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师难懂吗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zhiying

近来,很多网友、道友、朋友都谈到张尚德老师的文章或开示很难懂这个问题,末学也有同样的体会。在这里,末学不揣冒昧,结合自己的修行实践,谈几点粗浅的心得体会,供大家参考,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海涵和批评指正。

 

张老师难懂,末学以为主要有三个原因:

其一是思想复杂程度的差异。张老师八十多岁,我们一般也就三四十岁,最多五六十岁。张老师的社会知识、人生阅历、修行经验、学术造诣、语言功底乃至看问题的高度和广度远非我辈所能企及。张老师文章或开示的表面意思可能很简单、很浅显、很开放、很跳跃甚至有时很莫名其妙,但我们却不能只看语言文字的表面意思,因为其言简意赅,字里行间还透出严密的逻辑性、鲜明的针对性,蕴含着丰富的时代内涵。

举个例子,在《蔣經國治世的真正長處在那裡?》一文中的第一句话是“蔣經國一生,是殺了一些不得不殺的人,因為別人要殺他”,如果对中国政治的黑暗、民众苦难的历史,对经国先生的经历,对最近台湾马英九、王金平之间发生了什么,以及对台湾佛教界及台湾各阶层的现状等没有较为深刻的认识,是很难从中体会出张老师为推动建立法治国家而不畏生死的铮铮铁骨和忧国忧民的情怀。从这句话,我们也可以看出,张老师是入世的,张老师的道,不是罗汉层次的道,而是大乘的菩萨道。

其二是心灵染污程度的鸿沟。按张老师本人的说法,他活在常光现前、常乐我净之中。而我们一般大众心灵都染污得十分严重,以自己利害是非得失之心,去测度一颗赤子之心,恐怕难免不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张老师有一颗纯净的纯真的心,他的这一个极为重要的特点往往被忽略,不能被认知,对大家而言,也是无可奈何、殊为遗憾。正因为有这方面的障碍,你对张老师的信任度不会有质的提升,理解张老师自然很难。

举末学本人印象深刻的一个体会为例,末学参加张老师的禅七,有半信半疑、考察研究乃至好奇好玩的心态,我最初并不信任他,甚至对他的一些做法感到非常失望。直到第二次去,老师在禅堂专门开示时,心中来了点似曾相识的“纯净”(怕大家着相,害了大家,我只用这个形容词),但这次我认到了,这个东东是装不出来的,我知道,不会认错人了。这时,我才开始真正相信张老师。看问题的立场角度不同了,再理解张老师自然就容易多了。

其三是禅的思维和教育方式。张老师是禅宗大师,是南怀瑾太老师的学生中唯一能拿香板的人,受到南师严格的正宗的禅的教育,打下了深刻的烙印,言语造作中自然充满纯正的禅的作派。末学以为:所谓禅的思维方式是超越两边,总体的直觉的领悟和肯定。所谓禅的教育方式主要是当下截断、总体把握。用数学公式来表达,禅的思维方式是:A可以=非A有可以=没有;就是A没有A所以A或者可把公式再拉长一点:是AA非非A所以A这种思维方式大大不同于我们日常的思维和生活习惯,我们日常攀缘的逻辑的思维方式是:A≠非A有≠没有;因为A所以B所以C所以D所以……世界万物。显然,对于禅的理解,逻辑判断(妄想)南辕北辙、力不从心。

举例来说,下面这六句话:道是金刚石;道是破烂瓦;道无所在;道无所不在;道就是道;道什么都不是。通常,以我们深入骨髓的逻辑思维判断,我们会认为这是六句完全不同的话。但禅者超越是非、有无、善恶两边,在一个禅者看来,这六句话虽表象不同,内涵意义却可以完全一样。打个比方,这不同的六句话是六根不同的指向月亮的手指,手指虽不同,指向的月亮却只有一个,完全一样。当然,这也只是个比方,如果你真悟到了有个月亮,很遗憾,不久你会发觉那个月亮也是个假名,月亮也不存在。那个东东,不是妄想,但也没有离开妄想;不是逻辑思维,但也没有离开逻辑思维;虽然没有,但也不是没有;再换句话说,正因为它根本不存在,所以它永远存在。

所以,张老师也为难:不说嘛,你认为你不懂(注意哦:只是你自己认为你没有懂,只是你真的不知道你真的懂,其实你早已懂了,你只是“视而不见”);说了嘛,也仅仅只是在增加你的妄想。怎么办?怎么办!---“啪”…!☆※#且听张老师的香板……你“见”到了吗?!。

尚德讀後:

千禱、萬禱、億禱

祈求南老師與諸佛加持

有持續禪門文化者

            能握:

禪板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