习的心愿没有实现,看来是机缘不成熟,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实现。

                              

                 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日记于兰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