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道南书院学习的体会

薛亮

    最高的智慧本不能说,不用说,不必说。 但既然已存在,为了让更多的有情通往智慧彼岸之路,就一定要说。因此,所有往圣先贤都是在有情存在的基础上建立肯定一个其所能接受的架构;然后再否定它;接着再从否定中肯定;最后打成一片,超越上述种种,还是归到不可说。因此,一切都是教育的方便。没有办法的办法。说有个空和体是肯定,说没有一个空和体是在肯定上否定,只有自身证量到了,才能自己在否定中肯定,最后打成一片,超越上述种种。

    这次张公尚德先生讲的维摩诘经是最高的智慧。而这几天所经历的种种,就是一部现实的维摩诘经;是先生最高智慧的起用,延伸和扩展。从个人外延到家庭,社会,国家乃至整个人类社会;从平面地讲经说法跃升到立体的全方位的亲身体验,绝对是一种示现。而这种示现来自先生与宇宙最高智慧的合而为一;来自先生对整个有情世界深切的怜悯和同情;来自先生把所有众生的苦难一肩挑尽而经历的无尽折磨而拯救整个人类的无尽愿力。所以试想我们自己有何德何能,又有多大的福报能听到真正的佛法。

     其实先生要的不是我们的歌功颂德,更不是对整个有情世界的抱怨和不满。恰恰相反,先生是真正殷切希望我们这些在座诸公也都能象所有古今中外往圣先贤一样,快快归到最高的智慧,起码,了到自己没有烦恼啊。之后,如有余力,能够像维摩诘经中维摩诘所传的“无尽灯”法门一样,帮助影响更多的人。如果,连我们这些人都不能了,说要改变世界,岂非一纸空谈。纵观历史,哪个往圣先贤改变了一时?世俗种种,大多数是连“是什么就是什么,不是什么就不是什么”都作不到的,也就是连第一步建立肯定一个其所能接受的架构都很难,孔子就是例子,更不用说其他的了。但即便如此,仍有无数先哲奋勇向前,因为如果没有他们为此有情世间留下最后一点火种,世界还有希望吗?所以,我们要做的是保护这个火种,使它在神州大地生生不息,永续不灭。因为我们坚信,所有佛菩萨搭建的都是永琲漕业;我们坚信他们已做,正在做和未来将要做的正是真理的起用,虽然,世俗无法了解;我们更坚信,自己个人,社会,乃至国家只有归到真理,才是唯一的康庄大道。

     正因为大道多歧路,我辈唯有奋不顾身,行人难行,忍人难忍。

   正因要行世间大道,我辈更要归到真理,归到自己,归到宇宙。

   这也就是老师在一开口就开示的:

神凝于太虚,

灵会于六合,

意飞于万千,

情系于宇宙。

 

尚德讀後:

一、 南老師四年前,就囑尚德:

放下一切,離開「亂世」算了。

二、 我發怒乎?

三、 現在不只是大陸、台灣,而是整個人類的問題,都展現在我「發怒」的內容中。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