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與禮

張尚德

天津学员王玮的认知和体会

尊敬的张老师和黄博士:

       我认识到 :诸法自本来,常自寂灭相 。言语分别也本来寂灭, 非待灭了言语分别方寂灭。今天阅大慧宗杲竹蓖公案 :

师室中多问衲子。唤作竹篦即触。不唤作竹篦即背。不得下语。不得无语。不得思量。不得拟议。不得于意根下卜度。不得于举起处承当。速道速道。僧拟进语。师便打趁出。于时罕有善其机者。又曰。唤作竹篦即触。不唤作竹篦即背。不得下语。不得无语。不得良久。不得卜度。不得作女人拜绕禅床。不得拂袖便行。一切总不 得。尔便夺却竹篦。我且许尔夺却。我唤作拳头则触。不唤作拳头则背。尔又如何夺。更饶尔道个请和尚放下着。我且放下着。我唤作露柱则触。不唤作露柱则背。尔又如何夺。我唤作山河大地则触。不唤作山河大地则背。尔又如何夺。时有舟峰长老云。某甲看和尚竹篦子话。如籍没却人家财产了。更要人纳物事。

我看到这里忽觉伎俩全无, 理屈词穷 ,无言可对, 仿佛面对着古德就要打下来的竹蓖。忽然灵机一动, 下了一转语  “CAN YOU SPEAK IN ENGLISH ”

我 又想象。如果我是一个不足一岁的婴儿,面对禅师的问题会如何反应。我一定是该哭还哭,该笑还笑,该拉还拉,该尿还尿,该咿咿呀呀就咿咿呀呀。没有什么问题。没什么触,没什么背,没什么解脱不解脱,没什么自在不自在。是我们的父母,学校告诉我这个不能干,那个不能干,这个不对,那个不对 这个好那个不好 。渐渐地我们变得有问题了,不自在了。但是社会中必有语言是非,好恶规则,我们为了自在解脱难道要不分场合不分彼此 想吃就吃 想拉就拉 想说就说 不管别人感觉如何?如何在尊重别人 尊重世间规则的基础上 而不受是非好恶的束缚?在此想到老师的一句话,人间没有小的是非,但是有大是非,没有自己,生生世世为人民众生的幸福安乐福祉而付出奉献的一定是对的。孔子和其它圣贤一定是在这个大是非的原则下才能做到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

一切语言之于真如而言。都是异邦的语言, 毫不相干 ,说了也白说。 所以老师在给我们讲禅时说: 你们听不懂我说的话也没关系  !所以孔子云: 天何言哉! 古德常言,答在问处 。大慧禅师的提问本身就是回答 ,他在问难时自己已经先把自己设下的禁忌统统违犯,依然理直气壮 、面无愧色、 解脱自在 。他这一系列的问题, 本身就是在语言分别中超越语言分别的范例和示现。人类的苦难和烦恼 ,很大程度让来源于执着于 名 相 分别为实, 执着于名相分别将真如割裂划分妄想出的主观客观 、万事万物 、自他是非为实有。 自己骗自己 ,自己搞自己,自己难为自己 。还搞别人!此所以为唯识之于当前中国和世界的重要价值所在。

一切语言,思想,理论,见解,主义都是咿咿呀呀!我一直想要求得安宁自在,现在终于体会到如果不能深信我本来就很自在,从而在当下安宁自在,那么我永远不会安宁自在。

 

尚德讀後:

1.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發動起用,落在色聲香味觸法六塵上,根與塵合是為眼耳鼻舌身意六識的功能作用,三者相合,謂之十八界。

2.問題來了:既然現實為人,就一定在十八界中。由之語言和思想必為人類社會之當然產品,且為大家所必需者。因之語言和思想應落在講理和有禮上,此為必然的道理。這些年來,北京中央全力推動發揚社會和人生的仁義禮智信,努力恢復中國傳統人文精華文化,是極有道理且至為重要的。

3.社會不能沒有思想和語言,是要有合乎道理且有禮貌,又為大家接受,以及在經驗上可實現者之思想及語言。

4.禪門中有許多語言,為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統一的二律背反辯證應用,在幫忙超越意識,歸到正定 或空性。那是別具一格的語言層次也。

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