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道南書院

列印本文

 

   湘潭道南書院禪修散記(一)

 

      引 語

容止汪洋,大道中虛涵萬象,看人物風雲際會,搖洞庭八百里煙波,兼壯乾坤,開啟仁山與智水;

景行南嶽,曠懷內瑜瑾一心,將古今經典傳承,究華夏五千年文化,以新日月,步趨先聖與時賢。

                 張尚德主持

                  可了、黃高正記錄

 

二○一○年五月一日至五月二十三日

 

一、

       光天化日

  道南書院在湖南湘潭,歷史上說,這裡是物華天寶,人傑地靈。我沒有主持什麼禪七,大家在這個花園無心無事的走一走。尼采的超人講:人應該活在光天化日之下。各位,抬頭看,春陽高照,光天化日,現在你們就是光天化日,「超人」的英文翻譯本,將「光天化日」叫做open air ,我譯成光天化日。這個地方是非常奇特的地方,你坐在這個地方,下面的地氣熱上來,你的腳是暖的。古代的希臘哲學也好,印度的、阿拉伯的古代哲學也好,我們中國更不用說了,都是說宇宙、天地一氣(炁)。所以你們在這裡,有的只待兩、三天,其實一個小時就夠了,天地一氣,光天化日,一下子就搞進去了。各位,我這裡什麼都不是,什麼都沒有,不是也是,沒有也有,好好的休息、好好的光天化日,天地一氣。如果,剛才說的你真的能夠體會到、認識到、做到,那就立即清淨無事了。什麼叫做「做到」?你真的是天地一氣,肉體和心理真的能夠在光天化日之下,包括睡覺作夢,就是釋迦牟尼佛所說的:

「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我進這個廣場花園,開始到現在,大概只有十分鐘,我已經通通把古今中外的講完了,就這麼簡單。各位,老遠跑來,從山東、山西、山南、山北,黃河、長江四面八方跑來,跑什麼呢?我說不要跑、不要跑呀!你們告訴自己,永遠不忙、不跑了,就沒有事了。天下本來take easy,慢慢跑一跑,不要跌倒。這是「跑香」,自己將自己慢慢跑得「香香的」,跑出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此跑是「跑香」,不同彼跑也。

啪!(老師打香板)

這就是嘛!你在跑,你也沒有想到你在跑,不就是沒有事嗎?我的板子一打,你停了,還是沒有事。現在我跟你講話,你沒有要聽,也沒有不要聽,也沒有歡迎一個什麼,也沒有拒絕一個什麼;各位:在明明了了、了了明明中,沒有什麼要打出去,也沒有什麼要打進來,看到在周邊十方一切存在,又超越一切存在,這就是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就是光天化日,就是天地一氣。各位,好好的到禪堂休息。

 

二、

      音聲陀羅尼

    你們在座很多學佛的,都會念六字大明咒──音聲陀羅尼。「音聲」,音是音,聲是聲;音是質,聲是量,譬如說以雷做例子,雷聲就是量,質就是電光,都是從無火之氣(炁),陰陽相合的起用而產生的。「陀羅尼」叫做總持,就是一切統一在一起。這個「音」是什麼?「聲」是什麼?《心經》講;「是諸法空相」,所以音聲的質與量,來也無影,去也無蹤,那麼它究竟是什麼呢?宇宙存在的一切基因,互為變化、互為流動產生的一種激盪,產生音聲了。因此《金剛經》講:「無所從來,亦無所去」,就叫做佛了。在音聲陀羅尼中,你看,一萬個鴨子,一起呱呱的叫,好像聲音是一樣,其實每個鴨子的聲音不一樣;現在有六十多億人口,每個人的聲音都不一樣。不僅如此,我們隨著年紀慢慢的老大,聲音會變的。我現在跟你們報告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你們都會念六字大明咒,你就要反省自己,你的聲音有多少呢?我好愛你,是一種;你好討厭,又一種;人逢喜事精神爽、人逢倒楣氣呼呼等等,有好多種聲音,所以音聲相對於我們來講,也是很不可靠的,是隨著自己的生理、心理、情緒而變化的。釋迦牟尼佛說,人要克服自己,要歸到自己的梵音(清淨音)。六字大明咒是梵音,梵音是怎麼出來的呢?就是身要乾淨、心要乾淨。身心不淨,六字大明咒念不好,也念的沒有效果,念死都沒用,你的身心不乾淨嘛!那麼,張老師有沒有乾淨呢?沒有乾淨,也沒有不乾淨。為什麼?我想著乾淨和不乾淨兩者都超越,乾淨很累,要把地掃乾淨很累,我不要去掃它,但是盡量也不把它搞髒,就好了,人原來是超越淨與不淨的,你們慢慢體會。

人最富有的,不是你有錢,而是無欠無餘。沒有欠帳也不必結餘,結餘也是很累的,要放在保險箱裡面。我一生光溜溜的,地上滾著活,要命只一條,人生在世,大難不過死,討飯再不窮;要吃大家吃、要玩大家玩,我也不是共產主義,當然更不是資本主義,什麼都不是,只是希望社會和諧,中華民族與整個人類,大家好好自處與相處,就這麼回事。你看我的笑,我是真笑,不是假笑,我是真正基於我的內心、我的細胞在笑,我笑什麼?我笑你們好累喲,為什麼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呢?

二十多年前,我到香港見南老師,他在搞這個搞那個,我問老師:

「這麼一把年紀,你在搞什麼?」

他回答我:

「沒有搞什麼。」

馬上一聽,我就懂了。我教一輩子書,在台灣從來沒有敬禮問訊,為什麼?我反省自己,一生從來沒有跟人敬過禮。人常常自己騙自己、騙別人、被別人騙,把人世看清楚、看透,從酒色財氣、名利權力和情緒中,跳出來,便什麼事都沒有了。

我們這個地方自魏晉以來,出了四十個以上的大禪師,如虛雲、八指頭陀等等。八指頭陀不識字,九歲死了母親,十一歲死了父親,帶著弟弟看牛,寄居在人家裡面看牛。有一天,他看了一樹桃花,被風一吹,桃花全落,他馬上就知道人生無常,他就不看牛了,到汨羅江湘陰縣一個廟子出家。有一天,跟朋友到洞庭湖玩,幾個朋友在作詩,他很納悶,就說:「不知道我能不能作詩,但我今天也有一句。」他的朋友就要他說出來,他便說出:

「洞庭波送一僧來。」

洞庭湖送了一個和尚來了。所以,後來他成了大和尚。他的朋友講,簡直不得了,你的這種大氣派的話,是超一切的詩。他的詩真好,譬如:

「萬事都歸寂滅場,

青山空惹白雲忙,

霜鐘搖落溪山月,

唯有梅花冷自香。」

你學佛,要這個佛、那個佛,幹什麼呢?自己本來就是佛。釋迦牟尼佛說,人沒有煩惱和痛苦,就是佛了。因為人要佛,所以釋迦牟尼佛就說了好多佛。有東方藥師佛,不夠,還要南方寶生佛,又不夠,又要西方阿彌陀佛,西方阿彌陀佛,你還是沒有去,便有北方不空如來佛,雖有北方不空如來佛,你還是空不了,你又要往前走,好啦,釋迦牟尼佛又給你一個中央毘盧遮那佛,你還是抓不住,釋迦牟尼佛再給你十方一切諸佛。給了你十方一切諸佛,你到處跑,從西安就跑到湘潭來了,釋迦牟尼佛通通給你給光了,知道嗎?「青山空惹白雲忙」,你一點都不能體會「萬事都歸寂滅場」。德國哲學家叔本華在《人生的智慧》一書中說,窮人為肚皮,忙的不得了;富人為了找樂子消除煩悶,也忙的不得了。你看八指頭陀的氣派,做和尚了,他「霜鐘搖落溪山月」,歸到自己,後來成了大和尚了,影響後來的太虛大師。太虛也很了不起的,他說學佛是:「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實性。」

做人的道理,都在佛法講的戒律中,一說戒律,真不好講,守戒,和尚不能有隔宿之糧,走路不能看前面三公尺等等,怎麼做人呢?你們沒有想過這個嗎?既然學佛了,「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給你們參考。學佛要人無我、法無我,盡量二無我,絕對不害人。談幫助人、做好事,我可能沒有能力,我消極的不去害人,在現在的文明中,戒律是最嚴重的。學佛很難的,最後要發心、要菩薩道。什麼是「菩薩道」?你正在吃這碗飯,你不吃會死掉,結果別人要吃,你非分給他不可,十個人就十個人分,這個就是菩薩道。

現在言歸正傳,唵嘛呢叭咪吽是梵音,「唵」是本體音,是整個的高空、最上層的淨氣(炁),一切的往聖先賢,諸佛菩薩,都在此淨氣中,這叫做上迴向,就是觀音法門上與諸佛菩薩同一慈力的那個淨氣,要整個的灌到自己的頭頂中央,你的毛細孔整個的打開,灌到你全身,那個氣灌進來。唵既是形而上的本體音,從《易經》來講是乾音。「嘛」是坤音,母音,地下最深的包括海底往上升的音。「呢」是子音。乾音、坤音與子音三個合在一起,與「叭咪吽」(一切的音)推出去,內內外外四面八方合而為一了。

(師示範念唵嘛呢叭咪吽)

各位知道嗎?六字大明咒是梵音,當下歸元,當下與一切天地萬物合而為一。等一下我們就實驗一下。念的時候,不要刻意,你一下子做不到,沒有關係的。手錶拿掉,褲袋解鬆,眼鏡拿下來,假使你是修密的,觀想上師也可以,某某佛也可以,或者是你一邊念一邊內聽,盡虛空遍法界,內內外外打成一片,或者你就是念而無念,無念而念,一念萬念,萬念一念,最重要的是要相信。

  大家一起念六字大明咒,完全沒有斷掉,你一提起來,就跟整個宇宙內內外外打成一片,我沒有肉體跟身體了。唵嘛呢叭咪吽,沒念之前,是空,念了以後,是空;「唵」,發聲了,是有嘛!「嘛」也是有嘛!「唵」與「嘛」之間呢?空的。所以即有即空,即空即有,一切人事物和宇宙一切的存在,全部都在即有即空,即空即有,非有非空、非空非有中。

  各位,好自參之。