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师的学习汇报

沒有意思 又有意思

吕晨

     十月道南禪七結束,和老師道別時,老師讓我寫一寫這幾天的收穫。現試著把自己的一些體會記錄下來,很不系統,只是零散的認識,請老師和道友指教。

    老 師常說,要認識自己。我第一次對自己有了一點點認識,是今年八月老師在達摩書院講唯識。我對唯識的內容瞭解很少,有一種難而卻步,不敢企及的心態。所以那一次老師講唯識,我基本上是從最基礎的內容開始瞭解的(非常感謝黃博士和臺灣幾位道友深入簡出的講解,讓我能在短時間內對唯識系統有一個大概的瞭解)。唯 識的內容很深廣,我遠遠沒有搞通,我只認識到了一點,我們的第七識,從內容和作用上來說,就是我貪、我愛、我慢、我見。這讓我突然認識到,凡夫的全部就是一個“我”,也就是一個“私”,真是沒有意思,沒有力量,真是站不起來,也真是讓我難過。原來人,不管帝王將相,乞丐平民,善人惡人,骨子裏都是“私”, 都是為了一個“我”。而第六識就是我們搞“私”的執行官,指揮前五識去實現“私”。在一次行香的時候,老師說“動身發語獨為最,引滿能招業力牽”,接著又說“人都是在善惡之間搖擺不定的”。聽了老師的話,我不禁流下淚來,人真是好可憐,日日所思,夜夜所想,明瞭中不明了中, 都是在搞私,萬變不離其宗。認識到了這一點,我有兩個心理變化,一是真的不想再搞私了,也真的不想再想什麼了。另一個變化是對眾生的憐憫和同情油然而生,真是老師說的“同是天涯淪落人”也。誰也不要怪誰,都是彼此彼此,半斤八兩也。最值得慶倖的是,人是可以不搞私的,老師說,人是可以超越識的,轉識成智。 我在道理上的理解是,我們的第八識是能藏、所藏和執藏,無覆、無記,它本是“逝者如斯夫”,本是“一切種子如瀑流”,也就是我們過去、現在、未來的存在,也就是天命。“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古今中外的往聖先賢給我們展現出了不一樣的風範,歷代祖師更是青松明月,超然獨立所不足以形容的。想起他們讓我 無限讚歎,無限嚮往,無限頂禮膜拜,覺得人世間既然可以有他們這樣的人物,那人世間也是有價值的,也可以很美好的。

    十月份的禪七第一天上午,老師一上來就要大家停掉念頭,講《禮運大同篇》,“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老師說,“人定不下來,就是因為沒有人文高貴的理想。”老師站的好高好高,對我們寄予的要求好高好高,我不禁肅然起敬,又是一番感動和昇華。

    後面又是精彩的,老師發給大家一篇幾行字的短文:

依尚德德體會是,如果真的成就了平等性智,則在功夫上便能:

於一切時不起妄念

住妄想境不起分別

於諸分別不惹是非

無依無心

無心無依

孤明歷歷

歷歷孤明

如是如是

   “於 一切時不起妄念,住妄想境不起分別,於諸分別不惹是非”,老師說的剛好和《圓覺經》上“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辯真實”在語言表達上相似,內涵上,老師的“不惹是非”更實在好用。老師說,這幾句話是對圓覺經的綜合,也是臨濟的無心道人。之後的幾天我一直在參。第 五天下午聽老師的六字大明咒,打坐的時候,念頭不斷,我不管也不急。有一刻我突然認識到,主觀和客觀是相應在一起的,這個就是了,聽到了就聽到了,看到了就看到了,感受到了就感受到了,就這麼簡單,就是“住妄想境不起分別,於諸分別不惹是非”。這樣,“於一切時”自然“不起妄念”。念頭來了一點不可怕,它 就是真如,真如也就是它,如果它們是兩截的,就沒有“道通為一”了。明白了這一點,對“直心是道場”,“煩惱即菩提”,還有老師說的“一切存在就是真”, “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等等都有了更確實的認識。

    第六天,老師又講了《素書》,老師說這就 是最高的領導學,還說“我要活,你也要活,大家都要活,《素書》就是讓大家都活下去。”這裏的智慧,就是佛家的遍學一切法,應運無窮。

之後的一 次打坐時,身體裏有波濤洶湧的感受,變化萬千(我想這沒有什麼神奇,平常我們的身體也是這樣,只是在打坐靜下來的時候才更清楚的感受到了),我突然認識到,原來空是沒有意義的。一切都依空起,整個宇宙都依空建立,但依空而起的緣起才奧妙無窮,蘊藏無限的智慧,難怪儒家以一事不知為恥,佛家更是要遍學一切 法,有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萬行的普賢菩薩,彌勒內閣的層層無盡,悟了道的禪師一日行百種佛事。真是感歎佛法的浩瀚無邊!!!佛菩薩的智慧無邊!!!老師早已為我們指明了道路的方向:以悟道的楞嚴為基礎;印心的楞伽為闡釋;成佛的法華為槓桿;理事無礙的華嚴為歸趨,最後歸到普賢菩薩的行願。我們只有永遠謙虛的一步一步的走下去,以報佛恩師恩眾生恩。

           

尚德讀後:

寒鴉旅雁莫高飛

半落平沙半翠薇

最好湖山看不盡

洞庭船載夕陽歸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