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难﹗道南﹗

                    術林(云南)

初值金秋,问道道南,此次因缘,无比殊胜。道可道,非常道,而今吾道矣﹗

山穷水复疑无路?

束脩之龄,巧入禅门,师之棒喝,记忆犹,末后便未深究,便是一门外汉而已﹗曾见一师,阅《达摩血脉论》,吾乃有启,但未一问,便疑佛法终日谈空、妙有,与宋儒“平时静坐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有何别乎?仍是一自了汉罢了。后读南师著作,提及四川刘沅学问之妙有,固开始探究…

柳暗花明又一春?幸报道南禅修,甚感垂泪。现将所听之与诸君分享,若见地之偏见,务必提及

七日禅修之题:学佛的方法学。

一.学佛为何?学道为何?学儒为何?不可说、不能说,但还得说。蜀道难,行道更难、难、难,但还需行也﹗诚则行,唯需自觉悟(了解自己),此为善器、逻辑、辩证法,此为美之纯在,此为“当年即境,即境当年”。国之有难,可问谁?宗族之灭亡,乡村改革之狂妄,东西思想之战争,可问谁?师之提及,唯需深透《唯识》。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算,不算不如沒有算。

头头是道,入之门。道学之道,源于《易经》。修道、行道、先需入道,此真不易。入道需有法: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阴阳两者的平和、交互、往返,便是道之启用。继之者善也,此为肯定一切的纯在,天地大德曰生,生及孝道,仁爱,故古之“大学之教”为教修道也﹗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源头?道也。

诚敬无己,道之法。学佛之首,唯问己之精神病否?后遗症否?强迫症否?吾觉确之有矣。次即问己害人否?相信否?皈依否?师长告知:绝对不害人,不怕别人害,如果有能力,绝对做善事,此不正为菩萨乎﹗绝对不为己。忏愧﹗

人生唯求无欠无,固需道法之证量。悟道法为何?

外息诸缘,内心无喘,

心如墙壁,可以入道。

“外息诸缘”,外之环境皆丢,外不起六尘。七日禅七,禅悟之话头“丢”。吾之心即为攀缘心,觉外缘也永不息也。

     “内心无喘”,就是心系一缘,心平气和之突破,六脉调和,入之不呼不吸,四禅八定之境界也。

“心如墙壁”,内外隔绝,心不为动,无妄想出现,亦无妄念起。

“可以入道” 唯入道了,方可证悟菩提,证“道”。

《大学》之入道,唯在首句“明德、亲民、至于至善”。明德乃了己本性,了其何?善。善需解六大烦恼也﹗只有别人方是亲民也﹗自善之道乃是菩萨道也﹗一切之教,为是“善”教。《金刚经》“善男子、善女人”孟子“性本善”《道德经》“上善若水”。

何能为善?打之情、意、欲。勤修“善十一”(信、精进、惭、愧、无贪、无嗔、无痴、轻安、不放逸、行舍、不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无为法而发。

“内处妙乐,常光现前”此为道之根本也。常光即是本体,无色、无行、无象,唯需身心完全超越方可得也﹗此即物理学之“暗物质”也,与《老子》“虚极静笃”《庄子》“逍遥”“坐忘”《易经》“洁净精微”《楞严经》“如净琉璃,内含宝月“有之异曲同工之妙哉﹗固常光不在存在与存在中。

“阿弥陀佛”佛号之念诵?念之不在成、住、坏、空,亦不在文字,念之“阿弥陀佛”,空之“自性弥陀”丢之又丢,损之又损,自然念之无念,常乐我寂。

功夫最高处? 

沿流不止问如何?真照无边说似他。
    
离相离名人不禀,吹毛用了急须磨。

“沿流不止问如何?”思想念头妄想,生生灭灭,从无始以来到现在,如浪花、流水,永远断不了。三界人欲之流,众生欲望之流,业力之流。若不切断,不能得定。问如何?怎么办呀!

“真照无边说似他”,“真照”?注意你们自己的心里。妄念来来往往,生生灭灭。吾需知道有生灭心,有妄念往来。需归“暗物质”方可无烦恼,常乐我寂。

“离相离名人不禀”诉说、解释。离开一切言语。

 吹毛用了急须磨” 身似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

悟道存在之究竟为何?释迦之无想定,非想非非想定也。需从小乘之四禅八定入门。

初禅:心一境性,离生喜乐。

二禅:定生喜乐

三禅:离喜妙乐

四禅:舍念清净,气住脉停。

静坐?非盘腿,乃为“安”可知空,不空如来。腿之疼痛,师告知需忏悔,佛菩萨的加持,观呼吸。心不正知,气脉不通,抓住自己的存在,痴也

资料:毕陵伽婆蹉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初发心,从佛入道,数闻如来说诸世间不可乐事;乞食城中,心思法门,不觉路中毒刺伤足,举身疼痛。我念有知:知此深痛虽觉觉痛,觉清净心无痛痛觉;我又思惟:如是一身,宁有双觉?摄念未久,身心忽空,三七日中,诸漏虚尽成阿罗汉;得亲印记,发明无学。佛问圆通,如我所证,纯觉遗身,斯为第一。”(我最初发心修道的时候,我随着佛出家入道,很多次听见如来说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是苦,空,无常,无我的。“乞食城中,心思法门,不觉路中毒刺伤足,举身疼痛”:我在城中去乞食,心里就专门思想如来所教的这个法门;在思想中,也没有注意到路中有一根木头或者什么毒刺,把我足就给刺破了,我全身都疼痛了。 
  
“我念有知:知此深痛虽觉觉痛,觉清净心无痛、痛觉”:在这个时候,我想我的心里就知道了:知道这种深痛虽然是脚觉得痛,但是在这清净本来的觉悟心上没有痛,也没有痛的感觉。我这样一想,就空了,身心就清净了,所以也就不知道是谁痛了。“我又思惟:如是一身,宁有双觉”:在这个时候,我又思惟:我这一个身有两个觉吗?有一个觉得痛的、有一个不觉得痛的吗?没有啊! 我这么观察没有好久,我的身和心都空了;在三七二十一天里边,这一切的漏都化作虚空,没有了,我就证阿罗汉果。得佛亲自给我印证授记,发明这个无学的果位,成四果阿罗汉。 现在佛问我们每一个弟子所证的,最初发心所开悟的道路。“如我所证,纯觉遗身,斯为第一”:像我毕陵伽婆蹉所证得的,把这觉悟心专一不杂了、纯了,把身也忘了,这就是我修行的法门,我认为这个法门是第一了。

念佛?不为己念,为别人念佛。

师所提重之典籍:悟道之《楞严经》《楞伽经》《瑜伽师地论》《指月录》

首重《楞严经》。(1)观音菩萨?娑婆真教体,清净在音闻,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漚发。证到道空空无矣﹗(2)十地菩萨(欢喜地、离垢地、发光地、焰慧地难胜地、现前地、远行地、不动地、善慧地、法云地)。

学佛先学仙人,先需转肉身,方可得定。

今之感悟:对修之门了,信心以定,此日念头甚多,有时所是一头雾水也﹗

 

二.禅门悟何?释迦悟何?

缘起性空,性空缘起。

华界缘起,缘起华界。

缘起性空(存在的实质)性空:互实、互依、互消、互灭。

性空缘起(存在的不相互消灭)。

一切的存在都是缘起性空,故万事都由己,半点不尤人。

体悟“缘起性空,性空缘起”方可之性无所不在,无所在。

行香:参悟天上、天下为我独尊。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缘起性空,性空缘起。

      丢﹗丢﹗丢﹗

小憩后参禅,师告之:学佛需要念书,念书才能成佛。参:一切存在的本身,无边无际,无际无边,也有边有际。一切皆需要明明了了。

师解行香:这个就是那个,那个就是这个。跑出三际托空,超越现在、过去、未来,难在不能继续。跑出气派,方言即净,回归自己。

《心经》说什么?观自在菩萨,行深(自己的存在)般若波罗蜜(主观和客观的存在)多时,照见(超越)五蕴皆空(在一切中超越一切),度一切苦厄(菩萨无苦,众生有苦)。

   诗能悟道?师之吟唱,告知早晚一遍,也可悟道。

人生何事不从容, 
睡起依然日又红。 
贫富不知闲是福 

几人肯唱大江东。

“共产党万岁”亦能悟道。

达摩书院箴言:

搞真不搞假,搞自己不搞别人。

搞大不搞小,搞永久不搞一时。

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叭咪吽。师告知:念时与诸佛合二为一,与光合二为一,心念与气的合二为一。一念身体即无。

真正平静与安乐的法宝:

(一)                 忏悔偈:过去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瞋痴,从身语意之所身,一切我今皆忏悔。

(二)                 积极的感恩。体会自己的吃、穿、住、行。

三.宗师授受。宗门特重师承印证,禅宗亦是。历之大德得法后,皆复依止其师数年。(详之见南怀瑾先生之《禅海蠡测》)。吾若干年亦是无师,今遇尚德师,已觉路明矣﹗

 

四.禅门法要?

(一)身心让位(远离无蕴)言语道断。

(二)内处妙乐。

(三)常光现前。

 

五..人类当前之问题为何?知行不合一也﹗

师曰:人人皆搞己知。特别提及政治,儒家未能超越此知,周虽八百年,仍然是牺牲工人、农民也﹗宋明理学之意识之清净性,并非道也﹗张载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王阳明之“致良知”若从佛法观之,甚是缪矣﹗人类社会之健强,非思想,需衣、食、住、行之合理安排,小康社会需搞禅门文化也,念头不空,何能和谐?习先生之儒学联合会之演讲,以说尽古今中外矣﹗经世界治国之大纲,尚德师以道矣﹗唯需物质与道德合一;毛泽东、蒋介石与西洋正确思想的合一;发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精华与现代文化的合一。

    

五.《离别》,纯而高邈,良而厚道。师吟之,为告之放下是汝之归命处。

十日虽离道南,然心向往之,吾已发心,至心皈依,为之文化而努力,唯愿师长、道友不吝赐教。情难了﹗还了﹗无可了﹗

尚德讀之:

淚下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