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上層樓

歷劫修下去

 

道南七日不可思议之体悟

时一

鄙人于7月份中旬参加道南书院的七日禅修,张公尚德老师选择的时节,阳气极盛,稻谷正熟。整个七日,气象万千,明显可以感知,不容赘述,只从实证经验报告一二。

第一日,因部分道友是修习准提法的,老师就先来一堂准提咒。我从没有学过准提咒,老师说听着就好了,我就洗心静候,随后,准提咒音一起来,我就惊讶,似曾相识的梵音,一下子就愣住了,随机,一阵触电般感觉从上而下,身内气脉不由自主开始乱动(我知道这是净气如醍醐灌顶,心、身纯净即可感应),忍不住哭起来。不可思议中抬头望老师,老师正微笑的看着我,好,我懂了。诸佛菩萨慈悲呀,岂因你修习方法不同而有分别。

顺便说一句,准提法的仪轨,我看了头大,后来,看了黄高证的六字大明咒与密宗关系,仍然头大。但是其中老师「無相念咒」大法開示:「念咒時,不在有、不在空、不在也不在,歸到自己本來自性清淨,一無所想,一無所願,身心皆亡。”对于老师的这部分开示,我十分欣喜,再后来,又有了老师关于无相念咒的更精微的开示,从而契入大明咒,深得其益。

接连二日,自己在禅堂熬腿,在无相持咒和念佛中和宇宙间、诸佛菩萨的净气接上,这个净气可以通透到双腿,明显的感觉到一种力量达到双腿。无相念佛或持咒的间隙中,有几次气息停止了,闷住了,好像要闷死的样子,心想,死掉算了。几次下来,自己觉得可能在通胃气。后来有几次,一下子,两个肩膀向后挺,好像气通夹脊样子,只是猜测而已,我一向不是过分理会。

第四天,老师对大众问还在熬腿?我的腿疼的厉害,自己觉得好像搞不下去了。无奈问老师,要不要和腿疼斗争。老师说明天晚上就不疼了,要拼命念佛。好了,如此,我就拼命念佛,行住坐卧都在念佛中,腿子疼了忍不住就不忍,好歹还可以保任那份清净。可惜,第四日夜半,本已多日不漏丹,却连漏二次,梦醒后惊慌,阳气如此渗漏,老师说的明晚腿子不疼的说法要打折扣了。虽然自我安慰海底轮快要打开的时候,极容易漏丹,如此安慰实则无法之法。

第五日凌晨起床,精神不错,好像没有妨碍精神。以前漏丹,内在空虚,容易恼怒烦躁,需要一二天才能复原。一天里还是拼命念佛,念而无念中,就是那个净念,经常可以找到,可惜不能保证须臾不离。对禅门语录中念佛精要体悟多多,终于在实际证量中相信念佛即禅,禅即净土,自他不二。晚上,期待老师说的腿子不疼。

第六日

早上四时醒,醒后可以觉察第一觉(念),清净无比。随后,在民房打坐,腿子初时涨的不舒服,但果然不疼了。休息后,五时重新上座,找到了双腿的舒服之感,初尝内触妙乐(高推圣境)。于是就念佛,心念,念佛无相,无相念佛。真的可以感觉到阿弥陀佛淡淡的光明抚摸着我,真的如同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久远迷失的我找到妈妈的感觉,我就在淡淡光明中流泪,安详一片,一片安详,无思无想,只是告诉自己,一年多来,太累了、太累了,现在终于找到归家之路,就休息吧、休息吧。

八点进禅堂,双腿依旧舒服,没有了腿痛的干扰,直接观心,观察妄念来去本来与我不相干,然后,参“心为何物,观者何人”,再参“本来无一物”,然后,连“本来无一物”这一念干脆也没有了,只有空灵的那一念。可惜仍不能坐忘,不能与虚空合一。中午,老师带领大家诵持大明咒,恭祝生养我们的中国国泰民安。

上午,在院内经行,老师的香板打下来,众道友立住,我一念不生,看着眼前那片冬青树叶。突然,有个念头要我哭,不晓得如何,就哭了一下,马上警觉,老师曾说过,人极容易陷入情绪波动的干扰,如此马上停止哭泣。

下午,打坐过程中,愉悦,寂然不动。突然,有个念头来了,要我哭,我心想,连空性也没见到,没有理由哭,就不管,也不哭。一会儿它又来了,又要我哭,心想,哭一下看怎样,马上哭了一下,但是,马上停住了,接着,就心生欣喜,不由自主又笑了一下,觉得不对。随后,请老师开示,老师说,以后,不要再理会了,不要哭也不要笑。

这七日受益,超越了我一年的苦楚,岂是感恩二字可以说的。禅门遥遥,岂是吾等愚笨之人所能轻易而入。老师开示颇多,对大众的悲苦有无尽的怜悯与同情,老师说从南公怀瑾先生那里没有学到什么,只是学到了奋不顾身的救人。老师的学生多多,但是没有任何规矩、戒律,所以老师的禅,绝非宗教,亦远远超越了宗教。七日里,老师还讲了维摩诘经不可思议及不二法门诸品,粗浅部分,学生懂了,不懂的部分,历劫修行吧,可惜只是不晓得来生还会得闻佛法,还会得见这样的老师?

    珍视因缘吧,几月前偶尔梦中空灵的一念,感于因缘,当时赋拙词一首,现献给老师,蒙老师不耻。

放眼西去,满目青山。慕回首,伊人才见。那一怔,似逝水千年。可怜见,梦回童年,只余得莫名心颤。昨日如梦借过,一声长叹。今生偶遇相逢,哪晓得无稽崖青埂峰下,几劫因缘。

 似如此生生这般,寰宇内如住或还。四十年雾观河见,八百里孟婆桥边。怎奈何,虽知契情了空,竟意绕心牵。才识得,七证心处八辩见;可惜了,金粟阁内,人已定,椅已空,达摩院外,张公一丝孤悬,独钓人间。

感恩老师,生生世世。

                   

尚德讀後:

更上層樓,歷劫修下去。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八日

於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