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药师经的济世观》

初探转化色身的奥秘

朱德志

    《维摩诘经》中有一句偈子“四禅为床座,从于净命生”,南太老师在《维摩诘的花雨满天》中解释说,我们娑婆世界是五浊恶世,其中之一就是命浊,身心内外不干净,所以无法的定,因此必须转化色身为净命,按密宗讲是气脉修成就了,才能打好修行禅定的基础。但要注意的是转化色身是修定的共法,并不是明心见性,只是加行法而已。

一、转化色身的原理

1.修气脉的原理和气脉打通的性状

《现代学佛者修正对话》一书中,南太老师介绍了修气修脉修拙火的原理。气属于风大,脉属于水大,拙火属于火大,修气可以修到念住气住,气通之后修脉,脉通就能得乐,气脉都通,拙火发动可以得暖,之后是五脏六腑转化,然后是骨头转化。修气脉就是道家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虚空粉碎”。密宗的口诀是“气不定则光明不起,神不凝聚则杂念不会清净”,气凝聚之后,身体内有相的光明就会显现,神由宁静变成澄清,就会很清明,就像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万里天。

在《药师经的济世观》中,南太老师讲:“真正修到色身报身成就了,气脉通了,随时都在万里晴空无云中,不是在白光、金光中,始终内外都是万里无云,绝对的清净、干净,蓝色代表绝对的清净、干净。”

同时南太老师指出两个要点,一个是气、脉拙火的次序并非按步骤来,有些根器好善行多的修行人,可以很快就拙火动,另一个是修气脉拙火属于功夫,拙火定也只是转化了色蕴和受蕴,是修定的共法,外道也都有,不可在境界上转,否则就着相了。

2.拙火的原理、修法与实例

在《药师经的济世观》中,太老师讲:“必须要在自己定慧的境界上,发起身心内在的自性光明,这个自性光明不是像禅宗或其他的宗派所讲的理上的自性光明,而是密宗的生起次第着相的光明,也是自心内在由定所引发的光明,等于楞严经上所说的:‘脱黏内缚,伏归元真,发本明耀’,就是定力到某一种程度,六根六尘的关系解脱了,自己制心一处,在内部,这个内部不分身体的内或身体的外,就是那个宁静的内部,由自性的功能所发起的神光。”

这也就是密宗的拙火或灵力,显教将其翻译为三昧真火,是生命本有的功能,只有在解脱六根六尘之后才能发起,以三昧真火转化色身,自然可以消灾延寿。太老师讲:“发起以后有两种修法,一种就是发起定,定在拙火光明境上,进入四禅的境界,最后自己到寿命的尽头,业报到最后结束时,以自己定慧的功力,不需要借助外来的、人世间的火力,而把自己炼化。这种情形的修法,在经典上记载,过去在印度,乃至于佛教传入中国,东汉到唐宋这个阶段,还有很多修行人可以做到。元朝以后,明朝、清朝一直到现在,很少见了”。

近代的实例可见《虚云老和尚年谱》中,具行法师自化的情形,法师“自取禾秆数把。披袈裟跏趺坐。左手执引磬。右手敲木鱼。面向西念佛。自放火”,当时“寺中数十人。无见闻知者。墙外人见内放大火光。”,在殿后找到法师后,“见趺坐火灰上不动。衣物如故。惟木鱼磬柄成灰”。近看法师“巍然不动。近至身前。取引磬。忽尔全身倒下。成一堆骨灰”。具体内容请见附文。

遗憾的是另一种修法太老师没讲,我个人猜测应该是在世间行菩萨道,像南太老师和张老师一样,度众救人,而又没觉得自己在度人。

 

二、求药师佛加持,转化色身的方法

转化色身的方法很多,南太老师在《药师经的济世观》中指出了求药师佛加持转化色身的方法,首先心行上应具有药师佛十二大愿的愿力,其次是要避免《药师经》中所讲的各种不好的心念,随时在内心上修清净梵行,之后应至诚一心念药师佛的名号或药师咒,祈求药师佛加持,等定慧到了,自身光明随时可以跟佛的光明相接。

 

    1.要有利益一切有情的愿力

学佛修道首先要反省自己的发心立志到底是什么,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如果发心不对,后果永远不会对。

太老师讲:“学佛要特别注意一切佛的本愿,这才叫学佛。‘楞严经’说:‘因地不真,果招纡曲。’”

“药师佛所发的十二大愿,总归一句话,是‘令诸有情,所求皆得’,要使所有的众生所求都能如愿。这是当初药师佛学佛修行的动机。”

“这十二大愿的精神所在是什么?就是‘舍己为人’四个字,忘记了我自己,而为一切众生着想。换句话说,药师如来的正法宝藏是一切利人,不是利己。”

所以如果有自私自利的目的,比如为了身体好,或者为了打坐得到什么境界,或者为了空掉念头,这些动机都是错误的,必须发心为了利益一切众生而修持,才是正确的动机。张老师上次禅七也讲到“无私即无病”,因此学佛也很有趣,如果为了自己身体好而修行,则不会有真正的大成就,相反的,如果改变自己的心理,真正做到舍己为人,不顾惜自己的身体,反而能够获得药师佛的加持,而达到真正的无灾无难,没有烦恼病痛。所以,虽然本文题目为转化色身的奥秘,但如果为了转化色身去修行,动机就错了。

 

    2.从起心动念上反省自己,为善去恶

 除了发心要对之外,还有在心行上随时随地的反省自己,因为心理会转变生理,心理不健康,表情、神气、生命的四大就呈现出来,就已经在累积病情。而内心上修清净梵行,根据《药师经》,太老师告诉大家要从以下几点入手:

1)布施

太老师讲:“不论大小乘的修持,均以布施为先。布施在中国固有文化中是‘仁’的发挥,人字旁加个二,就是人和人之间,只有爱人,慈悲他人才称得上仁。”“仁是佛家慈悲布施的基本,仁慈行为的第一步就是布施。”

“菩萨道的道德标准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如果做不到就是悭吝。凡是悭吝的人一定贪,贪的人必定凶狠,这种心念是连带的、必然的。”

“悭贪是一切众生基本的心理,这是心病,这种心病只有心药才能医,心药就是自己了解道理后懂得布施。”

“其中意义很深,能在心理上解脱得开就是内布施。内布施就是解脱、放下,一切外境都能够摆开。外布施是把自己的财物、一切的好东西给别人用,你要拿去用,众生悭贪嘛!满他的愿。”

六度第一个就是施,因为众生都是悭吝的,而悭吝的果报就是饿鬼,如果不能真正做到布施的话,色身转化绝无可能,所以就这一点就真的好难,真正自心反省一下,我个人有时候是越学佛反而越贪,打坐,念经,拜佛,求佛加持,求智慧,在禅堂还想坐个好位置,住宿还想找个好床位,吃饭还想怎么吃能够色身调好,哎,完全在贪心中求而不自知,还认为自己学佛修道很高贵,真是汗颜。

2)虚怀若谷,成就正见

太老师讲:“‘药师经’这一段讲戒律的重点,首先要我们好好熟悉戒律,然后好好守戒,不要破戒;要不破戒必须有正见、多闻;要正见、多闻的最主要条件,必须去掉增上慢,去掉以自我为主的心理。所以,归根究底,重点还是在一个‘增上慢’。”

“戒,是一切要有正见,而且最重要的是去除增上慢心,以多闻培养自己的正见,因得正见而戒行清净。不得正见,一切众生自心已经成病了,纵然闻药师如来名号,也很难相感应。”

“所以大乘经典、小乘经典均要研究,才会了解经文深义,进而增加多闻,成就正见,如此才是真修行。”

有正见才有正确的修持方法,否则就是盲修瞎练,而正见自多闻来,所以要深入并反复研究三藏十二部经律论和南太老师与张老师的著作,然后在心地上对佛经中的含义一步一步的求证。究竟来说,只有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大彻大悟,才是真正的正见,所以只有菩萨才能说法,大阿罗汉都没资格。而众生的我慢与生俱来,我慢会阻碍自身的学习进步,因此必须虚怀若谷,遍学一切法,才能慢慢成就正见,太老师在南禅七日中也讲,参学要“先关后开”,从心行上来说,只要有轻视的心,都会障碍修行。

3)修习十善业,清净身口意

太老师讲:“人有这种害人的心理,一望而知。现代心理学已和医学结合,人的心理有了重大改变,血液细胞立刻跟着变化。尤其发大脾气的时候,当场抽出他的血液来检验,血液都会变色,具有毒性。”

“人的心理如果有各种坏心思,久了以后,生理上神经细胞必定跟着变化,不过他自己并不知道。”

“我们修行的重点在那里呢?不论大小乘,它的基础是先修十善业道,把身口意的恶业转成善业,这才叫修行。所以修行是随时随地检查自己的思想、言语、行为。”

因为众生都有“悭贪嫉妒,自赞毁他,好喜乖离,更相斗讼,恼乱自他”的劣根性,所以我们在日常生活为人处世中,潜意识的劣根性牵引着每个人在处处作恶而不自知,所以应从十善业入手,清净身口意,从内心上逐渐转化,慢慢熏习自己的种性,开始先是有意识的自我防范,久而久之会变为自然而然的习惯。只有打好十善业道的基础,修行才可能上路。

    4)持之以琚A心斋不变

    太老师讲:“我常跟同学们说,我晓得你们很发心,发心是佛家的话,就是一般人说的立志。但是我晓得不到三天,第四天就松懈了,慢慢地不动了。一个人入世也好,出世也好,一生有没有成就,就看他能不能做到‘久要不忘平生之言’。这是非常难做到,因为环境的改变,自己马上变了。变了还找许多理由原谅自己,为自己作解释,结果还觉得自己没有错,错的都是别人,再不然就说这里的环境不好。”

“现在戒律来了,想修药师佛、药师法,要受持‘八分斋戒’。拿白话翻译要加一个字:‘八分斋的戒’,就容易懂了,观念就清楚了。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有人能够受用保持八分斋的那一种戒律,或整个意念在又受又持中;换句话说,就是当时受戒的境界在一念中一直保持下去。不要说上午念了经,打了坐,心境很好,下午为了一点小事,又恨人,又骂人,又恨不得杀人。那还叫受持啊?那叫受持魔戒,受持地狱戒,马上又是一分果报累积下去。”

“受持八关斋戒,心能行善又能一心不乱修持药师佛的名号、法门,不但现生能得药师佛的感应,同时临命终时,亦能随你当时的一念,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假定有人差一点,所谓差一点就是业力与愿力不足,功德与戒行不够,亦能生于天上。”

斋是出自《庄子》的“心斋”,指内心无杂念、妄想和欲念,保持清净的念头,在这个物欲横流眼花缭乱的时代,能做到心斋已经很难,更难的是一直保持下去,并且碰到各种困扰和刺激也不为所动,而且昼夜不变,甚至夜里做梦也不犯戒,只有这样,这样才是真正的受持,才是真修行,才能得到药师佛的加持。

 

    3.念药师佛的修法

有了上述学佛修道者应有的真正心行之后,在修法上,南太老师在《药师经的济世观》中介绍了念佛法门,所以其它修法暂不讨论。

念佛在修法上,用杂念妄念去念则无法得到感应,必须一念清净,身心内外一片琉璃光,在药师佛的境界中,自然得到药师佛的灌顶、加庇,自然无病无痛,这也就是长寿佛的修法。

具体方法有两个,一个是用观世音菩萨的耳根圆通法门,太老师讲,要做到“‘返闻闻自性’一边念药师佛一边返闻能念所念,听自己念佛的声音。‘初于闻中,入流亡所’,自己每一个心念、佛号一字一句清清楚楚,中间没有一点杂念,自己听到自己内在的声音,入到法性之流,‘亡所’,忘记所念,念而无念,无念而念。你看看那个时候有没有感应?”

另一个是用大势至菩萨的念佛法门,专念受持,太老师讲“专念受持恐怕不容易做到。有些人很努力日夜都在念佛念咒,其实还是妄念在念啊!‘专念’就是‘一念’,前念不生,后念不起,中间这一念与佛相应,就是专一之念。譬如念阿弥陀佛,要与阿弥陀佛的四十八愿、光明、愿力相结合,保持‘相合’的一念,前念过去,后念不起,中间不是空,也不是有的这一念。如果念药师如来,专念则是青色净琉璃光这一念。注意啊!不是说前念已经过去,后念不生,中间这一念当体即空,不是当体即空,当体这一念是专念、佛念。”

 

    4.修持密法

    在《药师经的济世观》中,南太老师还传授了有关药师法门的密宗修持方法,包括坛场的布置与供养、如何结药师佛手印、如何替人治病、如何消灾免难、如何死而复生等。有修持的人的确可以利用药师法为人治病消灾,但前提是自己有相当的修为,不可随便,太老师讲:“自己若无相当的修证,不要随便开玩笑,那反而有罪过。自己有效验征兆,一念,开眼闭眼都是光明一片,那就绝对有效了,非常之有效。这个要特别注意,不要随便。”

除了念药师佛的名号外,修行也应该持念药师咒,太老师讲:“这个咒子平常至诚念满一百万遍,效力很大。”,但要注意持咒禁忌是“‘常清净澡漱’,也就是自己“内外要干净。洗过澡,漱过口,最好吃素,不要吃荤,万一吃荤,最好不要吃大蒜、葱,不然咒语不灵,只有准提咒一切都不避讳,其他咒语都有避讳”,平常心里随时念,可以保健康,命终之后也能往生东方药师琉璃世界。

除了药师咒外,十二药叉大将的名字也是咒语,太老师讲:“念的时候,下面称号可以去掉,十二药叉的名字一路念下来,最后加一句菩萨摩诃萨,非常灵验啊!”,并介绍了五色丝线打旛结的方法,“结可以打成最简单、最普通的蝴蝶结,一边结,一边念,念完了打十二结,挂起来就是旛。十二神将的名字,一边打一边至诚念,自己生病时念药师琉璃光如来,乃至打结念十二金刚菩萨神将名字,挂在自己旁边或病人身上,等他好了要散结,不要老是结着。”

 

 

附文:《虚云老和尚年谱》记载的具行法师自化的情形

 

七十三、民国十三年甲子八十五岁
  是年在修理全山祖塔。及七佛塔。共十六座。修全寺佛像。五百罗汉。胜因寺大殿。铸大铜佛三尊。修西方殿。塑三圣像等事。春戒期毕。具行禅人自化。予为文记之。

  1、具行禅人行业自化记

  师名日辩。字具行。会理籍。幼失怙恃。依曾氏姓。继以女配。生二子。家贫苦。余至鸡山。伊全家八人在寺工作。宣统元年己酉岁。运藏经回山。传戒。师年二十。领全家八人乞求出家。师是年二十一岁。不识字。耳极聋。貌丑。日种菜苦行。夜礼拜。念观世音菩萨。习坐。间则学课诵。不要人教。自极精勤。民国四年乙卯岁。告假出外参学。至民国九年。余住昆明云栖寺。师回助任种菜职。能上殿课诵。暇则缝剪及造竹器。不辞劳苦。日种菜园。余菜则送人结缘。不蓄余物。口无多语。及在下院胜因寺种菜。见其密行难得。是年戒期。请为尊证。比丘戒毕。即告假往下院。至三月二十九日。午参后。往胜因寺大殿后晒坪内。自取禾秆数把。披袈裟跏趺坐。左手执引磬。右手敲木鱼。面向西念佛。自放火。寺中数十人。无见闻知者。墙外人见内放大火光。进看。不见师。至殿后。见趺坐火灰上不动。衣物如故。惟木鱼磬柄成灰。下人来报。余因初八菩萨戒。不能下山。以书请财政厅长王竹村。水利局长张拙仙。暂代料理。张王见斯奇异。即向唐督说。唐率全家观看。巍然不动。近至身前。取引磬。忽尔全身倒下。成一堆骨灰。感众大生信心。唐提倡由政府为办追悼三日。瞻礼者数万人。唐将引磬作序。永存省图书馆保管。

  2、追悼具行禅人自化身生西记诗二首

  枯肠欲断只呼天 痛惜禅人殒少年 
  数载名山参谒遍 归来念佛荷锄边
  助兴梵刹同艰苦 密行功圆上品莲 
  燃背药王真供养 孔悲频殁尚凄然

  活到于今心更寒 惟师超逸不相干 
  人当末劫多缘累 君至临终一火完
  世念难忘蔬菜熟 西归且向夕阳边 
  伤心老泪挥无尽 一磬留音示妙缘

                尚德讀後:

如此、如此!

OK!OK!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