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實修驛站

五月的道南

   火车误点,急忙中又搭错班车,以试试看的心情,居然在路上拦到一辆市政府的车,却是去道南书院参加扩建开工典礼的,这下,真是又惊又喜。不禁感叹自己好运,说了句:菩萨保佑。司机也说道:正是。大家哈哈一笑。我的心里,实在很感谢他们。

   五月的风,凉爽中还有一丝寒意,二边的田地,满是青青的秧苗,细细柔柔,想起老师唱过的诗:一雨郊原草木柔……

   远远地,就看到书院旁边搭了个台子,红色的布幔上写着:道南书院新址扩建工程开工剪彩典礼。四周彩旗飘扬,围着那一块已荒芜好久,长满青草的田地。

   进了书院,人不少,但很安静,只有老师身边的刘女士马上走了过来,一边打招呼,一边叫在门口的黄博士和魏博士:帮忙提行李啊。我一看二位博士走了过来,吓得赶紧摇头:不用不用!我自己来!一进屋,就看到已经有一群人围坐在客厅里了,都是政府官员,老师仍是一袭长袍,笑容可掬地坐在老位置。旁边有几位道友帮忙倒茶,每来一个客人,首先递上一杯茶。后来来客太多,又拿了一张小方桌才坐下。

   不久就开始仪式,天空艳阳高照,扩音器放着阵阵音乐。这次有好几位是从国外赶来的知名人士,但只有一位美国孔孟学会负责人王先生(非常用功地记着老师的每一句话),和一位美国道友(中文名字王如山)听完老师的全部课程。其他人只参加了几天。

  老师的致词是: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各位道友:

  大家好

道南书院在传承发扬中华和平、和谐的精华文化思想,希望与全世界人文精华互融、互摄在一起,当此中国新兴气象飞升之际,书院扩建开工典礼,象征着中国的汉唐盛世,将来降临,谢谢各位。

十点左右结束,老师一送走客人,十点半就到禅堂讲课。首先从什么是真正文化开始,讲到人及动物最需要的----抚爱抚慰,最后结论:解脱自己的方法:不要做baby,作一切众生的母亲。已是中午了。老师马上下楼陪客人吃饭。

   与其说老师陪客人吃饭,不如说是陪着说话。因为老师只喝一碗薄薄的白稀饭,因这几天消耗大,有时要添一碗。

  这七天,可能是老师最忙的时候。亲眼看到老师还上着课,就有一批批的来访者在等候了。只看见老师除了上课时讲,课间休息时在客厅里,房间里讲话,在饭桌上讲话,没有停过。最后一天晚上,明月如钩,一边在客厅接待来客,一边让我们行香。然后在院子提点了几句,打了香板。又进去谈话。接着又上课。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又开过来刀,没有真功夫的话,怎么可能吃得消! 

  跟着老师的刘女士,更是忙得团团转。一边写板书,一边帮老师接待客人,早晨中午常去政府机关办事,或去机场接送客人。晚上陪大家到最后,嗓子都累哑了,但精神十足,从没有听她抱怨累,只是为村民们种种无理行为而颇为无奈。

   一般对村民有关造房子的要求,都由刘女士接待。我们在听课,经常听到楼下吵闹声。有时声音大了点,课间老师就跑到阳台提醒刘女士:你不要有是非啊!然后就听到刘女士的声音:老师,我没有搞是非。……

   最可怕的一次是,我们正在静坐时,突然听到巨大的声响,我的第一感觉是:一定是施工的卡车撞到了书院的铁门了!后来才知道,是村子里的村民来闹事。大家吓了一跳

   尽管刘女士反复耐心地跟村民说:我们这个建筑是有中式风格的,不是一般的人可以造的。所以不可能答应你们的全部要求的。以后房子造好了,对你们也是很多益处的,不要只看眼前利益。可是村干部居然说:我们从没有把老师看作一位老师,只把他当作一个台商……

    老师也说过,中国奥运会六年办成,世博会二年办成,在自己老家起个房子为什么会这么难。弘扬中华精华文化为什么这么难?

  二十几年前第一次来这里,村民的贪婪无理还可以理解,因为那时穷。但也不至于把书院的门、窗、墙里的电线都挖个干干净净。不致于因为老师捐给学校的钱不够,就把老师家门锁住,堵住要赶飞机的老师……学校修好后,到现在又破旧不堪,明明有钱,却不修……贵州朋友送给学校的几百套儿童经典读物,也都扔掉了……现在家家都有了新房子,好多有了新车子,池里有鱼,笼里有鸡,地里有菜,有工作的都拿几千元的工资,为什么个个把这个工程当作块肥肉,都要来啃一口。花了几倍于本地的价格买的地,居然多少年来都不能在上面造房子,真是怪事。

   更让老师头疼的可能是老师在本地的亲戚了。有一次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把来提要求要挟老师的亲戚叫到禅堂,当众告诉他们:这个工程现在是属于政府管的了,是大家的钱,跟老师没有关系,如果有要求,老师会介绍你们给政府官员的,具体你们去谈。不要再来了。和颜悦色地送走他们后,老师述说了他的真实心情:心如刀绞。现在中国这样的人有十亿,中国的未来怎么办啊!?

   当老师说到这里的时候,相信每个人都有痛心疾首之感。可是,可是,唉!真不好意思啊!坐在老师前面的我居然在享受!因为老师说话时,我从头到脚感受到一种清凉啊!这种清凉从心胸开始,什么是沁人心脾,心旷神怡,我总算体会到了!然后慢慢漫延到后背,一直到尾闾,最后到脚上。全身都是晶晶凉,透心爽的感觉。好舒服啊!如果打坐是这样的,千年万年都愿意坐下去的!老师在忧国忧民,我却这样享受,真的觉得很不好意思,对不起老师一片悲心……

五月四日,禅七第四天,终于来了二位珍贵的客人,是南老师的学生 向子平先生和沈诗醒女士,名闻遐迩的一对夫妇。可能大家很熟悉了,但我是第一次见。他们应老师邀请,刚下飞机,茶也没喝一口,就到了禅堂。

     最先吸引我的是二位脸色红润细腻,神情沉静坚毅,没有一丝的疲惫感。向先生穿一件旧的黑色棉夹克,旧的牛仔裤。沈女士着普通梅红色绒衣,卷曲的头发,用普通黑色的发扣扣得很整齐。光看衣着,完全是二个再平常不过的人。

     老师是请向先生介绍南老师生平的真实情况。因为现在外面传得很乱,吵得一塌糊涂。

    而向先生的第一句话是:南老师一辈子都没说过有学生,但他很多次说张老师是他的老学生。这是南老师漏嘴了,被向先生抓到。(这时老师插嘴否定),向先生淡淡地说:有录音为证的。

     (这使我也想起老师也有漏嘴的地方。当初刘女士将老师平常写的只字片语,和课堂中一些精彩语句收集起来,经老师审核,出了一本《禅门语录》。老师去见南老师时,恭恭敬敬地呈上去。当时正十一点多,人不少,南老师一拿到手,马上用别的书盖在上面。后来南老师用半小时看完,什么也没说,只是在老师肩上轻轻地拍了三下……

     每次参加禅七,我都把老师指定的内容---都是南老师讲过的,仔细地看。回来后,又将听课笔记与之对比,没有一处是相违的。反而因为老师的解释,将南老师的意思直白地掀明了,又能很厉害地从另一个角度加以发挥,非常利于加深理解。

     我从前也有点奇怪为什么老师常说,老师因为没有时间,有些南老师的书都没看过,但老师绝对相信南老师。后来才知道,这是老师的自信!虽然老师没看过,但在听南老师的录音的时候,我发现南老讲课时常点到老师的名,原来老师基本都在场。老师与南老师真是心心相印。)

向先生夫妇也详细地介绍了南老师生活中的一些细节。如

  南老师待人接物,都表现儒家风格。如送人一定送到电梯门口。收到任何人的礼,一定还礼,尤其是不认识的人。

  在艰苦的时候,常当了钱去帮助别人。雪中送炭。等等。很多人都没有学到南老师的细节,只有张老师是学南老师的。

南老师对张老师是想骂就骂,提的问题,一定要老师老实回答。一个先生骂学生,是对他的爱护。

    南老师基本不出来的时候,只有张老师在弘扬《楞伽经》《楞严经》。

    南老师有二十万册的书。

    南老师最注重的是能帮到时修行中的人。讲佛法,儒家道家,都努力用种种方法,让大家懂。

    南老师对每个同学的心得报告,一定亲自看,亲自批。有时一二句不能回答者的,就在第二天当众先回答。

    对提问的信件,以前一封封回。后来实在太多,就口授。

    南老师喜欢原汁原味的海鲜。可是基本上都不能尝到。吃菜只是舌尖上的,吃个味道,都吐在一边。

    南老师易经很精,也很会看,但几乎从不替人看相算命,偶尔点一下。对缠着要看相的人,基本都是推给向先生。

    南老师天天要见很多不愿见的人。对坏人更好,让他们重新做人。

    南老师在建设太湖大学堂时所付出的艰辛:光设计就是三次,一次次研究,将中西精华融合一起,亲力亲为。200多亩的土地上,每天必须走一圈,检查建筑不到位的地方,包括电灯,电闸,水笼头。及时处理问题。

    南老师在太湖六年期间对中国文化作出的很大贡献。

    南老师眼睛不好,但想看见就看见。有时会对向先生说:你有点胖了。也会对沈女士说:这几天你用功得不错!

     南老师心里一直是打算路边死,路边埋。并不想去医院,因怕对大学堂不好,才去的。然后入定,说走就走了。

    南老师圆寂前一直说:有什么问题,赶紧问。

让我感兴趣的一个细节是:当初南老师让向先生找一个地方,向先生经过细致考察,推荐了庙港。南老师就亲自来看。 

   当时是20001118日。向先生先让车从大堤树木稀疏的地方开去。等到渐入佳境时,对南老师说:您看这里,以后您可以在上面骑马。因为晓得南老师当过军人。南老师说:不,我骑条驴。到了树荫浓郁处,又对南老师说:这里树荫很好,可以摆个书桌,喝喝茶,看看书。南老师当即拍板:我决定了!向先生又连问二次,得到确切回答后,马上打电话给当地政府。十八分钟后,当车停在宾馆门口时,已经辅上了红地毯,四套班子的人马都在恭候了。原本只谈五分钟的,结果因为当地电缆出了点事故,停电四十分钟,就谈了四十分钟……后来的事大家差不多都知道了。

     这使我想起了有个人在回忆录中的话,他也跟南老师接触好久的,南老师好象也很喜欢他。曾经跟他说:一起去骑着驴消遥。当时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原来出处在这里。

    看来,南老师一直惦记着这事。可是终其一生,在太湖六年,却连这么个愿望都没有满足。这么一想,眼泪就要下来了。好在想起老师的话:南老师虽然一生很苦,但由于南老师年轻时就进入化境,也就不以苦为苦了。

    最后,老师作了总结:

   南老师说过:“云门饼”最难学。但南老师学得最好。

一,南老师修“云门饼”,对别人有求必应。

(向先生插话:南老师无求也应。有一次过年,向先生因为还完贷款,过年是身无分文,从没告诉南老师。结果南老师送了十万元过来。)

二,再烦也不烦。特别是对人真正的慈悲。

三,老师24岁认识南老师,多少年来从没听到南老师在面前批评人,议论人。

四,绝对真正的,有吃大家吃,有玩大家玩。

五,南老师是真正大慈大悲,又超越大慈大悲。在日常中,度尽一切众生,又无众生可度。

    在座的要继承南老师的,以南老师为榜样。希望南老师走了,不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是由大家来继承,因为这是全世界都需要的。

尚德讀後:

       記得十多年前,我在廣東孚山參加道家會議,輪著我報告,講不出話來,猛然暴哭的說:

中國老百姓好苦啊

三十年來,尚德日以繼夜、忘我的為中華民族的統一與復興,奔走服務,以迄於今。

     貴州大學中國文化書院,出刊物說,要走尚德鼓吹的人文路線。

這個人文路線,無非是在和諧和平中,講理、有禮。

有網路曾說:我是聖人,就像曾國藩、毛澤東等等。

全不為真。

尚德凡夫一個也,但希中國強盛復興,不再受帝國主義欺凌,老百姓安居樂業。

如此如此。

尚德在湘潭有一個小房子,每年春秋兩季,回故鄉掃墓。世界各地的朋友就來聽我報告唯識大義。空間太小,大家吃飯時,只有蹲在地下吃。以前只要我有一點能力,無不盡心盡力,而今老矣,很沒有趙州茶。

道南書院就這樣的繼承了南懷瑾、汪道涵、辜振甫諸位大佬,從事人類和平的大業。

再說一遍,如此如此。

此實為

天命之謂性

執其兩端

用其中於民也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