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向 素履以

道南禅七感想

近乡情更怯。这是今年十一踏上道南时的心情。

参加了很多次的禅七,应该是老师说的那样: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了。因为每次禅七,老师把全部佛法的精华都说光了,连带将儒家和道家要点,世界哲学、基督教的共通处,统统说得明明白白了。不但在理论,在做功夫上面,也说得很清楚了。

我的理解:理论上,基本从楞严,楞伽,唯识,直达华严,用客观包容之心去统合中外各门各派,最后归到禅。

功夫上,唯识的五停心观。特别注重数息和念佛法门。

一般来说,如果早先对佛法已经有所了解,那么七天的功夫,基本上可以掌握佛法的重点了。

难得的是,在道南,透过老师独特的禅门接引手法,亲身体会禅门中“以无门为法门”的风采:也许是一记香板,一首歌,一阙词;或者是一声棒喝,一句怒骂;又或在答对,笑谈当中,都是老师接引之机,让对方初步证到空性……

每当那时,看着老师专注的眼神,煞费苦心的讲话,“老婆心切”四字总是浮上心头……

让我胆怯的是,通过学习唯识,对自己反省,有所提高。但接下来就很痛苦了:首先,发现自己起心动念,无不落入大中小烦恼之中!尤其想到老师说的:二十个小随烦恼,你有一个,就会有其他十九个。一直让我心惊,由此一观察,自己浑身就全无是处了……

更可怕的是,明明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落入其中,也很想改,临到事上,又依着自己的习气想了,说了,做了……然后,后悔自责……重重复复。这才发觉:原来自己的习气是如此的根深蒂固,原来自己对自己的爱是那样的深,原来说得容易,做却是那么地难,哪怕只改变一点点……这一切,让我很是沮丧:人真的是没有力量的!

也就在那时,开始渐渐理解,为什么修行要千生万劫……为什么地藏王菩萨的愿是那么伟大 ……为什么南太老师和老师那么强调禅定的功夫 ……为什么老师一直在述说自己艰难困苦的人生经历……为什么发心是那样严重,以至于老师当时流下了眼泪……

唯一感到安慰的是,幸而这世上还有佛法,能让我们知道,人是有能力超越自己的痛苦和灾难的,在此过程,可以仰仗诸佛菩萨的慈悲和愿力——愿意牺牲自我,又有智慧和力量帮助众生(老师就是一个明证)。否则,我们是多么的绝望……同时,深深觉着,老师这样的大禅师是多么珍贵稀有。可是,老师今年八十五岁了,怎不让人伤感……

我还有点怕老师的眼睛。老师的眼睛不大,却闪着精锐的光芒,仿佛永远盯着你。在禅堂中,任何人细微的动作,神色,老师总是看得清晰。每次在禅堂一抬眼,就看到老师在注视我。使我很有些紧张。在道南久了,深知那里是“外松内紧”,表面上没有严苛的律条,但其实是求之于每个人内在的自觉,是更高的标准。

老师有一双蓝色的瞳仁,这很奇怪。记得有一次提问时,得以近距离直视(平时都不敢的),我该怎么形容我的感动呢?可以说,如果悲悯有化身的话,我在老师的眼睛里看到了它!如此深遂的悲悯,震撼住我的心,这样的目光,还有一种力量,让我立刻为自己的自私而惭愧不已……

我想,自己之所以敢以愚钝之质面对老师,就是因为知道老师是多么慈悲吧……

再次看到老师,风采依旧,身体却不如前,但仍是每天讲七八小时的课,接待着一拔拔的客人,接引着一个个远道而来的莘莘学子,展示着极深的禅定功夫与愿力:“把自己抛掉,与诸佛菩萨在一起,就会有力量了。”“竭尽所能,为这世间留些智慧的种子”。

老师,一直是我所参的对象。自从第一次看到老师,我就开始困惑:一个大禅师,学问功夫那么好,南老那么器重,却是很平常的一个老人,一身的病痛,没有任何特殊待遇和享受(上次来的台湾著名教授陈鼓应,还说过有政府拔的二个人专门照应呢),反而为了各种世俗的事受着各种的气,每年利用来家乡扫墓的时机,为天下的求道的佛子举办禅七,从早到晚,几乎没有空闲时间,不是在讲课接引,就是接待教导来客,看着都累得慌。当时都把我吓住:那么苦那么累啊?!如果成佛是那样的话,是不是该考虑一下?!

可是老师却年复一年,诲人不倦。把最高深的理论,用最通俗的语言,细细讲解。听不懂的,让他们一个个站起来,随便发问,耐心重复。

老师的话仿佛有一种魔力,能把人的情绪带着,走到一个空灵的所在——在那里,所有的烦恼与痛苦渐渐消融;即使不听话的内容,只听声音,会感觉整个身体都被音声贯穿,内心一点一点开始安宁……
有时候看着老师,甚至会疑惑:老师是不是在睡梦中讲课啊!?即使时时会棒喝,常常会拍桌子,教我们唱歌时很柔和,点拔时也有温和语气……可是真有种“如梦似幻”的感受……

(这也是我喜欢禅七的一个原因。记得有一次禅七,老师教我们用数息法门坐一堂。我是越数越紧张,越数越难过,过了好久,突然,浑身仿佛有一种宁静“袭来”,所有的不安了无影踪,整个身心完全沉浸其中,每一个细胞都悄然静止,舒服极了……这时算是体会到南太老师书中所说:宁静的本身就是一种快乐。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老师在上面给大家灌顶。
黄博士曾经说,老师有他不苦的境界。这个是其中之一吧……)

有一位世界顶极富翁说过,人生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其实是内心的安宁。禅宗佛法,就是帮助我们达到这一点的。特别是佛法中的唯识学,完全抛开宗教的外衣,非常科学而严谨地分析了我们的各种心理、行为以及产生的原因,进而为最终能超越现实中物理与心理的束缚,获得究竟的清净自在,提供了详细的方法。

最重要的是,内心深处的安宁,是我们本有的:“何其自性本自清净,何其自性本不生灭,何其自性本无动摇;何其自性能生万法。”  方法呢,“狂心顿歇,歇即菩提”……以前对这些理解不够 ,直到老师在禅堂说到,所谓狂心,就是念头。马上就联想起禅宗说的:“言语道断,心行处灭。”“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等等等等。

老师总结佛法的二个法门:一是放下,二是休息。而放下,就是提起来……这些佛法上最高深的内容,在老师的解释下,每每让人有醍醐灌顶之感,深觉以前的书都没看懂。

随着时间流逝,逐渐体会到,,老师的每一句话,都饱含深意,要全面理解不容易,不但要天天泡在其中,还要有丰富的生活阅历,艰苦实际的修持。而禅定,是必不可少的。就象老师说的:“没有禅定,怎么忍辱?怎么去施?怎么做到为了他人,完全把自己抛掉?怎么能领会这么高深而美妙的佛法?”

学了那么久,最后的感受,无非是越来越相信佛法是真的,南太老师是真的,老师是真的……

老师与南老有很多共同处,非常爱惜人才。对年轻学生抱有热切期待。有的大学生没有钱,老师就赠送机票。对领导职位的道友,希望能超越庸俗,造福一方;对大家懂了道理,能安然度日,并能帮助别人,最高兴。对有所了悟的人,不但为他高兴,更是鼓励他们“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老师很喜欢单纯善良勤劳的人。

老师在课堂上非常怀念自己的老家,说自己有严重的思乡病。感叹过他家长工的勤俭善良:曾在风雪之际,连夜将老师妈妈去世的消息一一通知亲属……(勤俭善良,也是中国传统老百姓的朴素的美德)

经过几天的听课与盘腿,大家都装了一肚子的知识,腿也痛得差不多了,这时安排了一次远足,到老师的老家和以前长工家去看看

一大帮人在秋日的阳光中,沿着乡间小道,漫步在蓝天白云下……路不宽,都是水泥的。一侧靠着宽宽的溪涧,大多被两岸的林木遮掩着。水很清,流水很急,发出低低的雷鸣般音声……

极目所望,是大块大块平整的田野。即将成熟的稻子,黄中带绿,沉甸甸的,酝酿着丰收的气息……偶尔会间杂着一些丝瓜棚,约一人高,鲜绿的叶子,开着黄灿灿的花朵,远远看着,密密麻麻,似波浪般起伏。瓜儿都成熟了,如小孩手臂般胖嫩,绿中蒙着一层白纱般颜色,累累垂在瓜棚下……好几处都有人在采摘,套袋,装车…………(一时好奇,问了一下,说是二元一斤。)

民家的房子相隔得挺远,大多是二层的新建房,瓦房也有,不多。凡是有房子的周围,一定会有种满蔬菜的小田地,长得挺精神。房前屋后,多为文旦树或桔子树,果实满满。还有一个个小小的水塘……路旁看到好几只蚱蜢,披着一身绿绿的伪装,肥肥的身子,比大拇指还粗。瞪着二个眼睛,一点都不怕人……正巧碰到一户人家在办喜酒,门口停了五六辆的小汽车,样子新得很,开车的居然有年纪颇大的老人……

相伴着走了约一个半小时,开始拐向一个小山丘,红色的土,绿油油的菜。不久就到了一个半新的二层楼房,这就是老师过去长工家住的房子了。旁边二间矮矮的土房,有七八十的年头了,砖头都裸露着,还是在作厨房用。房子的右侧是一个很大很高的水塘,从水堤上走过去,通向另一个山头,那里有老师母亲的墓地,因为时间关系,没有去成。

住着的两位老人,瘦瘦小小,满面笑容,很热情地倒了水,拿着茶叶、土薯招待我们。水带点甘,茶香清新,私下以为不比那些韶山毛峰差。土薯长得象圆圆的矮南瓜,大家都吃了几块。闲适地溜达会儿,就折去老师的老家。原来只剩一点断壁残垣了。壁上留着一块白粉,剥脱得差不多了。墙上是红色的泥土,里面码的砖头仍然很整齐……周围均是灌木丛,枝桠交错。有二棵栗子树长得很茂盛,正是成熟时候,从微微开口的果皮中掏了几粒,一股淡淡的甜味……

这次还参观了扩建的书院。(外部已完工,尚待装修)古色古香的构筑,住宿楼二人一间,带卫生间。禅堂的白色台阶显得大气,雕得是传统的荷花,里面空荡荡的,屋顶高旷,回音响亮……

站在高高的七层楼上看四周:依然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一望无际的田野,连绵的山丘,镜子般的池塘……收割在际的稻子,绚丽多彩,象刀划过般方方正正,宽阔无比,好富足的一片景象!“江山如此多娇,令无数英雄竞折腰……”想起就在七十多年前,我们的邻国日本,因觊觎这片广袤而富有的土地,采取了那么残酷的杀戮。(人性中的恶是多么可怕,会导致灾难与毁灭)老师的外公,就是在这么美丽的乡村,被绑在柱子上活活烧死的……想起老师经常回忆的那段兵荒马乱,生灵涂炭,惨不忍睹的日子……更想到老师为避免人类愚痴野蛮的厮杀欺压,促进世界人文思想的统一,引导大家去真正了解自己,回归本有的清净、无事和高贵所作的努力(建立道南书院和达摩书院正是其中的一部分)。我想,这应该是所有学佛求道,提倡发扬中华精华文化的人们,以及全世界希望和平的人士所追求的吧!

在道南的日子,是那么地短暂,而又令人深深怀念……因为有老师在,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从天南地北赶来,聚集在小小的宅院,一起盘腿听课,小参,行香;静静地吃饭,洗碗,打扫卫生……不管是教授还是家庭妇女,官员还是普通职工,互相温和地对待,有礼貌地对别人的付出表示感谢,尽心尽力地帮着各种事情,没有陌生与疏离感。所有的烦恼和痛苦,在老师分析教导下,慢慢淡化……那些初步证到空性的人,那更是比得了头彩还高兴,轻松……特别在小参报告中,整个神采飞扬,脸上笑意盈盈……

已有所得的道友,都有一付热心而慈悲的心肠,只要你需要,不管在哪方面有所收获,总是毫不犹豫,倾情告诉,真切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太阳每天从东方的稻田边红红地升起,又在西边的山头间圆圆落下;蓝天上的白云飘逸多姿,透着层层霞光;红蜻蜓,蓝蜻蜓,三五成群,飞过来,飞过去;夜幕下,月淡如钩,满天星星闪烁;萤火虫在田间轻盈回旋,秋虫儿声声低鸣……一切是那样安祥,又充满活力,仿佛是人间的天堂,由不得让人遐想:此情此景,如果能扩大到全世界,会是多么和谐美好,那真的就能达到天下太平的大同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