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羅素《權威與個人》的一點“大膽”感想    

無知者

    整個人類問題的解決,重點之一在如何安排和處理“淫根”。此“淫根”絕非僅是男女之欲,但亦有關聯。可說,人在各種形式的“淫”中而不自知。如何安排合理的發洩與節制方式,少一點殺盜,進而轉化與昇華,往聖們各有其方法。這些方法只有合適與否,並無十分對錯。因人之根性是有不同的,各種方法的局限、選擇與轉換亦大有不同。非大覺者出世而做調整,難明也。

 

    附:近日恭讀黃如潔師兄的《國學大師南公懷瑾先生的學術成就在:「瞭解自己」》,受益良多。老師曾提出《全面解決人類社會問題在重建印度的唯識哲學》,而唯識哲學的核心就是“瞭解自己”。“瞭解自己”的初步,是要真實的知道自己有多壞,有多少煩惱,最重要的是看清楚當自我利益與周圍利益發生矛盾時的那個強烈要求一切順著“自我”的種種“慘不忍睹”的煩惱(自我的醜陋)。但亦不必過分陷於自暴自棄,“自我”本來如此,才需轉變。更進一步說,在心裡和行為上的實際轉變,才是真反省的開始,層層皆有實際標準可見。黃師兄的文章,起於自覺,而歸與行愿,中間的“點、線、面、立體、圓”,步步皆是千錘百煉的經驗,實為人類解決自身問題之真精華。偉哉斯文!

尚德讀後:

   羅素結過好幾次婚,在他寫的「婚姻與道德」一書中,主張「試婚」;

阿難與摩登伽女是五百世恩愛夫妻,釋迦牟尼佛就是要祂們了斷分離;

耶穌說:「亞當、夏娃是原罪」;

佛洛依德說:一切均來自於「性」;

孔子說:「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佛法的原始無明,即「性」。

人和社會之難治,亦與此有關。

所以儒家要把「家」搞好。

尚德曾問兩位西醫龍頭大夫:

「荷爾蒙是什麼?」

他們同時齊聲回答:

「不知道。」

人如能真深刻如實知道:

「荷爾蒙」究竟是什麼?

那:

一切都好辦了。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