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格局為要

夢必成

覆 薛亮

張尚德

尊敬的黄博士,

您好。

    弟子拜读老师“呼籲建立新的宗教”一文,有以下感想。

    这么多年来,从好的角度讲,各个国家包括诸多国际组织,象无头的苍蝇一样,搞这搞那,上窜下跳,寻找人类的出路。其实老师一句话就讲完了,就是“建立新的宗教”。

    这两年来,弟子象无头的苍蝇一样,搞这搞那,上窜下跳,老师一句话也讲完了,搞不成,因为“至於新宗教的宗、律、養(教育與供養),究竟是什麼、要怎樣辦,則需政府、大真學問家、真正懂宗教者,共同商議規劃定奪與實現也。”哪里有这些人???不会有文天祥了,因为没有忽必烈了。

    孙中山先生的遗言中谈到:“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 

    毛泽东先生,当时还是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学生,就以“二十八画生”的名义,向长沙各校发出《征友启事》,邀请有志于爱国事业的热血青年和他联系,以便结为志同道合的朋友。 

    再往前面看,刘邦有张良,萧何,韩信;唐太宗李世民有魏征,房玄龄,长孙无忌;朱元璋有刘伯温,徐达,常遇春;建立一个政治朝代,尚且如此,何况是为人类永睆眲蝖A建立起一条出路?

     宇宙的真理就摆在那里,“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所有东西往圣先贤的教义都是从真理出发,去治理一个时代的良药。然而法久弊深,以至于慢慢演变上升到东方儒,释,道的最高真理被曲解,变成了学问,甚至是无用的知识;西方耶稣,默罕默德的信徒之间的杀伐战争,更是从来没有停止过……

 “觉海性澄圆,圆澄觉元妙,元明照生所,照性亡”,阳极生阴,阴极生阳,道法自然,法尔如是,本来如此,又有什么好说的?心能转物,物也能转心啊。诸佛菩萨有无边的神通,无量的智慧,一切众生的业力也有多大,两个平等。

     所 以,我有时候蛮佩服光明会,共济会,这种在欧洲中世纪时代就存在的秘密地下组织,前赴后继,人才辈出,迄今尚能掌握着世界各国的命脉,愿力不可谓不宏大, 一句话,就是要用金钱权力各种利益来控制整个人类的命运。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这些所谓的追随往圣先贤的咸人,剩人,能真正联合起来,在真理的引导下, 为这个时代去建立起一个新的宗教,哲学,文化,模式,概念,系统,结构,象老师所说的新宗教的宗(东西精化文化在形而上方法论上的统一)、律(礼法,经验 地落实到现代人的衣食住行,生活的点点滴滴中)、養(在各个层次,各个阶层的平面宣传推广普及和局部纵深的尝试和试点),并能够使这个火种永远地延续下 去,交给后来者,我想,至少我们没有辜负自己作为人,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意义吧。

     也许是痴人说梦。毛泽东先生,如果当年解放全中国以后,就立刻开展中国传统精华文化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融汇工作,也许又是另一番景象吧。

     蒋介石先生,如果真正懂了虚云大师给他的信的内涵,或许也是另一番光景吧。

   这些伟人都没有做成的事情,我们岂不是在妄想?

    结论:是在妄想。

         明知妄想还是要妄想

         因为虚空有尽,吾愿无穷,

         此事业一定会成就,且必然从民间发起。

         这辈子作不到,总有一辈子做到。

 

   薛亮拜上

           尚德讀後:+

全對

民族大夢

有情來下種

萬紫便花明

十年生妙果

二十年集大成

重要的是:

際此世局大變、也是中華民族真復興時刻

千萬莫忘記:

生於憂患

死於安樂

莫搞:

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在事實上不為真、在價值上毫無意義的小爭小鬥。

大格局為要

在戰術上

任何一方面

必須大格局也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於台灣關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