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意的風動與旛動

張尚德

   六祖惠能大師在廣州法性寺,遇到大家討論風動、旛動的問題,六祖說:

「不是風動、旛動,是仁者心動。」

中國的文字語言,有歧義和含混。歧義是一個語言表達,有多種意義。含混是表達的級距、廣延不清楚。

六祖的表達,不著重在風動與旛動,而是著重在人的心理認識力本身。

六祖是強調心動,而不是否定風動與旛動。要注意的是,佛法從未否定客觀世界,假如否定了客觀,那還有什麼主觀呢?不過,主觀、客觀都有許多層次。

任何學佛和要真正了解自己與客觀者,要從唯識學下手。唯識學的起點,是一切學佛者所要知道的基本,這起點是:

「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

「阿陀那識」,也叫做「種子識」、「阿賴耶識」,只不過「種子識」、「阿賴耶識」是蘊含在「阿陀那識」中。

應注意的是:

「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要點在:

「一切種子如瀑流」。

「如瀑流」而且「一切種子」,要問:是什麼種子?

答:一切種子。

佛法的問題很清楚了,既然是一切種子,當然包括主觀世界和客觀世界兩者。主觀世界是眾生自己,客觀世界是山河大地、蒼空萬有。那眾生的主觀世界是什麼?

就人來說,是這樣的:

種子識和人的存在一切因緣條件滿足時,人就投胎了。叫做無明的作意或作意的無明(菩薩的投胎例外)。然後產生「觸、受、想、思」,合稱叫「五徧行」。

人一作意,就面對外界,與外界接觸。假如不作意,便與外界毫不相干。所以六祖說:

「不是風動、旛動,是仁者心動。」

不心動也可以。

禪門有言:

「我本無心於萬物,何妨萬物常圍繞。」

又說:

「南台靜坐一爐香,終日凝然萬事亡,不是息心除妄想,只緣無事要商量。」

金剛經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住而無住、無住而住,此也。

結論:

   人生在世,吵吵鬧鬧,要吵個什麼?

要吵個風動與旛動嗎?

   南老師明明在祂的著作中說:

「抓住一個自性本體,是不對的。」

   釋迦牟尼佛也沒有要大家去抓自性本體。

   不是風動、不是旛動,是仁者心動也。

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