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自己

——道南书院禅七体悟

    邓丽慧

2013719日,我们的“七天取经”告一段落,此次禅七圆满结束,大伙各奔东西了。回长沙的路上,一路颠簸,进入市区后,房子多了、车子多了、灰尘多了,花也没了、草也没了、天也热了、心情也坏了,怎么一切的一切都变了?不再像道南书院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那么可爱了呢?一个字——烦,嗔心上来了,想骂人!心想,这下惨了:七天的禅修白搞了,被打回原形了。突然,老师的警示在耳边响起:你要反醒,知道吗?这时,重整自己的思绪,七天的禅修我悟了吗?我到底悟了个什么?

从未参加过任何有关佛、禅的课程,也没有系统的学习过佛法经典,在我先生的鼓动下,仅凭会背诵《心经》、念诵过《金刚经》、参读过南太老师的《金刚经说什么》,不知天高地厚、毫无基础、狗屁不通的我,懵懵懂懂的参加了张尚德老师在道南书院举办的禅七,抱着忐忑、期待、兴奋而紧张的心情开启了我人生中对生命身、心探索的第一步。

    在期待又期待中,终于拉开了“七天取经”的序幕。老师一袭简单、朴素而不失庄严的打扮出现在讲台上,手里还拿着一把蒲扇,一脸慈祥的老师,一边摇着他手中的蒲扇,一边不紧不慢的说:“烦恼人对烦恼人,流汗脸对流汗脸”哪!话音刚落,自己的内心如释重负,老师平实而简单的出现,加上富有禅意的对联,让我这个门外汉真正体会到了佛法是那么的平常与真实,这不正如《金刚经》第一品,佛同我们一样,吃饭、化缘、洗脚、打坐,就是那么平常。我们是人,老师也是;炎炎夏日,我们会热,老师也热;同样,我们是人,老师也是;我们有烦恼,老师也有(看到我们各位满脸愁容老师何以不烦?)。此时自己突然意识到,平常就是道,最平凡的时候是最高的,真正的真理是在最平凡之间;真正仙佛的境界,是在最平常的事物上。所以真正的人道完成,也就是出世、圣人之道的完成。谁也帮不了谁,只有自己可以救自己。

    老师问我们为什么学佛?我们为了什么而来?什么都答不出,跑来干什么?老师骂我们笨死了,书不读、电影不看、文章写不出,就连报告都不会,做好事没力量、做坏事没胆量、玩耍也玩不出花样,等等等等……不知别人如何,说实话,我自己是真搞不清楚。我是80后,独生子女,天生的我慢情节,不愿主动亲近别人,除了自以为是,也给自己的人生增添了一份孤单,在父母的庇佑下,良好的成长环境却并没有造就美好的前程,还真就是老师说的一样:书没读几本、好事没做几件、坏事不敢做、玩也没玩出心得来,真是一无所事、一事无成!老师说:学佛首先要脑袋清楚,道理要搞清楚。学佛的目的是要成佛,学禅的目的是要证悟。当老师解析本师释迦牟尼佛成佛的条件时,真是自惭形秽,只怕自己不晓得相差多少个三千大千世界那么大、那么远。老师一再强调佛法绝对是经验的,不是语言的,不是搞思想、搞文字,这更坚定了佛法需要实证、实修的,而最重要的是学佛之人必须对人类的命运有一份怜悯、同情、关怀,要做到真正的无为,永远在任何艰难困苦情况下为众生服务,好事做到底,做了就算,不求回报。反观自我,发心不够、行愿不够、吃苦不够、热情不够、又怕痛又怕死(身痛心痛)等等等等,这一个又一个的重要条件,才会知道自己的学佛之路还有多远。

    老师问我们禅是什么?老师说:禅门学佛是最高道德教育,是解决自己的问题(包括身、心),不要混日子!禅门的教育超越一切种种教育!不被任何人、事、物打动是做为宇宙人的第一关,真正的做到轻安(身理平衡、心理平衡)。人能真正的做到轻安吗?人每天都在抓,名誉、地位、权利、金钱、美女(男)、攀比、争夺等等,习惯了赞美、鲜花、掌声、荣耀、光芒,所有美好的感觉,心里美滋滋的,一旦失去,便失去平衡,会抓狂,轻则骂娘,重则恨不得杀人,一切都在贪嗔痴慢疑中因果循环。再看自己,最严重的是嗔心,我是一个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人,别人的行为、做法不合我意,我绝对的生起烦恼心,然后便会骂人,最可怜的就是我的先生,越是亲近的人越会肆无忌惮,我经常会因生活上的细节而对他破口大骂,当老师说道:“女人骂男人,十个女人十一个坏”,老师更不惜假借以师母做案例,说道:“夫妻之间吵(打)架,男人其实好可怜的,不要再骂(打)了呀”,听到这里,我的眼泪流下来了,想到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同事、我的合作伙伴、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等等,想到所有被我伤害过的、乃至伤害过我的人,种种的种种,全是自己的贪嗔痴慢疑,内心无比的愧疚,真正的忏悔!过去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老师传的密法:无相念咒(六字大明咒、阿弥陀佛、准提咒),老师说这是送给我们的礼物,也是送给我们祖国的礼物。老师说人在身、心干净时,会发出清净音(梵音)。六字大明咒是梵音中的梵音。梵音是要在身干净、心干净才能相应的。心净即佛士净,佛土净即人人都心净。当老师要大家抱着感恩、谢谢的心态持咒时,很多的同修都哭了,有的是悲伤、有的是喜极而泣,我也哭了,老师:感恩您!谢谢您!感恩天地!感恩万物!感恩国家!感恩父母!感恩所有的所有!是您点亮了我的心灯!风来了柳枝自然会摇摆,花开了自然会榭,春夏秋冬,哪里有个美?哪里不是美!无在无不在!我不再挑剔这个、数落那个,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服气了!原本就这么清静,还要到哪里去寻找一个清静?如果人人都清静了,人人则时刻在梵音中。老师您说得太对啦!人管好自己就好!从自己的行为、念头开始,一步一步……

     在道南的日子很简单却很快乐,是一种全身心新的生活体验!吃、住、行都回归自然和简单,我们吃的本地蔬菜,没有鱼、没有肉、更没有山珍和海味,体会到了“原蔬愈珍馐”;我们住的农家小院,没有电视、没有空调、没有席梦思、更没有在电梯房中站得高看得远,即便如此,但心里踏实!从吃到住,我们被安排得很妥善,感恩智慧能干又热情的美秀姐、博学机灵又可爱的黄博士、内敛而低调的魏博士及道南书院所有付出的人!你们辛苦了!

    老师让我们禁语(少说话)、时刻关注自己的念头(打掉念头),行香时,老师让我们晒太阳、晒月亮,想像与太阳月亮共舞,正因为远离了城市的繁华与喧嚣,才开始安静的关注和欣赏身边原本有的一切,蓝天、白云、朝阳晚霞、太阳月亮星星、花草树木、稻田、金灿灿的麦子、池塘里的鱼、荷花、田里的青蛙、树上的吱鸟、地上的蚂蚁等等,微风拂面、鸟语花香,景美物美人也美,突然之间一切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妙,老师开示说:尽虚空,遍法界。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就是这么简单,真的如此简单!老师,我懂了!

老师问我们:“中华民族的希望在哪里?”老师已年逾八十,人生的跌宕起伏、磕磕碰碰,经历的风霜雪雨、酸甜苦辣,真是苦不堪言!老师自述与南太老师的缘分,当年通过跟南太老师打七证悟后,就发心一定要宏扬中国文化,一做就是几十年,无怨无悔!近年来,老师全力试图将中国精华文化与世界各国精华文化汇合一起,全心殚思。二十年前,曾向前上海市長和海协会理事长汪公道涵先生表示:虽富国强兵若不和世界精华人文思想文化相互整合,匯為一爐,整個人类問題,绝对不能解決。老师将他这一生的经历与智慧,浓缩再浓缩、精炼再精炼的想通过书本、禅七等方式授受给我们,为了宏扬文化,老师不顾自己年迈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举办禅七,在台湾、内地乃至世界各地不断的授课。老师说現在全世界,特別是中国,都在搞要钱,有了钱就往外国跑,一个个都跑了,问我们要怎么办?中华民族的信心在哪里啊?不是不要钱,而是有了钱,真能解决自己和人类的问题吗?老师着急啊!老师告诉我们:我们中国文化的精神就是敢于承担!人生没有会计和经营,放下是唯一的归命处!(消极的放下是为众生随时随地可以亡命,积极的放下是绝对的提起!)

此时,我已泪流满面,南太老师、老师,您们都是在用生命践行,用一辈子的时间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宏扬中国文化!不管贫穷与否,不管路途坎坷,不管身心疲惫,不管艰难险阻,一路向前!这难道不就是佛吗?为了众生牺牲自己,为了众生舍掉自己,这难道不跟当年本师释迦牟尼佛在雪山修苦行一样苦吗?老师说:这个世界上谁会相信谁?谁又会听谁的呀?佛说一切众生皆是佛,你去度佛干什么?每个众生都是自性自度。老师,我懂了!我也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做好我该做的,从扫洒应对开始,从待人接物开始等等等等,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秉承老师的教诲:热情吃苦、吃苦热情,不怕痛不怕死,拿点狠劲出来,跟上老师的脚步!宏扬文化的宏愿至死不变!老师,您放心,我们不会松懈的!

耳边又响起老师独特而美妙的歌声……

流水悠悠原本不回头

又是花开时候

你可知道我不再等候

我们本来常相守

尚德讀後:

    是的,我們本來常相守。

    前年我在南老師那邊,吃完晚飯,我唱此禪歌,祂問:

「歌詞是誰做的?」

    我回答:

「是我做的。」

    祂又問:

「調子呢?」

    我再回答:

「也是我做的。」

    祂說:

「你再唱。」

    是的:

南老師與我們本來常相守。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