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 問

黃高証

   一個十六歲離開美好家園與故鄉、初中都沒畢業、在戰亂頻仍中流離失所的少年……

   一個去訓練最嚴格、生活最艱苦的青年軍206師當小兵,然後成為台灣有名的教授、以後做太老師南公懷瑾先生最用心培植的「老學生」。

   請問:

   在中國歷史上,究竟有多少如吾師張公尚德先生一樣,自四十八歲以後,大發慈悲心、死守「孤寒貧露」,且如此之愛家園、愛民族、愛人類者?

   張公語言、語法、語意、語構和邏輯是如此嚴格,發言與著述是透過經驗和「證量」的,絕非胡說與亂說。

   請問:

   可以隨無知之所意,而濫肆批評乎?

   最後要說的是:

   太老師南公懷瑾先生的行止與著述,是「包筍子」,越包越廣越深越厚;

吾師張公尚德先生是「剝筍子」,越剝越光天化日的亮在慧眼前面。感恩、學習都來不及,又何忍心既無禮且無理的任責之?

張老師的經歷萬千,學問知識的訓練,不知歷透學習多少古今中外的聖者、賢者、智者與苦者所能形容的,請問:你呢?

請問?

請問?

佛法說:「勿輕後學。」

但後學卻自侮又侮人,

奈何!奈何!

請問?請問?

奈何!奈何!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