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無觀世音菩薩

                                                古草飞

   眾生,自存在以後,便在總總條件与限制中,不得解脫自在。各類條件的限制,仿佛各種繩索的捆綁,隨著無明的衝動而引發每個作用。當沒有運動到“繩索”盡頭的時候,我們很難體會到它的“牽拉”,覺得自己還自由无事;當被一根“繩索”緊緊拉住不得解脫之時,不是恐懼和憤怒得盲目亂竄,引發更多的“牽拉”;便是被它引得馬上回頭,彈向“繩索”的另一端,往復輪迴------更可怕的是,大家原來都是綁在一起的。牽一發而動全身,於是互相盲目衝動,彼此“牽拉”作用不已。在這個過程中,誰不是只想著保護自己?誰又能停止下來?誰願意犧牲自己?誰又能救誰?

由於眾生的業力習氣各異,捆綁的限制條件是各不相同的。於是眾生表現出來的形態各異,以世俗的見解劃分,似乎各有高下。不過,既然存在的無始以來是每個都在各種條件的限制中,那麼實際上眾生彼此并沒有太大的差別,一切眾生就是一心,一心便具一切眾生相。在一種限制條件下,我是這樣,你是那樣;在另一種條件限制下,你是這樣,我是那樣。在沒有達到絕對的自由以前,原來你我都一樣——一樣的煩惱,一樣的可憐!你在我存在的各種條件下,很可能就是我;我在你存在的各種條件下,幾乎一定是你。在沒有絕對的跳出一切限制以前,你不是我,我不是你,但你也就是我,我也就是你。且只要還有一個條件限制沒有超越,當時空因緣成熟,就一定會發生“牽拉”作用。由於一個而引發另一個------重重捆綁,再入輪迴。

所以,當自己每次遇到煩惱和苦難之時,便可同時深深地體會一切眾生的煩惱和苦難;當看到一切眾生的苦難和煩惱之時,能更深入的感同身受。由於對自己和眾生一樣不得解脫的無奈而深刻反省和懺悔,產生謙虛和慈力;由於對眾生和自己一樣不得解脫的可憐而無比悲憫和同情,產生悲心和大愿力。悲己正所以悲人,悲人正所以悲己;悲己就是悲一切眾生,悲一切眾生就是悲己。於是勇敢地“站起來”,練習徹底丟掉自己,生生世世為一切眾生服務。在一切條件與限制的“翻滾”中,學習和修養絕對理性的“多聞”、正思”,由是把一切“看碎,看破,看扁,看透,看通”,慢慢地,成就最清明的身心,最高深智慧和最多樣的手法,從而超越一切情緒,化為無窮的愿力。隨時寂滅自在,智慧光明一片;隨處化身億萬,變化普現一切。上合十方諸佛,下化六道眾生。這是“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尚德讀後:

超越煩惱中的你我他,

回歸慈悲喜捨四無量心。

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