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师,我懂了

----维摩诘经禅七的感悟

郭玉山

615日至621日,张公尚德先生在道南书院举办维摩诘经禅七,带领大家学习禅宗宝典《维摩诘经》,感天龙八部云集,众佛菩萨皆至。诸多道友遨游在佛法大海,体味《维摩诘经》之华美富贵,气象万千。

从一名道友的发言谈起

一晚小参时,一名道友说:到老师这里来,原来以为懂的不懂了,弄得自己迷迷糊糊,不知道老师在搞个什么。老师笑言:小老弟,你要是懂了,我还搞个什么啊?我等大笑。第二天,老师又说起此事:那位道友说不知道我在搞个什么,我告诉你吧,我玩的是禅啊!

老师曾说过:禅如仙珠走盘,飞鸟掠空,了无轨迹与踪迹。

说实话,此次禅七,我心中也是五味杂陈。时而清晰,时而迷惑,好像懂了,又好像不懂,弄得自己时而沮丧,时而欢欣。一名未参加本次法会的道友电话中问我:本次禅七如何?我答:心情起伏不定。又问:起伏个什么?答:一言难尽。其中迷惑之一就是,老师东说西说,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比如这次众说纷纭的关于老师发怒一事。

一天课间,有关人员到书院与老师商讨书院建设事宜,老师现金刚怒目相,商讨不欢而散,我辈亦是心中惶惑,议论纷纷。其后老师多次提到此事。比如:他们欺侮一位83岁的老人,我真的发怒了,我一点修养也没有;反问大家:我是在发怒吗?又自答:我是因众生受苦起了悲心而怒,不是为自己而怒;说:你们以为我是在发怒吗?笑话!禅七快结束时又说:有的道友说我不懂如何搞关系,呵!我什么不懂,我是老油条啊。这些话直让人云里雾里,似懂非懂。

老师的大话头

每次禅七开始,老师都会说类似的一些话,像是:“你们大老远来干什么啊,我这里什么都没有”;比如“此事要放松,不要带个什么目的”;有时会说起某句话并做讲解,然后说:我都说完了,这次禅七可以结束了。或者大家对这些话都姑妄听之,如秋风过耳了不可得了吧。我是对此虽有留意,却也未作深究。只是想起释迦牟尼佛或是有的禅宗大德上堂说法却一句话不说,而又说“说法已竟”。这些还没弄明白,老师这次又给了一个更大的话头。

回家路上的参究

到济南已是凌晨两点,小雨淅沥,凉爽清新。第二天上午坐上回家的客车,接近十一点。开车前阅读南公怀瑾先生讲解的《维摩诘经》,翻到张老师禅七中讲到的“菩萨品第四”一节。看到维摩诘对弥勒菩萨说什么是菩提,竟一口气说了二十五个什么是菩提,并分别解说,汪洋恣肆,花雨满天。“无取是菩提,离攀缘故”,这时我与老师说的话接上了信号:“大家要放松,不要带有什么目的”,分明就是告诉我们不要有所取,有所取就不是。明白了老师说起的发怒与不怒;一会儿说中国有希望;一会儿又说中国已垮;一会儿说算了,我已下定决心要修往生法;一会儿又说到哪里去修啊?说不定要修二十年,或者二百年。是生怕我们抓到了哪一边而落于边见,那可就离菩提万里了啊。我当时却是听的一会儿悲,一会儿喜。这攀缘心啊,真是可笑愚痴之极!不禁悲从中来,忍不住流泪。

老师东一句,西一句;刚肯定,又否定;说否定,又肯定;一念万念,万念一念。我跟着抓个不休,东奔西跑,不知道老师会有多难过!我猜老师肯定也着急的不得了:我讲的都是佛法,千万别以世法理解啊!别跟着我的话跑,你们快快开悟啊!

一时间,往圣先贤与老师的开示都来了:“无智亦无得”、“言妄显诸真,妄真同二妄”、“去除烦恼重增病,趣向真如亦是邪”、“离相离名人不禀、吹毛用了急需磨”、“摄动是禅禅是动,不禅不动即如如”;“没有一个什么空与体,只是当时环境下一种言语表述的需要”、“走累了才好休息啊,我没有个走与不走,那更是大休息啊”、“可怜你们都在抓一个没有的东西”。

我懂了,老师是在为我们演戏啊,以悲心无限和智慧圆融演一出佛法不二法门的大戏,成就了维摩诘经禅七的圆满,老师就是佛。我却东扯西扯西扯东扯,岂是混蛋愚痴所可以形容的啊!(难道那些混蛋是佛菩萨派来的?是好蛋?)

车子继续前行。

黄河莽莽苍苍,一只白鸟掠空而过。

想起老师说的:不读华严,不知佛家之富贵;不读维摩诘,不知真善美的变化万千。顿时,忆起那色彩斑斓变幻无穷的漫天云霞,龙凤呈祥七鸟衔环的奇景异象,想起老师反复叮咛要我们去观旭日东升,赏夕阳西下,看飞鸟掠空,沐明月清辉。明白了老师的话:自然主义是入禅的初步;你们要早起,去看东方,庄严华美气象万千,诸佛菩萨和南老师都在那里啊。也明白了“青青翠竹皆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存在即真、即善、即美,道是无所在无所不在,在一切存在中又超越一切存在的啊。

此时是又悲又喜。

禁不住拨通了美秀姐的电话:美秀姐,我要告诉老师一件事,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美秀姐说:好的,好的,你慢慢说,别哭。我流着泪说:没哭,没哭,我心里很高兴,心里很高兴。美秀姐问:你明白什么了?我说:就是这个,就是这个。美秀姐说:好的,好自为之,我会报告老师的。我说:好,好,谢谢老师,谢谢老师,谢谢美秀姐,谢谢美秀姐。

挂断电话,心跳加速,身如电击。嘴唇发麻说不出话,两臂麻木尤甚,手机都抓不住了,靠压力挤在脸侧,我也不去管它,心中无限喜悦。电感过后,身心轻灵。

两侧树木郁郁葱葱,甘霖从天而降。

不禁哼起了小曲,并陶醉其中。老师唱诵诗词时的宛转悠扬,表演湖南花鼓时的惟妙惟肖,大笑时的天真无邪,盛怒时的豪气冲天都浮现于脑海。奥,老师是与诸佛菩萨同在、与真善美合一的啊!原来如此!我禁不住哈哈大笑了。

或许,同乘的人以为遇到精神病人了吧。可乐的是,我的后座跑到我前面去了,难道他看了我的又哭又笑怕了,哈哈哈。

回到家,不到五岁的女儿打开门冲着我笑,又转身跑开,说:我不认识你了。我对女儿说话都想唱着说,女儿问:爸爸,你怎么疯了。我说:我怎么疯了?哈哈哈。

说有说空,无非指月之指;

谈佛谈魔,均是戏论一场。

与张老师的维摩心咒同在吧:

莫實其無,應空其有。

慈悲喜捨,真即大慈。

實悲超悲,法爾法爾。

聖智妙用,徧懷宇宙。

一切隨緣,無緣要隨。

萬事皆空,本來空也。

空也空空,原來無空。

如是如是,是如是如。

尚德讀後:

一、尚德非佛。想起了南公懷瑾先生公子南小舜先生說的:

「我父親是苦人中的苦人。」

我是什麼人?不是說假話:

仍為有罪的一個凡夫。

二、汝如有所「悟」,則應知「了難」。

三、永遠無私無我、為社會眾生服務,是中華民族人文精華的真義與要義,千萬莫騙人。

四、尚德年邁,老來無言,但仍小提力氣:

祝福你!

千萬祝福你!

附語:

   南公懷瑾先生有詩曰:

「世事如麻亂,

心愁動劍鳴,

徘徊翻貝葉,

  寂然住無生。」

   可惜我未證到「寂然」與「無生」。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