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國即善文化

善文化即強國

                初讀方公東美先生之《華嚴宗哲學》淺思(一)

                               申平

人類究竟有沒有文化?若沒有文化,那怎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若真有文化,又怎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這些問題当然涉及到對“文化”一詞的定義。想到南公懷瑾先生曾說:“人類的歷史文化,永遠只有二、三十歲。我們認為東西方文化長達幾千年,頗有自抬身價之嫌”,因為“我們生命的最高成就,多半中年就完成了,老年不過是停滯在中少年的理想,使之變成事實。世間出世間的事業都是如此,每一代每一代累積的經驗加上去,始終停止在中少年階段。人智慧最成熟的時候,是五六十歲到七十歲之間,可是智慧成熟了,就像蘋果掉下地來一樣,一代一代永遠掉下去。”這真是對人類文化一大深刻的諷刺。而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物質與精神,宗教與科學,東方與西方------種種问题的矛盾衝突日益凸顯。有人說这背後其實是文化的衝突。有時,自己倒寧願相信是人類自己沒有真正的文化。或者說,對真正真善美的文化沒有做一番全面而深入的瞭解和驗證。通過對方公東美先生的大著《華嚴宗哲學》的閱讀和學習,更加發現原来自己就是沒有文化中的沒有文化。同時發現,原來在人類的文化中,還是有如華嚴宗哲學這般真善美聖的文化,讓人心嚮往之!

方公東美先生學識廣博,貫穿中西,幾乎對古今各類哲學思想皆有深入的研究。對於各派宗教與科學思想方面,他亦有獨到的見解。所以整部《華嚴宗哲學》的知識涵蓋面甚為廣泛,與其說是對華嚴宗哲學的探討,不如說是籍他所理解的華嚴宗哲學思想為主線,對古今中外人文思想文化的一番批判與梳理。故若無經年累月的深厚哲學功底與對各類知識廣博的攝取,初讀《華嚴宗哲學》,實是如入五里霧中,看得天馬行空,頭頭是道,卻往往不知所云。

“一為無量,無量為一”;“攝一切入一,攝一入一切”。方先生的《華嚴宗哲學》涵蓋雖廣,但若抓住其中的一個要點,亦不難發現他的重重思路,皆是以此为中心而開展的。以他在《華嚴宗哲學》堜猁磾z的生命哲學模式為例,這種生命模式可稱為真善美雙向圓融生命哲學。它的實質如《楞嚴經》中觀音法門所提到的二殊勝:“一者上合十方諸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華嚴宗哲學》的主旨,便是對這種上下迴向的雙向圓融哲學模式的各種主題,不同角度與含義的展開分析與對比。若把它拆开来看,這套模式大致可以分為四個步驟:一、通過對知識經驗的積累觀察和對自身煩惱的反省,看清楚現實世界的真相,深深發起出離之心;(厭離)二、運用方法進一步向上修持,層層超越,漸漸達到最高的智慧成就;(法滿)三、不住于個人的最高境界享受,反而因為對眾生的憐憫而向下行,把最高的光明分享與下面的黑暗,在此過程中積累各種差別智,方便度眾;(行布)四、直至心佛眾生三無差別,光光相應,互融互攝,平等圓融。(無礙)需要指出的是,分出這四個步驟只是為了文意說明而勉強進行的分析。在方法論上,它們並不是彼此孤立的四塊,而是首尾一貫,雙向周流不息的運轉。

若以此為著眼點再來看《華嚴宗哲學》,不難發現它幾乎各方面的論述,都是依此為思維原則而層層反復展開的。比如書中談到生命世界領域劃分的問題時,以其為立體的多樣的層次:從色界到有情世界,從物質領域到生物領域,從心裡現象到心靈世界、精神世界、生命世界------皆是層層向上的點化,它的依據不離此一生命哲學模式。在談到從印度佛教到中國佛教各宗的演變歷程,從十二因緣、四聖諦到中觀般若再到涅槃等理論,從業感緣起到賴耶緣起、如來藏緣起至法界緣起,也是根據此一模式進行劃分論述。對於印度的宗教、哲學演化流程之批判,對西方哲學里科學思想與宗教的問題,宇宙論、本體論、知識論等的問題,諸種哲學、科學方法論的缺陷,各種語言、語義學表達的障礙,邏輯學的演變及謬誤等等問題,也都是依此一原則為標準進行批判的。

《華嚴宗哲學》裡面值得關注和研究的問題非常多,大多數問題都可以构成一个专題的研究方向,并非简单的一两句话所能解释清楚,它涉及到對整個哲學,宗教,科學等各方面知識的掌握程度。對於真正希望了解哲學與嘗試人文精華文化統合的人,本書中所提出的这些问题是值得逐一深究的。

方先生有一句名言:“真做學問比守寡還難”,信哉斯言!從《華嚴宗哲學》里信手拈來的對各類知識的深入淺出地講解,看到方先生治學的用功之深,愈發讓人欽服。而他的著作里所散透出的那股對真善美世界的無限嚮往與對人類現實命運悲憫的聖者情懷,更是感人至深!孔子曾說:“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蘇格拉底也說:“我只知道我不知道什麼”。可歎千百年以來的人類,自己沒有文化,又不願意踏實的學習,整天在無知中搞觀念,在搞觀念中無知,無知的觀念促成各種盲目的行動,彼此殘殺至今。原來就是在自己的觀念中打架,誠至為可憐憫者也。

想到歷史上諸如“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之類的盲目性口號,實際上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體,也不知道用是怎麼用,對於中學一知半解,對於西學也是只知皮毛;想到有些整天說佛學高明哲學不究竟的人,也許佛法沒有半點證量,可能連哲學原著也沒有讀過幾本;想到整天忙著抬這個扁那個的人,卻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而大家(包括自己)都在談論文化。文化!文化?

學問深時意氣平,事非經過不知難。此誠千古不易之名言矣!我們應該像方先生學習,做一個真正有文化的人。至少了解和承認自己沒文化,但保持在謙虛有禮的學習中。

曰:真善無量,學海無涯,但莫止進,美在其中。是愿!同禱!共進!

 

尚德讀後:

    望大家有文化。

    強國者,善文化也。

標題「強國即善文化」,為尚德加上的。

未來統一世界,一定是善文化統一的。

睽諸歷史,強霸強霸,終將灰飛煙滅。

個人如此、家庭如此、團體如此、社會如此、天下國家、更如此也。

最後幾句:

中國歷來真正的文化精華,是真善美的善的文化。

存在為真,惜其真為善,喜其真為美。

實則真善美,是一而三、三而一的。所以中國過去的建築、音樂、詩文、繪畫、戲劇,無一不契應真善美,美之至也。

千萬莫拼命搞宗教,結果把宗教搞成假的。

千萬莫拼命搞生意,結果把生意搞成只是剝削。

千萬莫搞假民主,結果只是官商勾結、無盡的賄賂。

千萬莫…….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

於台灣關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