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為

建設

文化鐵路

努力

張尚德

张老师,您好! 

各位师兄、师姐,大家好!

     禅七回来后,自己进行了反思,七天当中,自己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一直以有所得之心,求无所得之果,以佛的境界来看,自己真是个精神病。

     由于自己平时每天只静坐半小时,故从第一天第一堂课开始,当腿开始疼痛难忍时,自己就觉得信心已经损失了一大半,接下来的几天自己一直很沮丧。原来经常挂在嘴边的“自己能吃苦”也并非易事,腿疼都转不了,转心又该从何谈起!

     自己七天当中,一直处于怀疑自己的状态中,觉得自己业障深沉,恐怕此生只能积点善根,来生再慢慢修吧。想想有些人可能和我一样,一辈子总是在自卑与自傲两种意识之间骗来骗去,糊里糊涂的了此残生,可悲可叹,又无可奈何。

     自己上大学时,还没接触到佛法,当时涉猎了一些西方哲学和心理学的知识,尤其是看了荣格的《自卑与超越》一书,当时好像明白了一个道理,非常认同他的观点,就是一个人要想在生活和工作中找到永不消退的源动力,来保持自强不息的激情,可能只有一个出路,那就是“利他”,而非“利己”。就是这个道理,一直在支撑我渡过种种的困境。当有困难时,总想着“我应该做什么”,而非“我想做什么”,放下那个“小我”,去做那些为了他人而自己应该做的事。当然还做不到绝对的无私,只是觉得如果一切都为自己,好像自己的力量出不来,同时灵魂也没有归处。

     我一直对文化相关的事情,有种莫名的亲近感和兴趣,因此上大学时,自己就设想过将来挣到了钱,在北京建一个庞大的传统文化主题公园,把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在公园内不同形式的载体展现给大众,在这种无形的影响中,让更多的儿童和成人受益,都能向真善美的方向不断进步。

     后来参加工作后,尤其是接触佛法,再加上两次参加张老师的打七后,觉得自己当时真是无知者无畏,自己对自己都认识不清楚,谈什么影响别人。行善没有错,但好像行善也没那么容易,没有智慧的善可能还会造成恶的结果。由此了解到,修行真难啊!自己慢慢觉得自己不是那种可以扭转大局面的人物,只能力所能及的影响一下自己周边的人吧,让大家一起往真善美的方向努力,再后来发现想影响周边的人自己也不够资格,自己烦恼一大堆,如何帮助别人化解烦恼。了此残生不甘心,发心做事无智慧和力量,因此陷入了深深的苦闷。

     “烦恼就是不善”这句张老师的话,是这次我觉得非常重要的开示,想想如果自己真正善了,哪还有烦恼?哪还有时间和精力想烦恼?我自己理解这句话,就是自己如果真正善了,一定发起了大愿,一旦有了大愿,即使无明烦恼找上门,在大愿之下,烦恼可能直接就转换成了菩提,大愿之心应该具有能化掉一切烦恼的无比力量。

     参加此次禅七前一个月内,我把《楞严大义今释》、《楞伽大义今释》、《静坐散记》看了一遍,由于佛法的理论都是实证的经验,因此只是懵懂的知道大致讲了些什么,看过的很多内容也无法记住,好像理论与我相隔甚远。就单纯的数息方法,自己一直找各种资料来研究,始终没彻底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在书院经黄博士指导后,才发现自己一直在文字和语言上打滚,佛法的道理是实证功夫的注解,自己若不精进实证,一味对文字语言进行逻辑性的排列组合,可能永远也无法了解佛法的真意。当时真觉得对于刚开始修行的人,懂过多的理论反而会变成实证入门的所知障。

     人真是奇妙与奇怪的动物,上座前告诉自己要求个东西,上座后告诉自己不能有所求之心,否则求不到,然后意识先造作一个“先不求”,等下座了,又告诉自己没求到,或求到了,意识真是复杂,若天生没有一点智慧,可能还没入门,就疯掉了。感恩自己今生接触到正法,自己还没疯掉。

     禅七中,在黄博士的讲解中,再次重新认识了,我们都在被意识的所骗当中,有没有意识、有什么样的意识、意识如何左右自己、意识何时消失,基本上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都是第八识的种子瀑流在起作用,人何其惨也,像一个玩偶一样被摆布着。自己七天当中也产生了很多坏的念头,当时真是惭愧,但念头又丢不掉,体会到人在无明业力面前真是苍白无力,它可以让人一下变的高贵,一下又让人变的十恶不赦。

     禅七中,比上次更深的体会到了老师的大愿,基于全人类的大愿,感觉老师正在为全人类的福祉,谋划可以实现目标的地图与宏伟蓝图,这个地图与蓝图就是全人类的出路,唯一的出路。对于我自己,就是在搞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的前提下,在老师谋划的地图与蓝图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条路,可能曲曲折折、折折曲曲,但至少知道了这条路是真理之路,是救自己和救他人的唯一出路,然后沿着老师设计的这条属于我自己的路,同时也是众生的路,义无反顾的和老师、和诸佛菩萨、和众生一起走下去。不是想不想走这条路,而实在是已无路可走,别无选择。

     感恩南太老师引我上路,感恩张老师让我对这条路的走法变的逐渐清晰,人生能得闻如此正法,本已知足。只有精进修行,有智慧的服务众生,才能算是以报师恩。道路势必曲折,但我会努力。

     祝愿老师和所有的人平安康泰!

                                                     学生吴海宾

尚德讀後:

南老師建金溫鐵路時,曾向尚德說:

「建文化鐵路更重要。」

現在中國正百花齊放,配合著全力吸收外國的人文精華思想與文化,

中國是絕對有機會、能力,引導全世界往和平、安樂的人類大道上走的。

大家努力!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二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