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就是

我接到了

云涛

    一六年五一的禅七,在湘潭道南书院如期举行,我也十分有幸来到书院继续聆听老师的教诲。这次禅七前几天,都讲的比较深,前三天都在讲唯识,后来更是涉及到了如来藏的问题,又请到了邓国华教授和郝建元教授做了报告,特别是邓国华教授的报告,阐述了他跟着老师这五六年来,一直想从逻辑的方面去追寻道的根本,也就是如来藏,并且得到老师的印证,在理论方面是相当程度的对了。

   第四天因为老师怜惜我们这些笨人,在前面理论几天听讲中,被搞得头昏脑胀,就放我们假去湘潭玩了一天,第五天停水停电,但是我们继续上课,老师虽然这次舌头都讲的破皮了,还是带大家念佛,晚上又唱禅歌,从早到晚都很充实。

  第六天讲了菩萨的十地和五十二位,上午一直在下雨,到了下午,第一堂课后,老师要大家行香,走着走着,又跑起来,正当大家等着板子落下来的时候,太阳出来了,老师没有打板子,而是让我们迎着夕阳,去稻田边,村落中行走,不但要走,还要走两个小时,并且让厨房晚半小时再开饭。于是我们一行几十人就跑出去,闻着泥土的香味,在夕阳的照耀下,一直走到汗流浃背,最后走累了,本想回去宿舍休息,同行的老哥谢国双一定邀请我去他住的农家院喝他带来的普洱茶,盛情难却,就在这个农家院的长院坐下休息,还有几位道友也是刚回来,大家一起落座品茶,顺便聊聊闲话。

茶是好茶,这个长院前面是稻田,远处是山,十分的静逸。茶刚喝到一半,牛才吹了半个,几个道友发现老师呢,由美秀姐陪同,从屋子后面的小路遛弯过来,我们马上起身,给老师让座倒茶。老师坐下,农家院的老板娘很热情,送了老师一些自己晒得干辣椒和干豆角。老师也非常礼貌的感谢她,然后和我们坐着一起喝茶。几位道友都默然不讲话,可能在寻思话题,我呢,怕冷场,就说起来,这里的空气多好啊,我来的地方,首都北京,四处都是汽车尾气和雾霾,早就没有空气的味道了。

然后问老师,这可怎么办,难道我们要逃离嘛?老师并不答。

  而后我又闲聊说我以前在湖北的神农架附近住过,那里的环境很好,四处都是动物,话还未讲完,老师突然打断我,“你们看,一切本来如此,就是这个!这个就是。”我感觉到一个普通的农家,面对的稻田,远处的小山,天是蓝蓝的,风轻轻的吹着,四处都是鸟语花香。突然时间静止了,我也没有问题了,一切是这么平静又没有边际。我的心和天地虚空合在一起了,过了一下下,我突然觉察,这是什么?这个时候这个就又不是了。一切的苦乐又接踵而来。

大家都没有讲话,老师起身慢慢的踱步往书院走,我赶忙拿起农家送老师的干辣椒跟在后面,但是心念还留在那片空寂里,好像今天老师虽然没有打禅板,但是又被挨了一板。

回到北京的家里,参此事,我突然觉得以后我生活的道路和方向都非常明了了,不再迷茫了。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了。在此把这个机缘记录下来。也感谢老师的慈悲。时时刻刻,有言无言,无不是教化。

 

      尚德讀後:

仍是「這個」。這個本來那個,那個也本來這個;

這個不那個,那個也不這個。本來道通為一也。

不可說,不必說,不要說,不能說,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啊!

 

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