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道南書院

列印本文

 

湘潭道南書院禪修散記(三)

                                張尚德 主持

                可了、黃高正記錄

真正的寂靜

「開口神氣散,意動火工寒」,只要開口,我們肉體的幾十萬種基因,它就動了,意識形態就出來。「火工」,生命的能量。「寒」,就會沒有力量,所以在座的,你不要動任何念頭。印心的《楞伽經》,就是解釋我們存在的究竟是什麼?任何的想,任何念頭,都是妄想。「妄」就是不實在,這個是完全歸到自己最最寂靜的。那麼,這個最最寂靜的有多深呢?真正的寂靜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就是《心經》所講的:「是諸法空相」。《心經》一開始就講:「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行深,就是你的全體的存在,你的內內外外與這個存在,歸到徹底的智慧,最高的智慧。什麼最高的智慧?你對你自己的瞭解,對客觀的世界,對一切等等的認知都法爾如是,如此、如此。靜坐離不了色身,也離不開覺受。色,物質的;受,種種的感受,包括作夢、下意識、不知道的等等。真正的寂靜,是這一切都要超越。

 

煩惱痛苦的根源

    人生在世,不管你有錢無錢、有勢無勢、有學問無學問;不管任何人,什麼總統、大財主,都死死的被困死,被什麼困死呢?被我們的肉體困死。老子講:人之有大患,就是有身體;哲學家蘇格拉底也講,他最難受、不能解決的,就是靈魂被肉體包圍。人活了一輩子,對自己的幾個問題,一點都不瞭解,一生唏哩嘩啦、嘩啦唏哩,很划不來耶!糊里糊塗的投胎,亂七八糟的生病,莫名其妙的死亡。湘潭話,格就不應該囉!人的心理呢?就更複雜一點了。各位回想一下,我們不要講今天、明天,也不要講去年、前年,更不要講你小的時候,你在想什麼,我們不要講這個。就是說你在半小時之前,你在想什麼?現在又在想什麼?所以這個心,一下子東、一下子西,亂七八糟,是不是這樣?那麼,肉體是什麼?心理是什麼?我們這個心和我們的肉體,兩個配在一起又是什麼?然後跟外界的人事物關係是什麼?你怎麼用它?我們整天在用,用眼睛、耳朵、鼻子、舌頭、身體的感覺等等,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掌握它、超越它。那麼,有一個最大的根本問題,到現在老實說並沒有解決,哪裡來的?又會到哪裡去?我們人的認識力,整天東想西想,此想彼想,非常奇怪的一種想。例如一減一等於零。請問各位:人世間哪裡有個東西是零,完全沒有。人世間找不到一個東西是零,但是一減一是零,數學座標往右走無限大,正的,往左走負的,無限小,一減一是零,所有的科學運用,包括物理學,包括建築一切等等,沒有數學,全部寸步難移,也就是說沒有零,這個想法、設計,科學不成立。各位:科學是什麼東西呢?特別現在的電腦,數位機,完全靠數學,但是一減一等於零,人世間整個宇宙沒有東西是零的。

人是什麼?七想八想,想個零。那麼七想八想呢?一切道理是穀子種在田裡面,穀子成熟了,變成稻米等等,一切的存在都有它的原因。因就是條件,一切都是做出來的,另外有一個做,做一切的,什麼都是它做的,但是它自己不做它自己,這個是什麼?這個是上帝、是神,不也是人想出來的嗎?釋迦牟尼佛說,這個也是你自己想出來的,還是昏因妄念。人自己是怎麼搞出來的?祂說是人自己生生世世累積起來的習氣,就是你肉體心理存在的習慣,搞出來的。你什麼時候搞出來的呢?祂給它一個名詞叫「無始」,沒有開始。什麼叫做沒有開始?你那個時候,包括我自己,有一生開始有自己的存在了,就搞出來了。搞出來以後呢?就不斷的給一切的存在,因因果果、果果因因纏在一起,就繼續搞下去。搞、天天搞、年年搞、生生世世搞,永遠搞不完,而非搞不可。怎麼樣的一個方式非搞不可呢?按照自己存在的習氣的方式、內容,非搞不可,就叫做貪了。搞不動呢?就恨了。恨到極點,就殺了。所以叫做貪瞋癡、殺盜淫。有一本非常不得了的一本小書,叫做《百法明門論》,解釋我們剛才上面幾個問題,它分成一百個部份。這個生理和心理哪裡來的?眼耳鼻舌身,然後意識,意識不可靠,特別是潛意識、下意識,變態意識不好搞,所以你們打坐反省自己一下,我們自己那個變態意識、潛意識、下意識究竟是什麼?禪門有一句話:「不怕念起,只怕覺遲。」人不要糊里糊塗,活了一輩子,眼耳鼻舌身意,整天背著這個跑。人有第七識,叫情執,你非這樣不可,非那這樣不可,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你非這樣不可,叫做情執。永遠自己抓自己,永遠解不開的,看不破的、打不掉的,那個絕對的自我戀,自己抓自己。釋迦牟尼佛講這個世界從來沒有人誰愛誰,都是愛自己,絕對自己愛自己。各位,妳愛妳的丈夫、你的兒女嗎?《紅樓夢》說:

「人人都說神仙好,唯有兒孫忘不了,古今癡心父母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人人都說神仙好,唯有嬌妻忘不了,君在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你說怎麼辦?我以不辦為辦。

我們原始的存在叫做種子識。眼、耳、鼻、舌、身、意、末那和種子識八個,就叫做心法。因為這八個部份,生生世世在那邊搞,不滿意,就會有痛苦、有煩惱。痛苦煩惱這一部份,它分成根本煩惱有六個(貪、瞋、癡、慢、疑、不正見),也分成隨煩惱有大、中、小二十個(不信、懈怠、放逸、昏沈、掉舉、失正念、不正知、散亂、無慚、無愧、忿、恨、惱、覆、誑、諂、憍、害、嫉、慳)。貪,你那麼有錢了,有幾佰億,你還在那邊搞,為什麼?因為你怕失掉,還有你的習氣。人在權力中,你做了科長,為什麼又想做處長;你做了處長,為什麼又想做廳長;你做了廳長,為什麼又想做省長;你做了省長,為什麼又想做副主席;你做了主席,為什麼還是不滿意?要做上帝,你做了上帝,還在找一個爸爸,上帝沒有爸爸,知道嗎?人,誰不傲慢,所以《易經》八八六十四卦說,沒有一卦是好卦,只有謙卦是好卦。慢,必驕、必癡、必貪。疑,就是沒有能力接受真理。接受真理有兩個條件:第一個絕對是經驗而邏輯的,合乎邏輯、經驗,不合乎邏輯、經驗,就應該不接受。第二個在態度認識上,絕對是:「是什麼就是什麼,不是什麼就不是什麼,不把是什麼搞成不是什麼,不是什麼搞成是什麼。」

各位,人要接受真理很難的。一個沒有能力接受真理的人,絕對不可能善,也不可能進到美裡面,真善美是一而三、三而一的。怎麼說呢?這個茶杯是真的,樣子顏色很好,這就是美,你好好的愛它、用它,這就是善了。所以真善美是一而三、三而一的。因此,學佛就是真正瞭解自己,我們本來是真善美的。

我們把人的構成部份,分成眼、耳、鼻、舌、身、意,情執和我們的生命的本來八個部份,是從習氣種子那邊來的。然後六個根本煩惱及二十個隨煩惱,一起三十四。然後有二十四個不相應行法,什麼叫做不相應?就是跟你的心不相應的。如時間、空間,你抓不住,人活了一輩子,哪些抓不住,都不想一想呢?學什麼佛?「得」,也抓不住,一百年前的富人到哪裡去了?得個什麼?「命根」,活了幾十年,你的命根到哪裡去了?我的祖父、曾祖父到哪裡去了?你的老爺爺到哪裡去了?「眾同分」,就是共同的命運,共業你抓不住,釋迦牟尼佛在《大涅槃經》講太陽有一天會沒有。美國尼加拉瓜瀑布,太平洋和大西洋相差一百多公尺,那個地方一亂一顛倒,地球就完蛋了。那是地殼的變動變成這個樣子,我們是講物理科學的道理,佛法是完全科學的,六字大明咒也是科學的。什麼叫做「科學」?就是合乎道理、合乎邏輯、合乎經驗,叫做科學。佛法完全是科學的。人要不迷信,不接受客觀的事實,還真很難。學佛說起來好聽:什麼都可以丟,請問有哪一位學佛的,丟掉穿衣吃飯睡覺、拉屎拉尿呢?人不要自己騙自己,學佛不要糊里糊塗。

下面很重要的一點是色法十一,與各位有絕對的關係。色法物質性的,上面講的是心法也是色法,心和物兩個合在一起的。現在是講色法,眼耳鼻舌身意,色身香味觸法,意是屬於心法的,色就是存在的,有形的存在,有質礙的,還有法處所攝色。

(黃高正報告:法處所攝色。就我的瞭解它有兩種:一種是極大,大到無限大,我們平常的意識沒有辦法意識到,但是色法它是存在的,無窮大,還有一個是無窮小,小到像基因那麼小,像質子、中子那麼小,也是我們眼耳鼻舌身所無法體會到的。還有一種就是無表色,我們眼睛看不見,但是我們又可以體會它的存在,比方說我們透過靜坐、透過修行,我們的氣質、修養、氣勢、氣概整個的改變了,這種叫做無表色。所以在法處所攝色裡面就包含了極大極小還有極微、無表色這幾方面。)

  張老師接著講:「法處」,一切的存在,已經、可能的存在,還要存在,「法」就是一切的存在,「所攝色」,互為影響,互為排拒、互為消失、互為存在、互為成住壞空,看不見的,無限大、無限小、極微,物理學一直到現在一直在找。上上個月瑞士核子研究中心,十多公里長的儀器,那個強力的陰與陽作用,產生那個能量大的不得了,產生光,找出那個粒子,好在找存在的極微,物理學有什麼中子、量子、夸克等等,像歐洲這次的實驗把它叫做質子。我的猜想,物理學對這方面搞不到的,因為根本存在的最後,真是沒辦法講,是空相。

這個真正極微,釋迦牟尼佛在《金剛經》講:「我說微塵,即非微塵」,用東方的靜坐,把這個肉體、心理完全讓位,我跟你們講的:念頭要打掉,空掉,空以後,這叫法處所攝色的最後,不是法處所攝色的性狀會出來,常寂光會出來的。你們靜坐搞來搞去,就是搞這個,你究竟是什麼呢?

  百法最重要的是什麼呢?是善十一。第一個就是信,儒家一句話:「人無信,不立。」國家不信,非立。所以孟子講:「有諸己之謂信」。什麼叫做「有諸己」?就是自己歸到自己,真正自己瞭解自己。打坐的目的,一開始就是說有諸己之謂信,《圓覺經》說:「知幻即離,不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就是有諸己之謂信。你知幻,自己那個亂七八糟、不可靠的等等,偷雞摸狗、騙別人、騙自己、被別人騙,你把它丟掉。「不作方便」,你不要在裡面加一點,也不要在裡面減少一點。人生在世,個人、家庭、天下國家,不是加就是減,加加減減,減減加加,搞成人世一個無法解答的算術題。所以,佛法經中之王的《華嚴經》說:「信為道源功德母」,信己、信人、信物,信天下國家。第二個精進。什麼叫做精進?就是真正的無我,真正的為老百姓服務,叫做精進。三是慚,無慚、無愧是煩惱,《論語》裡說:人一日要三省,其中之一是與人交往要講信。

各位,好好的信別人、信自己、信佛與信一切往聖先賢。尚德有四句信自己的話:

「地上滾著活,

要命只一條。

大難不過死,

討飯再不窮。」

接下來是無貪、無瞋、無癡、輕安等。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