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什麼?

二零一五年新春禪七報告

沈卉

在一五年的新春禪七之前,共參加過老師五次禪七。每次收穫如下:

1、二零一二年五月楞嚴七。

   ①第一次了解到,在“知道腿痛”的這個“知道”本身是不痛的,這個知道後面還有一個。

   ②放下了以前所有修習的法門,從呼吸法門入手重新調整靜坐方法。

2、二零一三年七月禪七。

   ①在老師的禪板下好像體會到了什麼是“就是這個”。

   ②從七月起開始整理修行日記,至一四年春節前分兩次呈給老師批閱。

3、二零一四年新春華嚴七。

   ①在禪板下見到了一瞬“空”是什麼。

②禪七期間一直在看南太老師的《習禪錄影》,真正認識到學佛為心地法門,不見本心,修法無益。

③認識到超越心意識的方法“三際三輪托空”。

④禪七結束時,老師面對大海告訴我這是他修行法門之一,打成一片并超越之。

4、二零一四年五月維摩詰經。

①初步見到空性。

②認識到修行是有次第的,是包括多個階段的。

  ③認識到華嚴勝境的重要。修行只有最後歸到了華嚴才能真正體會到自性的圓滿,生命的高貴,從而真正的從身心意識,內內外外,徹徹底底地有機會超脫現有的生命存在體,而與身心內外,宇宙萬物打成一片。

5、二零一四年七月禪七。

①了解到如何得“無生法忍”,入不二法門。

②修行需將形而上的“無我、無法、無生、無死”與形而下的“一呼一吸”生滅法結合。

  ③通過不呼不吸間的“空”將形而上與形而下相統一,此即為“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在一四年七月禪七至一五年新春禪七間,我結束了學生生涯,轉換為獨立的行醫者。離開了老師和學長們的庇護,在獨立接診患者過程中遇到一些狀況。身處此境,心意識在個人利益與幫助他人之間做評判,慶幸的是每一次選擇都幫助我放下了一點對自我存在的執著,從而切實地體會到了南太老師的那句話“了了了時無所了,行行行到法王家”。

修行的過程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待人接物中,了掉自己的身心意識,了掉一點又一點對身心內外的執著。當你內在的世界實現了這一切時,外在的行為舉止自然而然地會呈現出不一樣的行事風範,自有一種氣派氣魄。

這便是由內在的“了無所了”到外在的“行到法王家”,內聖外王。 

新春禪七前,我對於修行的道理,方式方法都有了自己的理解,但知道還是差了一截,這一部分便是無論道理懂得再多,在境界上并沒有真正的證得。不知道自性圓滿的境界是怎樣的,不知道怎樣才能身心內外打成一片。禪七前我一直在做準備,下了就算拼出性命也要證道的決心,把此次禪七當成人生的最後一次禪七渡過了六天。 

禪七的前兩日,因為沒有腿疼的干擾,坐得比較寧靜。從第三天開始,腿痛出現,對應的方法是守著不痛的自己不放,同時想從頭頂沖出去,我把超越當成了爬樓梯,每出現一個境界就逼自己丟掉,逼迫自己守著更深、更細的“知道”。

禪七期間恰逢生理期,可因脹氣幾乎沒有進食,到第四日連水也喝不下,依舊不管不顧,上座時守著知道不放,下座了便拼命走路。我不斷地告訴自己如果佛法是真的,所有的往勝先賢都是對的,南太老師和張老師他們都說超越了身心后會有另一個境界呈現,那我就舍出性命的拼拼看。

從第三日開始,身體的疲憊,內心的焦慮,對老師的愧疚,對自己的懊惱,都化在下座后的經行里,拼命地走路企圖超越身體。挨到最後沒有辦法的時候開始祈求諸佛菩薩的幫助,懇請他們給我力量以希望自己能夠不辜負老師,淚水和汗水都化在了山間小路上。

挨到第六日的下午,第一柱香下座后,因為用力過度導致身體的虛脫和疲憊,松腿后出現了一份清明,這個境界內不著六觸,外不著六塵,自自然然。我突然間明白了就是這個,重新上座感受這個境界,臉部肌肉自然放鬆,開始微笑,老師又開始說眼在光中,從頭頂出去,我就又拼命想從頭頂出去,后想出去幹什麼,我現在這樣不是很輕鬆自在嗎?就這樣放鬆地坐著,明明了了。

一切就是“當下即是”,有意思的是,并沒有出現我以前認為的身體內部會有怎樣的劇變,或者境界上會出現什麼奇特的景象,一切都是那么平常,無事,柔軟,溫暖。

當然,此境界並非是究竟,但是通過此次禪七讓我知道如何可以實現身心內外打成一片,如何可以與諸佛菩薩合而為一。

是“信”,相信。

相信與諸佛菩薩同在,配合著無相唸咒,慢慢地練習,在日常生活中磨練。越是在走投無路的時候,越是把自己的一切交給諸佛菩薩,漸漸地會與諸佛菩薩合而為一,自然會實現身心內外打成一片,也自然就在一切中又超越一切。 

反思:因為教育背景,成長環境,個人性格秉性等諸多原因,使我很難不追求究竟地去做一件事。我把親證佛法當成了做實驗,一切都要明明白白,都要有據可循,這致使我一方面科學理性的修行,另一方面也阻礙了我全身心無保留的投入。所以在此次禪七之前,我根本無法靜心念佛,念咒。

禪七中最艱難的時刻,心無可依的時候,支持的唯一力量是怕辜負。除夕抵達書院看到老師的精神較七月相見時差了許多,內心的難過無法表述,禪七中對自己總是被覺受牽絆充滿了責備和懊惱,體力不支想放棄時,一想到老師,想到如果這是我的最後一個禪七,無論因為什麼原因沒有堅持到最後,以後我回想起來一定會非常非常的後悔。便是這樣,因為害怕對不起老師,所以堅持到了最後。 

新春禪七結束有兩個月了,今日才提筆試圖記下其中印象深刻的點滴,五一禪七還有兩日,愿書院的道友不辜負自己,不辜負老師,歡喜而來,滿載而歸。

 

尚德讀後:

一、 金剛經說: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

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二、 涅槃生死都是空花。

三、 言語道斷,心行處滅。

不可說,不能說,不必說,不要說,然而卻仍在說。

同時,要把自己丟光,丟無可丟,方知究竟。

這究竟是什麼?

四、 既要求果位成就,卻又強調無次第。

五、 以上非常矛盾,也很辯證,卻又必須在矛盾中統一,在辯證中超越。也就是上迴向和下迴向的統一。

        即:

上與諸佛菩薩同一慈力

下與六道眾生同一悲仰

、最後應該是

法本法無法

無法法亦法

我說無法時

法法何曾法

 

高証按:題目是張老師加上去的。

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