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朽與神奇

遍吉

    雨後,往山里步行而去。山腳下是一片耕田,住著幾戶農家。耕田旁有一個用少許磚瓦砌成的簡單的茅廁。據說,這個茅廁是農人們自己蓋的,一者供來往行人方便,而大家留下的糞便,則可用來灌溉自己的農田。自己心中很佩服這一做法,不過對於農村的茅廁,總覺有一絲污穢,便疾步走過。

    行至半山,見一位老嫗坐在一棵乾淨的斷木上,專心的劈著柴火。她雖然年事已高,動作稍顯遲緩,但那種旁若無人的寧靜瞬間深深打入我的心底。刀劈著柴火有節奏的聲聲入耳,四下卻反是更顯寂靜,一切的一切好像只是在訴說:無事。 不知道自己以後會否有這種寧靜的生活,但卻從心底願望人人都能歸到自己深度的寧靜中,那會是怎樣一個世界呢?也許月光菩薩知道吧。靜靜的在旁邊注視和禮敬了一番後,悄聲繼續前行。

    在林間,發現一棵枯木倒在泥土中。它全身焦黑,似乎枯萎已久,即將腐爛而歸為塵土。走近一看,驚奇的發現上面長滿了一片片的野生菌,它們是那麼的有生命力,在腐朽的枯樹上生生不息。霎時間,既愉悅又震撼的,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如果說人世間有什麼神奇的話,那麼,它正是蘊育在腐朽中啊! 所以煩惱即菩提,所以若要人不死除非死個人,所以釋迦摩尼佛在靈山會上是拈“花”,所以“苦行”第一的迦葉尊者會“破顏微笑”,所以六祖舂米八個月又在獵人隊中隱跡十五年,所以佛是在一切中又超越一切,所以禪門總說化腐朽為神奇------而這一切的一切,若沒有經歷人生極大痛苦的經驗,逃無可逃,直下承當,無門出而能出,又如何能體會其中真意、深意於萬一------

    下山路過茅廁,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恭敬。對於“大便”,原來我們是需要恭敬和感恩的! 而且,人世間到處是“大便”,大慧宗杲禪師還說人的嘴堻ㄕR屎塊子。關鍵的是自己的抉擇,是被“屎”埋溺,還是在其中“茁壯成長”?莊子又說了一句“道在屎溺”,也許其中大有深意了。想到一顆好的菜,一朵芳香的花,為了“開花結果”,不知道吃了多少大便。而且“越吃越香”------

    又想到《維摩詰經》里的“淨穢不二”。它是道理,更是菩薩實實在在的境界。如果只把淨與穢看成具體事物的表象,那還是在很浮面的理解。人世即穢,真淨土在哪里?不二又是什麼?每一個層次都值得深參、深研。

腐朽與神奇;化腐朽為神奇;蘊神奇於腐朽中;超越腐朽與神奇而歸於平凡;不可說不可說------ 一步一步都是真實的歷程。習禪者其無痛苦乎?體禪者其無妙樂乎?悟禪者其可自滿乎?行禪者其有盡頭乎??!

 附,當今世界,若言人類文化已然腐朽,又何須止於悲歎。且待有心之士共同努力奮鬥,靜默相候,成功不必在我,凡事但盡心力,其也必能於後而“神光奕奕”,普照未來乎?!!

                                           

        尚德讀後:

本來法爾如是,道通為一。

本來放之則彌六合,

收之則藏於密。

何足道也哉!

是以無生、無死、無法、無我,乃謂之:

無生法忍也。

要深參且洞悉:

事事無礙法界觀的法界緣起。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